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雁翎洞天最新章节

雁翎洞天_第3页

雁翎洞天 | 作者:武侠卷宗 | 更新时间:2016-08-25 06:55:22
推荐阅读:邪佛修神嬉笑仙侠红扇白衣传玄门封神瞒天成神走进修仙仙路至尊落剑凝霜天才相少大千成道

寨主、四寨主、五寨主来到大哥面前,俯下身去扶起,再看张宗武面色铁青,胸口一起一伏,好像要吐血,二寨主李秉德赶紧从兜里取出几粒丹药给大哥服下,过了好一会儿,张宗武才从地上起来,晃晃悠悠,这口血还真就没有吐出来,但给他以后可种下了祸根。

    当然这是后话,再说眼前,众人一看,这小伙太厉害了,非一人能敌,二寨主一声令下:“弟兄们,都给我上!”

    桃源又被群贼包围,三位寨主也加入了战团,这下陶源可有点儿顶不住了,刚把刀躲开,锤到了,刚把锤躲开,剑又来了,陶源一看:“在这样下去,即使不受伤也得活活累死啊,怎么办?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这山里这么大地方,随便到哪里躲一躲,再从长计议。”

    想到这里,陶源拼足力气,剑招加紧向东面冲杀,东边就有些招架不住,突然陶源放弃了东面奔西面杀来,结果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杀开一条血路就奔山里跑。

    后面人难能轻易让他给跑了,在后面紧追不舍,单说二寨主李秉德,一看陶源想跑,他怎么可能放过,从镖囊之中一伸手掏出三颗毒药镖,对准桃源后背一扬手,三支镖就发出去了。

    陶源一心忙于逃离战场,哪想到有人暗算于他,但是陶源毕竟是位侠客,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往前跑着虽然有喊杀声,但是就感觉后有金风响动,所谓“金风”就是金属投掷过来所发出的一种特殊的声音。

    就知道有人用暗器,陶源身子使劲地往左面一纵,可是稍微晚了那么一点点,其中两支镖擦着身体就过去了,最后一只没有躲利索,在肩头上扫了一下,但是擦破了肉皮了,陶源就感觉肩膀好像被什么东西划了一下,也没有什么感觉。

    一哈腰,继续向山里跑,桃源的脚力够多快啊,一会儿把群贼就甩开了群贼,他正往前跑着就发现一处院落:小院不大,但是院墙可挺高,陶源也不管是谁家了,双腿一飘上了院墙,再一飘落入院内,索性这家还真没有养狗,陶源四处张望,发现后面有间房子还隐隐约约亮着灯,但是陶源可不敢进去,这里是盘蛇岭啊,他蹑足潜踪往后面摸,突然发现前面好像有一个花窖(书中代言:所谓花窖,就是培育花的地方,看上去就像现在的蔬菜大棚),心说我现在那里躲一躲,可他进了花窖了,刚影下身去,就感觉这右肩膀不对劲,赶紧用左手将右肩的衣服拉下一看,大吃一惊,肩膀上有一个小口,但是伤口处呈黑紫色。

    陶源一看,心说不好,我中毒了,刚才由于陶源一味的奔跑,就忘了这茬儿了,右肩现在已经不听使唤,可也想到了,毒性也开始发作了,再加上他跑动血液循环加快,毒性扩散的也快呀,陶源想在做些什么,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又过了一小会儿,就感觉脑袋发胀,嗡嗡作响啊,再后来陶源便失去了知觉……

 第九章 巧遇彩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陶源把眼睛睁开了,开始还看不太清楚,又闭上眼睛回忆了一下好像刚刚发生的事情:自己夜探盘蛇岭,救了小莲姑娘,自己血战群贼,后来遭人暗算,躲进了一所宅院,我不是在花窖之中么?

    怎么会……?

    这里是什么地方?

    陶源心里胡思乱想,再次睁开眼睛,一看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外面有幔帐,陶源试着动了动,就是感觉有点头晕。

    他慢慢地坐了起来,用手轻轻把帐子拉开,这才看清楚:房间甚是漂亮,桌椅板凳全都是硬木绣花,中间四扇并联的屏风,上面绣着花鸟鱼虫,栩栩如生,左边是梳妆台,右边是一对儿鸳鸯茶几……

    陶源正看着,就听见脚步声音,他赶紧放下幔帐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这是走来两位姑娘,其中一个跟另一个说:“也不知道那位公子醒了没有?他呀还真是命大,被咱们家小姐给救了,昨天晚上听大当家的说有刺客进山,还上了山上不少的人,我还听说三当家的胳膊断了一只……”

    说话间这位姑娘缓缓地拉开幔帐一看:“可能是他中毒太深,现在还有醒来,走我们去禀报小姐!”

    两个人退出去了,陶源听的十分清楚,“哦,我原来是被他们家小姐救了,唉,看来我还是在盘蛇岭,那个大当家的应该就是张宗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陶源胡思乱想,感觉暂时不会再有人来,慢慢地从床上下来,刚往前走了两步,扑通摔倒在地,身子好软,他定了定神,扶着桌子站来起来,来到门这儿,打开一条缝儿,往外面观瞧,一到阳光射进屋中,把陶源刺赶紧又把门关上了,一想,都大白天的了,我还以为晚上呢,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他又在屋子里醒了会儿神,看到桌子上有茶壶,才感觉到口干舌燥,拿起茶壶,嘴对嘴长流水一口气喝了半壶。

    你看这水可是好东西,生命之源啊,水一下肚,这饿劲儿又上来了,五脏六腑十二重楼就敲开鼓了。

    突然门开了,从外面走进一人,陶源吓得可不轻,刚要说什么,那个人摆了摆手,示意你不要说话,然后这个人把门关好,轻飘飘来到陶源跟前,上下仔细打量了七十二眼。

    把陶源看的浑身都不自在,脸弄得通红,终于忍不住了:“这位姑娘,你为什么这样看我?难道我看似姑娘的故人?”

    其实这姑娘是看入了迷了,陶源这么一说话,姑娘也是臊的满脸通红:“啊,公子现在感觉怎么样?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会在床上,不瞒你说是我救了你,如果不是及时发现,你恐怕已经……”

    陶源一听,赶紧站起身来道:“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敢问姑娘尊姓大名?日后必当上门道谢!”

    姑娘一笑:“公子不必如此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唉,我也是为我们家里积点阴德,我叫张彩霞,我哥哥就是这里的大寨主张宗武。”

    桃源一听,大吃一惊,心中不免一阵紧张,脸上就显出来了,姑娘察言观色,明白了:“公子不必多虑。”

    说这话坐在陶源对面,自己先给自己到了杯茶,又给陶源倒了一杯,接着说“你就是外面要查的探山之人,对吧?”

    陶源也不说话,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姑娘,张彩霞喝了口水:“你也不必害怕,如果我想害你,怎么会留你到现在?不瞒公子,其实我虽然是生长在盘蛇岭,但是我跟他们可不一样,跟我哥哥更是道不同,他们在外面做的那些事儿,我根本就看不惯,我也曾多次劝我哥哥,但是他都不予理会,甚至因为一些事情还问我是不是他的亲妹妹,有几次还要跟我断绝兄妹之情,我一赌气也就搬走了里后山不远的一处院落,再也不到前山去,前两天听说五寨主欧阳华抢来一位姑娘,我也是非常气愤,但是爱莫能助,几次想把姑娘就走,可是力不从心啊,后来,哦,也就是昨天晚上,我正在房中刺绣,忽然听到外面有人砸门,开门一看,原来是我大哥和几位寨主带着一些喽兵,问我有没有看到一个陌生人进来,我说我这里已经很久都没有人来了,更没有什么陌生人,他们就匆匆走了,一扫听才知道被抢的那位姑娘被救走了,有个人还伤了寨中很多人,我想他们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啊,后来我想了一想,万一这个人就藏在我的院中呢,我还真想见见他,就派一些贴身的丫鬟在院中搜寻,搜到花窖发现了你,就命人将你抬到房中,一查看才知道你中了毒,我一看便知你中的是三头怪的毒,我就用解药救了你,这就是以往的经过。”

    陶源边听边想,边察言观色,一看姑娘一脸的挚诚,这心才稍微放下一些,“那姑娘救了我,不怕寨中的人知道,这岂不是拖累了姑娘,我就此告辞,姑娘之恩日后定报!”

    说这话,陶源站起身来往外就走,被姑娘一把拉住,“公子,且慢!你听我道来!”

 第十章 暗定终身

    张彩霞把陶源来过来按到椅子上,说道:“公子,你现在出去无疑于羊入虎口,现在是白天,到处都是巡逻的喽兵,肯定漫山遍野地找你,你这不是去送死么?是,可能公子武功高强,但是你受了伤了,虽然毒已经清除了,可并未痊愈呀,看你现在的身体十分的虚弱,怎么能抵挡得住,如果落入他们的手中定没有你的好下场!”

    陶源一听姑娘说的句句在理,坐在那里沉思不语,精神一缓和,就觉得这肚子“咕噜,咕噜”叫个不停,桃源一皱眉,彩霞姑娘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了,笑了笑“公子一定是饿了吧,我早已为公子准备好了饭菜,来人啊!”

    说话间进来两个丫鬟,手里拎着两个木头盒子,来到彩霞面前:“小姐,这是您叫的饭菜。”

    说这话,打开盒子,一样一样的摆在桌上,一股香味直刺陶源的鼻孔,还真是有点让人受不了,陶源用眼睛这么一瞄,‘红烧鲤鱼、清蒸大闸蟹、金丝牛肉……’

    一共八个菜,又上了两壶上等的竹叶青,两副碗筷往两个人面前一摆,丫鬟告退,门关上了。

    彩霞姑娘拿起酒壶给陶源先满上一杯,自己也倒上一杯,“公子,如果你相信我,我想有几个问题请教?”

    陶源一想这姑娘也倒是坦诚之人,又一想反正这里也是盘蛇岭的地盘,我无论怎样也无所谓了,不如就敞开心扉,想到这里,他先行饮了一杯:“姑娘,有话请说,谈不到请教!”

    “请问公子尊姓大名?仙乡何处?”

    陶源也不隐瞒:“在下姓陶名源,字洞天,江湖人称‘三绝剑气,气吞山河’,家住庐州府安庆镇枞阳村。”

    姑娘一听,大吃了一惊,“你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陶源,陶大侠?小女子失敬……”

    陶源也以礼相还:“不敢不敢”。

    彩霞不由自主地又打量了桃源一番,这一看可不得了了,姑娘这颗心都要飞出来了,完全被陶源外表相貌,内在气质给吸引住了,姑娘芳心乱跳啊,心想:“我今年十九了,也算是大姑娘了,有多少人给我提媚,都被我拒绝,难道今天是老天赐给我的机会让我遇到陶源,难道上天也希望我们成为夫妻?”

    姑娘想到这里,手都有点发抖,嘴唇都发颤,显得有些不太自然,故意打了个岔,“小红啊,把饭端过来。”

    又对陶源说:“公子,你看我只顾着上菜,饭还没有上来,实在是招待不周啊,来,你我再饮一杯。”

    小红端来了饭往桌上一放,姑娘又和陶源随便说了几句也走了,至于去干什么,陶源不得而知,屋子里面就剩下他一个人,这回可以放心的吃了,只见他狼吞虎咽,不一会儿就吃了个沟满壕平,用现在话说足足吃了十六碗饭,八个菜一点没剩,两壶酒一滴未留,这回心里有了底了,浑身上下好像充满了力量,自己站起来在屋子里走了几圈,活动活动筋骨,感觉一阵的舒服……

    忽然门一开,那个叫小红的丫鬟走了进来,往桌上一看,不由得瞪大了双眼,也不好笑出声来,对着陶源说:“公子,我们家小姐请您到上房一叙。”

    陶源跟着小红来到上房屋,小红转身走了,陶源一看这上房屋甚是别致,精雕细琢,正看着就听里面有人说话:“公子进来说话”

    陶源往里走撩开帘子一看啊,面前站着一位姑娘正是张彩霞,借着光再仔细一看,彩霞姑娘飘飘万福,“公子请坐。”

    陶源也是人啊,也有七情六欲,心中也猛然对姑娘产生了好感,但是迅速有压制下去,心说:“我怎么能与贼人之妹妹……

    这是断然不行的,虽然她救了我,对我也是十分的坦诚,不行就是不行。”想到这里,陶源就问:“姑娘唤我前来,有何事?”

    彩霞一看陶源的表情,心里也有些许的酸楚,话锋一转便说:“公子,其实我是想和你谈谈如何将你送出盘蛇岭。”

    陶源一听:“哦?姑娘有何办法?”

    “本来我想今晚趁着夜色,将你送到后山,你从后山离开,可是我差的小兰出去打探,发现后山都是喽兵,摆好了阵势,恐怕是出不去,于是我苦思冥想,我决定现在就送你出山?”

    陶源迫不及待:“姑娘,现在大白天的,怎么出的去?”

    “公子可知道今天是何日?”

    陶源摇摇头,姑娘接着说:“今天是庙会,我正好趁着逛庙会的机会将你送出盘蛇岭,那要让公子委屈一下和我同坐一轿。”

    陶源现在对彩霞姑娘也不知是什么感觉,就好像在云里雾里,蒙蒙胧胧,但是不管怎样,还是有一份感激之情……

 第十一章 巧过二门

    一切就绪,陶源上了姑娘的花轿,姑娘带着几名丫鬟,人抬轿起,奔向前山,路上非常顺利,因为人们一看是大小姐的队伍,谁敢拦着,就是知道他们兄妹不和,如果你要是真的得罪了大小姐,人家做哥哥的也不会与你善罢甘休,所以没有人拦着,尽管现在全山都在盘查陶源的踪迹。

    他们就顺利地来到第一道寨门,把守寨门的是山上的一个小头目,人送绰号‘独眼怪’武大郎,手里拎着一把钢刀,这家伙乃是个好色之徒啊,早就对彩霞小姐垂涎三尺,但是由于身份卑微,平时连看也看不到,就只好苦等机会。

    今天他当班,正在寨门处晃来晃去,一看前面来了一支队伍,别看他是一只眼,但是非常好使,比别人的两只眼睛看的都准,一瞄,就知道是小姐的队伍,赶紧上前搭话:“前面是大小姐的花轿么?”

    其中有个丫鬟走过来,小腰一插,“不错,正是小姐的花轿,你不是武大郎么?怎么还想挡大小姐的花轿不成?”

    武大郎吓得咽了口唾液,小笑嘻嘻地说:“小人哪敢,可现在是非常时期,大寨主吩咐任何人不得随意下山,除非有他老人家的腰牌,我请问一下,你们有没有腰牌?”

    “废话,大小姐那是大寨主的亲妹妹,什么时候用过腰牌?你们这群奴才,还不快快给我让路?耽误了我们小姐的行程,你担待得起么?”

    这武大郎撇了撇嘴,“那我能问问你们这是去哪里么?”

    “今天是庙会,你可知晓?我们小姐去逛庙会!你给我让开,队伍前进!”

    别说,这小丫环还挺厉害,三言两语便摆平了武大郎,武大郎往旁边一闪,队伍顺利地过了第一道寨门。

    前面闪出第二道寨门,把手第二道寨门的也是一个小头目,人送绰号‘三只手’张小星,为什么叫三只手呢?

    因为这家伙凭实力净干些偷鸡摸狗之事,所以得名,手里把这条鞭,正在巡逻,一看前面来了一支队伍,还抬着一顶花轿,就猜个八九不离十,这小子往前走了几步拦住了花轿,还是那个丫鬟,来到张小星面前二话没说上去就是一个嘴巴,这家伙把张小星打得腮帮子当时就肿起来了。

    他可不干了,“你为什么打人?”

    丫鬟冲他一瞪眼:“难道你不知道这是谁的队伍么?吃了熊心咽了豹子胆了,连大小姐的轿子你也敢拦,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丫鬟一顿雷烟火炮,张小星还真是听话,立刻放行,连个屁都没敢放,眼睁睁看着队伍过了第二道寨门;

    队伍继续前行,前面就是第三道寨门,只要过了这到寨门,基本就算是脱离险地了,守把第三道寨门的不是别人正是四寨主钟小巧。

    自从山上发生了事情之后,严令要守把好各个要口,不得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所以这第三道寨门钟小巧是请令亲自把守,今天是刚刚出事的第二天,这小子一直都在琢磨那闯山之人究竟藏在了哪里,二哥说他好像还受了伤,能去哪儿呢?

    他正想着,花轿队伍就到了,钟小巧就是一愣,一看便知是大小姐的花轿,赶紧上前:“请问这是大小姐的花轿么?”

    那个丫鬟一看是他,就不敢像对待前面两个人的那样了,来到钟小巧面前,施了一礼:“这不是四寨主么,今天怎么寨主爷亲自当班啊?”

    钟小巧看了看,嘴一撇:“是呀,最近山里不太平,我亲自巡逻,你们呢这是要去哪里呀?”

    正说着话,彩霞小姐从轿里出来了,来到钟小巧面前:“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四寨主么?怎么今日得闲却守起寨门来了?”

    这话里就带着讽刺之意,钟小巧一看姑娘出来了,赶忙笑脸相迎:“啊,原来是大小姐啊,大小姐这是要去哪里呀?”

    “今天是庙会,本小姐想去逛一逛,难道四寨主还要拦我的去路?”

    钟小巧一龇牙:“小姐,我不是拦你的去路,只是最近这山里不太平,还是请小姐三思啊,但不知小姐可有大寨主的通行腰牌?”

    小姐一听,是柳眉倒竖,杏眼圆翻,“怎么?本小姐出门也要腰牌不成?快把寨门给我打开,如若不然,别怪本小姐不客气!”

    钟小巧见状,后退了几步,冷笑了几声:“大小姐,你今日这么急着出山,难道里面还有蹊跷不成?如果没有大寨主的腰牌,我是万难从命!”

    小姐一听心中气急:“这要是过不了寨门,万一事情败露,不单陶公子不能脱身,恐怕是我也难辞其咎啊,不能再拖延时间了,万一山里再来了人,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儿,彩霞一伸手从腰中拽出佩剑,“姓钟的,你敢拦本小姐的坐轿,你真是活腻了,休走看剑!”

    说这话,仗剑直奔钟小巧,分心便刺,钟小巧也没有想到姑娘变脸这么快,赶紧上步闪身,用手中宝剑一压,“小姐,你这是何意,难道我们按规矩办事也有错么?”

    姑娘并不答话,撤剑换招,就下了绝情,钟小巧可是不高兴,一看你砍起来没完没了,就只好还招,两个人就在第三道寨门的前面战在一处。

 第十二章 血战辕门

    正打着呢,可了不得了,山里面一阵风似的来了一队人马,为首的正是总瞎大寨主张宗武,那位说张宗武不是受伤了么?

    不错,但是呢,休息了一晚,又吃了好药,现在虽说不能上战场,但是日常的行动还是没有


雁翎洞天最新章节http://www.xianws.com/yanlingdongti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邪佛修神嬉笑仙侠红扇白衣传玄门封神瞒天成神走进修仙仙路至尊落剑凝霜天才相少大千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