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嬉笑仙侠最新章节

嬉笑仙侠_第8页

嬉笑仙侠 | 作者:合光同尘 | 更新时间:2016-08-25 06:54:48
推荐阅读:邪佛修神红扇白衣传玄门封神瞒天成神走进修仙仙路至尊落剑凝霜天才相少大千成道终极剑尊

我的话后,那对常青师兄你可是大加称赞啊。说什么常青师兄这几年来,竟然成熟了,懂的关怀同辈后进了。直夸师兄你是云罗宗众多弟子学习的楷模啊!”

    见到身后的常青子,听到自己的瞎话,已经乐的没形了的常青子。胡澈不禁玩心大起。说道:“不过,师姐还说??????”

    “师姐还说什么?你倒是快说啊。”

    看胡澈说话吞吞吐吐,常青子却是大急。连连追问。

    胡澈看常青子急了,幽幽的说道:“师兄,我错了!你可千万别怪我啊。”

    常青子眼见胡澈吞吞吐吐,还在认错,问道:“怎么,难道师姐说了什么?”

    “师姐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刚刚我为了在师姐面前称赞师兄你的高风亮节,让师姐能深深的记住你。一不小心得意忘形,把师兄你夸的是天上有,地下无。直夸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师姐说、师姐说???”

    “师姐说了什么,你倒是说啊。这吞吞吐吐的急死我了。赶紧说,师姐到底说了些什么。你就别吊我胃口了。”

    “师姐说,既然常青师兄你这些年进步如此之大,又乐于提携后进。反正她最近也要忙于整理心得,不如,不如以后我要有了什么问题,先询问常青师兄吧。要是常青师兄不能解答,再去寻她。到时候不光也帮我解答疑难,还要教导下常青师兄,你的仙道知识!”

    啥,要自己先帮忙解答。要是答不出来,那胡澈师弟就有了再去师姐那帮自己美言的机会。可是不等于让师姐再借机教训自己吗!

    常青子傻了,这不等于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他又哪里知道,刚才那番话,全是胡澈在漫无边际的胡扯呢。还道真是叶青子的安排。却是一时反应不过来。在那呆呆的楞着,也不知在寻着什么心事。

    却是胡澈见常青子傻愣着不动,不由的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奸诈的笑了起来。随后推了推正在犯傻的常青子。

    “师兄师兄!常青师兄!”

    常青子本来正在发呆,看胡澈推动自己,连忙一个摇头,驱除杂念。

    问道:“师弟,还有什么事情!”

    “师兄可是在为怎么引起师姐注意的事情烦恼?”

    常青子不由得一阵脸红,心思,难道我暗恋师姐的事情,是个人都知道吗?想归想,却一本正经的说道:“怎么,难不成你有什么好办法?”

    胡澈见常青子上钩,嘿嘿一笑:“师兄,可知爱屋及乌之理否!”

    “啥是爱屋及乌?”

    “就是爱她就要爱她的鸟!你这智商难道真的先天缺憾吗?”

    看常青子听到自己说爱屋及乌后,竟然还敢呆呆的询问,什么叫爱屋及乌。胡澈不由大怒,再次对的智商深表担忧。心想:就这智商,难怪和叶青师姐待在一起生活几十年,还没把师姐追到手。换做自己,别说追个师姐,便是把师姐搞大肚子,生出孩子;也是轻而易举,到现在,说不定孙子的孙子都会打酱油了。

    想到这里,胡澈不禁一股智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正色道:“常青师兄,你想想叶青师姐,平日了除却修行外,最爱做的是什么事情?”

    常青子见胡澈问起叶青平日里的喜好,哪里有说不知之理。心道:好小子,你这是小看与我。你这小子恐怕不知道,我从小跟在师姐身后,一起修行,一起耍闹,已有数时年之久。要说师姐除了修行,那还喜好做什么,我那还不是小葱拌豆腐,一青(清)二白。

    常青子终于找回了面对叶青师姐的信心,当下鄙视的看了胡澈一眼。

    “师姐天赋高绝,生性却是顽皮。平日了除了修行,那就是作弄与宗内众修。上至师尊长老,下至门人弟子。哪个不知?”

    胡澈听到常青子的回头,叹息一声,摇了摇头。抚着太阳穴,大为头疼。

    就你这样,还说和叶青师姐青梅竹马呢。我看就算是瞎子都知道,叶青师姐除了修行之外,那是最喜爱那只朱鸟——朝朝啊。要是朝朝出了什么问题,她绝对是心急如焚,只怕捉弄人还是排在第三吧。

    只是这话,却不能喝常青子明说。只是劝慰道:“师兄,你想啊。叶青师姐,平日里除了修行之外,是不是和那朱鸟——朝朝,待在一起的时间最长?”

    常青子一听,觉得也是啊。平日里师姐除了苦修,便是骑着朱鸟,任凭它带着自己到处耍弄。哎呀,我怎么没想到呢。要是引诱住朱鸟朝朝,那它还不是天天带着师姐往我那飞去。

    到时一来二去,师姐见我如此爱护朝朝,而朝朝亦对我产生依恋,还不对我渐渐生出好感来。

    想到这里,常青子甚是欣喜。拉住胡澈的手问道:

    “师弟,你可是有什么好办法,助我一臂之力。”

    眼见常青子,这已经被朦胧的爱情迷的不知东西南北的二傻子上钩了。胡澈不动声色的抽出自己的双手,引诱道:“常青师兄,难道你和师姐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对她那心爱坐骑,还不了解吗?”

    常青子却也一愣,随即说道:

    “师弟,你有所不知,那朱鸟本就是骄傲非凡的灵兽,再加上是被师姐从小养大,对它甚为溺爱。平日里除了对我那掌教师尊还算有几分客气。就是门中长老,也是横眉瞪眼,不知尊卑。除了它在师姐身边之时候,私下里,我却也是难得见上一面。是以,这朱鸟有什么喜恶,师兄还真是不太了解。只是见师姐常那灵果喂食,莫不成你要我寻点稀奇果实,来去讨好朝朝?”

    看到常青子这二傻子如此说道。胡澈那是鼻子都气歪了。

    得。这说了一大堆,你咋又扯上灵果去了。有那东西,还不如给我尝鲜。不过,这不也刚好方便实行自己的计划嘛。

    只见胡澈满脸假笑,恭维道:“师兄果然多智,那不知道师兄可有什么好办法去喂食朱鸟?以便那鸟儿对师兄你好感渐生?”

    被胡澈这一恭维,常青子却是哈哈大笑,也忘记了自己刚才的尴尬无助,刹那间,还真以为自己智慧无比,果然不愧是云罗宗的明日之星。

    连连谦笑,却哪有半分的真诚。

    “师弟你是在抬举师兄了,师兄我不过是见多识广,略知一二罢了。要说这珍奇灵果,师兄师尊错爱,时有赏赐。这也不少。赶明个,我就去找那朱鸟,送些与它吃食。想必它吃上瘾了,必定会经常带着师姐着我索要。哈哈,师弟果然是个有办法的人啊。”

    说罢,抬步便走。

    胡澈见常青子真要去给那朱鸟送灵果吃,这不要坏了自己的计划吗,连忙一把抓住常青子的袍袖。

    “师兄,不可如此!”

    

    第十三章 常青子骗朝朝

    

    “为何不可如此?师弟,莫不成你还有什么更好的意见不成?”

    常青子见胡澈阻拦自己迈出那走向爱情圣地的步伐,甚为不满。可这主意却是胡澈想出来的,也只能出声相问。

    心道:莫不成,这胡澈也对师姐有了什么非分之想?哼哼,你丫今天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看我怎么教训你。看咱家不把你打个满面桃花开,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会是这样红?那从此之后,我就不叫常青子,改名叫常傻子。

    胡澈眼见常青子一脸的不满,还满怀戒备的看着自己。连忙讪讪的笑了笑:“师兄,你想啊?你和那朱鸟朝朝可是已经认识了半百年之久。平日里你虽然围拢着师姐左转有转,对它定是也极为客气。不过这客气归客气。但是这仙珍灵果,想来也是不会经常喂食与它吧!”

    常青子暗暗点头,沉吟道:

    “师弟,所言不错。要说这仙珍灵果,师兄平日里也是所得不多,尽数用来提升修为。哪里会去舍得喂食那朱鸟?不过,这和我现在去喂食朱鸟有何关系?”

    我都提点到了这个份上,常青子你这个二傻子咋就还是不明白呢!莫不成你那看似精明的脑袋,真的是块榆木疙瘩,不堪造就不成!

    想到这里,胡澈心底又是对常青子大是诽谤,对常青子的鄙夷,又是重了三分。

    “师兄啊,你想啊。你和朱鸟朝朝都待一起几十年了,你都不曾对它这样好。这突然间,要是拿出无数的仙珍灵果,去对它大加恭维。切不说朝朝是个灵智大开的仙禽,就算是个三岁孩童,只怕也对你产生防备之心吧!休说对你产生好感;只怕,便是到叶青师姐那里告上你一状,也是无可厚非之事吧。”

    “师弟言之有理。倒是师兄莽撞了。那师弟,你看我要如何是好?才能既让那朱鸟朝朝对我心生好感,又不会让叶青师姐知道我是有意而为呢?”

    “哈哈,师兄,你这是当局者迷啊。”

    看到常青子已经上钩,胡澈不禁大为得意,一脸的我是为你好的表情,让常青子更是对胡澈心生感激。他要是知道胡澈这时候心里正盘算着怎么利用他,估计肯定会立刻把胡澈吊起来,暴打个三天三夜。让你丫敢利用我。

    这暗恋中的男人,智商无线接近于零。二傻子常青子又哪里能想到胡澈不过是这利用他来引诱那朱鸟出来。直道胡澈这是对他鼎力相助:“师弟,那你快说说有什么好办法没有。让师兄我也好有个准备。他日心愿得偿,必不会忘记师弟你的大恩大德。”

    “师兄,万万不可如此。平日里来师兄对我也是关怀备至,这师兄有难,师弟哪有不帮之理。这大礼师弟却是万万受不起的。师兄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看到常青子这一鞠都把身子躬到了地上,胡澈连忙扶起常青子,说道:“师兄啊,你这是当局者迷啊。你想,那朱鸟是什么东西?灵兽啊,灵兽又是什么,天地间寿元悠长的动物啊。它就算是再灵智大开,想必也不过是小孩心性。贪吃,好玩,定是少不了的。只要师兄你能勾起它的好奇心,还怕它不对你好感渐升吗?”

    “师弟所以甚是,只是为兄要如何做才能让那朱鸟既不对我心生防备,又能对我心生好感呢?师弟,你就别卖关子了。快快教与师兄。”

    “师兄,你只需如此???这般???。我保证那朱鸟对你不但不会心生防备,还会对你时时关注呢!嘿嘿,师兄,你看我这个法子如何?”

    只见胡澈对着常青子的耳朵,悄悄的交代着些许相关事宜,还不断的嘿嘿阴笑,就连二傻子常青子也是傻笑不断。

    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这是要出大事啊。就不知道倒霉的是那灵兽朱鸟,还是这个二傻子常青子,亦或是那自作聪明的胡澈,胡大阴谋家了。

    自从叶青闭关聚云殿,五年了。五年里朱鸟朝朝,也是躲进了云罗山脉的深处苦修,这好不容易感觉到了叶青出关。苦修中的朱鸟,立刻迫不及待的飞向云罗宗,去寻找自己的主人,期待着和主人团聚。再过上那无忧无虑的四处作弄人的日子。

    那知道这主人才刚刚出关,就又被烟霞那老家伙逼迫。去书写什么心得手札。几日来,自己又变的孤苦伶仃了。哼,烟霞老家伙,你打断我和主人的相聚,等我以后成了大灵兽,一定要你好看。

    这个灵智虽开,可是总归还未在幼生期,心性仿若孩童的朱鸟朝朝,此时正百无聊赖的站在一株参天巨树上,梳理着自己的艳丽的羽毛。双爪却由于心不在焉,不断的刨动着身下巨树的枝干。

    本以为主人这次出关,又能和自己一起玩耍嬉戏了。哪知道,偏偏又被烟霞那老家伙安排了那么无聊的事情。哎呀,主人啊,你知道朝朝在想你吗?朝朝好无聊啊。你啥时候才能写完那心得笔记啊。出来陪朝朝一起玩啊。等你出来了,咱们就去作弄那烟霞老道,好不好啊?

    就在朱鸟朝朝万般无聊,正浮想翩翩的时候。

    嗯,那边的那个家伙在做什么?咦,这不是主人的小师弟常青子吗?怎么像个贼似的偷偷摸摸背着那么大一口袋?难不成他偷了什么东西?这是要跑路?不对啊,要是偷了什么东西,怎么不装在乾坤袋里。还费那么大劲背在背上做甚?

    头脑简单的朱鸟朝朝,一向秉着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去想的原则。见搞不明白这常青子想要做什么,便偷偷飞起,在高空远远的看着,盯着正做贼似的的常青子。心道:“我还是追上去偷偷看看。就算是被他发现了。哼哼,看在主人的份上,量他也不敢拿我怎么样!说不定,他发现了我,还要跪地求饶,希望我不去告发他呢!”

    此时的做贼似的常青子,哪里会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这朱鸟朝朝盯上。那日听了胡澈的主意后,便匆匆分别。胡澈言他有所感悟,要回去修行。而单独行动的常青子,则偷偷观察朱鸟朝朝的动向。直到今日,才好不容易见朱鸟朝朝,单独的待在这深山之中,万般聊赖。哪里会放过机会。

    悄悄的从乾坤袋中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包袱,背到了背上。又装出一副捉贼心虚的样子,偷偷摸摸的在山脉中徒步穿行。还要做出不小心才被朱鸟发现的样子。

    这眼见朱鸟朝朝果然如胡澈所说一般,竟然真的跟了上来。哪里还能不激动万分。直叹胡澈的聪明,竟能想出这样的好办法。

    边想,边走。把这朝朝继续往深山中引去。

    天空中的朝朝,眼见常青子,背着个硕大的包袱,也不御空飞行。只是浅一脚,深一脚的在这枝蔓横生的山脉中艰难跋涉,也是郁闷?

    嗯,那是什么?

    只见常青子背着包袱,正努力前行,好不容易穿过了一片荆棘从,不想那尖锐的荆条悄悄的划破了常青子背后的包袱。掉出一个五光十色的果子?

    朱鸟朝朝眯眼一瞅:呀,这不是五味果吗?果有五色,味分五种。名列中州十大灵果之列。自己可是也就吃过那么几次,味道至今难以忘怀啊。只是这果子,太少,主人也不曾喂过自己几次。这常青子怎么会有五味果。

    他竟然没发现自己掉了。不行,不能告诉他。等他走远。我再下去悄悄的叼来尝尝!

    看到常青子继续背着被划破一角的包袱前行,朝朝不禁希望这糊涂的常青子能掉出更多的灵果来。却又担心常青子发现遗失的灵果。只在高空悄悄盘旋。

    眼见常青子行的远了,朝朝连忙俯冲而下,叼起那个五味果,复又飞向高空。再想观察那常青子去向,却哪里还有常青子的踪迹。

    只能暗叹这常青子跑的飞快。不过看到嘴里的五位果。却又大是兴奋。连忙伸长脖颈,细细品食。

    刚刚品食完五味果的朝朝,却有听到一阵窸窣的脚步声。连忙躲进高空的云层之中。

    只见那背着包袱的常青子又原路而至,一边走,一边低头寻觅着什么东西。口中还念念有词的絮叨着:“哎呀,我的包袱怎么破了,我的五味果呢?掉到哪里去了?”

    朱鸟朝朝在高空中偷窥着寻觅不断的常青子,不禁暗暗发笑:你这糊涂的家伙,你那五味果早已经进了我的肚子了。看你怎么找。

    还未等朱鸟朝朝笑完常青子的迷惑,它又开心的笑了。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荆棘藤条,同样的又划破了常青子那刚用术法修补好的布袋包袱。而那正寻觅自己丢失的五味果的常青子,同样没注意到自己的包袱中又悄悄的掉出一个圆滚滚的东西。

    朱鸟朝朝定睛一看:咦,这不是黄晶果吗?没想到,这常青子虽然迷糊,可这身上的灵果还真不少。哪天去找他讨要些来。哼哼,身上那么大一个包袱,想来都是灵果。竟然比我主人的灵果还多,还稀奇。看我哪天不带着主人去祸祸你。我就不是朱鸟!

    朝朝等到常青子走后,连忙又俯冲而至,掉起那黄晶果,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现在它只盼着迷惑的常青子能再走一遍,再不小心的多掉些灵果出来才好。主人不在,却不方便自己去找常青子索要灵果。想到这里,朝朝却情不自禁的想起了那还在藏书阁书写心得的主人来。

    主人啊,你咋还没出来呢。你快些出来吧。我发现你那讨厌的师弟,常青子偷偷的在藏灵果呢。我好想吃啊。

    

    第十四章 螳螂诱馋蝉,黄雀…

    

    “师弟,胡澈师弟。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我已经成功了!”

    自从前些日子,胡澈被叶青一番言语,解开心结之后,胡澈便婉言谢绝了常青子要自己和他一起进行引诱朱鸟朝朝的行动,也回到自己的住所进行苦修。

    胡澈之所以不愿意和常青子一起行动,一方面是他却是也有所感悟,另一方面却是他不愿意就这样因小失大,白白坏了自己的坑陷朱鸟的计划。

    虽然看着常青子这个二病青年犯傻,那想必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只是,若是因为如此,坏了自己的计划,那可是万万划不来的。

    是以,胡澈借口苦修,让常青子单独行动。

    这日,胡澈正在院内苦修。却看见常青子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一边跑,一边大喊大叫着,自己成功了。心底不由的暗笑:那么完善的计策,你要是还对付不了一只幼年的朱鸟,还能失败。那你还不如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的好。你越是成功,说明我的计划离里成功,更近一步。

    也不恼怒常青子的莽撞,打扰了自己的修行,胡澈笑吟吟的走下蒲团。看着满脸兴奋的常青子,胡澈笑盈盈的问道:“怎样,师兄,那朱鸟可曾对你心生好感?”

    常青子听闻胡澈问起,兴奋的答到:“师弟,你有所不知。这几天,我按照你的计划,每日换着法儿的在那朱鸟朝朝面前走过。还要做出不小心被它发现的样子,悄悄的遗失几个灵果。那朱鸟不但不曾防备。还不时在我院落上空徘徊,以便观察我的去向。有时候,见我在院内闲坐,还落下来打个招呼。”

    “胡澈师弟,你这个计划真的是太完美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样感谢你的好。请受师兄一礼,暂做答谢,待来日,花开见佛之日。师兄定有重谢。”

    说完,常青子对着胡澈深深的一鞠到底。

    胡澈连忙伸手挽起常青子。客气道:“师兄哪里的话。身为师弟,难不成还能看着师兄你一个人整日愁苦不成。些许小计,难登大雅之堂。便是师弟不说,又岂能难的住师兄你吗?师兄千万莫要客气,这都是师弟我应该做的!”

    胡澈嘴上说的客气,可哪有半分谦虚的诚意,一边扶起常青子,一边问道:“那师


嬉笑仙侠最新章节http://www.xianws.com/xixiaoxianxia/,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邪佛修神红扇白衣传玄门封神瞒天成神走进修仙仙路至尊落剑凝霜天才相少大千成道终极剑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