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嬉笑仙侠最新章节

嬉笑仙侠_第3页

嬉笑仙侠 | 作者:合光同尘 | 更新时间:2016-08-25 06:54:45
推荐阅读:邪佛修神红扇白衣传玄门封神瞒天成神走进修仙仙路至尊落剑凝霜天才相少大千成道终极剑尊

。要知道,至阳真气一单到了第三层,那体内金丹就初步结成。为师怕你长期苦修,郁结于心。到时结丹不稳,这才想放你下山走走,历练一番!”

    “师傅,你想让我去哪走走?我对这也不熟悉啊!”胡澈看着一脸关切的步阳真人也是一阵感动。

    要说出去走走,那胡澈是百分百乐意的。毕竟穿越来了两年,连山都没下过,就算是宅男。也难免不对这个新世界有了好奇心。他也乐意下山去走走看看。看看这个仙侠的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不远,不远!就在对面。”

    “对面是哪里?”

    “对面的云罗宗啊!为师眼见你即将初步结丹,想让你到云罗宗待上一段时间。去请教下,对面云罗宗的年轻弟子结丹时期遇到的各种瓶颈,也好防止你以后结丹时可能遇到的各种情况嘛。”步阳真人为了让胡澈老老实实的到云罗宗走一趟,那是各种借口都找好了!

    按照步阳真人的心思,那是想。年轻人嘛,出去玩一玩,见识了新鲜事物,估计就换了个新的爱好。对面云罗宗弟子众多,更是主修剑法器道。说不定,这傻徒弟回来之后,就爱上了御剑之术。到时候随便给他弄把飞剑,让他慢慢玩去。也好过这日夜挥霍无度。忙说道:“待会你带为师的手书过去。求见烟霞真人,到时让他给你安排个庭院,也方便你请教同道,炼气结丹。为师也要出门会上一二老友,这接下来的时间,恐怕不能对你有所指导。你别忘时刻勤勉,莫要坏了我们至阳道的赫赫威名。”

    说完不待胡澈答话,丢下一封书信,便匆匆拽起脚下的肥硕兔子,驾云而去。转眼间消失在茫茫云海之中,不见踪影。

    

    第四章 咱是内定的,你丫能…

    

    且说步阳真人为了避免因胡澈日夜绘符,而拿不出材料的尴尬。打发胡澈到云罗宗拜访学习,自己却带着兔子啊大云游四海。却只给胡澈留下一封手书,也不担心自己的这个便宜徒弟会不会受人欺负。

    反正在步阳真人看来:先不说至阳道开山祖师有恩于云罗宗,就看在俩家做了千百年的邻居份上。以他和云罗宗掌门烟霞真人的交情,对方也不至于为难胡澈。至少胡澈在云罗中想要搜刮些什么制造符箓的材料,那是万万没有问题的。

    抱着把烂摊子丢给别人的想法,步阳真人和啊大就这样丢下胡澈,屁股一拍,潇洒的走了。而胡澈呢?

    此时的胡澈正一身的冷汗,满脸惊慌的站在至阳峰外围的一处小峰悬崖边上。脚下正是万丈深渊,仅差那么一步,胡澈这个穿越户,估计就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原来胡澈眼见步阳真人和啊大,这两个压在自己头上的大山,终于离开了,只乐的唱起了咱们老百姓,今个真高兴。看着空荡荡的山峰,只剩下自己一人,再没人压迫自己了。那仿佛就是看到了幸福的生活正向自己招手啊。

    胡澈想到还要去云罗宗讨教结丹时可能遇到的问题,也就不是那么急切去下山游历。反正未来的时间长着呢,倒不如自己先把实力积攒起来。

    直接把卧室的大门已关,反正至阳道的穷名那是响彻也整个中州大地。也不担心招了毛贼。把储物袋向腰间一挂,直奔山下走去。

    还未等走出几步,胡澈突然想到,怎么说自己现在也算半个神仙中人。怎么能就这样走去人家云罗宗,那岂不是白白丢了面皮。又有感于自己日渐浑厚的法力,还有储物袋中大把的御风符箓壮胆。就这么一咬牙:“咱家今天要飞过去。”

    反正云罗宗和至阳峰也没相隔太远,有加上胡澈自从开始印刷符箓之后,各种符箓那是应有尽有,光光是御风符,就有数百张之多。

    胡澈心想,按我的法力来说,一张御风符能让我飞出数十丈远。而从至阳峰到云罗宗,空中的直线距离也不过几十里。那么只要发挥得当,完全可要飞的过去。

    就这样,胡澈掏出一把御风符,美滋滋的向云罗宗飞去。开始还好,未出至阳峰,一路边飞边欣赏脚下的美景,把胡澈给乐的得意忘形。就在刚刚要飞出至阳峰地界的时候,胡澈一时忘形,竟然不小心把手中的御风符全部丢了下去。

    那把胡澈给吓的,是浑身冷汗,面白如玉,连忙掐起御风咒,鼓动全身法力,才勉强落到了一处小山峰上。刚刚好,在面前就是悬崖边上收住了法力。这才把已经乐的没边的胡澈给惊醒过来。

    不禁感慨道:“原来,自己还是法力不足啊!”

    看着脚下的悬崖,又看了看对面一派仙家盛景的云罗宗。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不知不觉中飞了一半。可是这时刚刚受过惊吓的胡澈,再也提不起来什么大摇大摆的飞过去的兴致。心道:还是老老实实的走过去为妙。

    就这样,小心翼翼的用御风咒飘下悬崖的胡澈,看准了方向,直奔云罗宗走去。

    正所谓看山跑死马。平时在至阳峰上,常用羡慕的目光看着云罗宗的胡澈,一直认为云罗宗和至阳峰也就是比邻而居,相差不远。哪知道真走起来,却跑了一整天才堪堪走到云罗宗所在的山脚之下。

    看着满天的星光,胡澈不禁一阵心神激荡:啊呀,也就是这没有大气污染的天地,才有如此明媚的星光。不由的开口吟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

    就在胡澈一时骚兴大发的时候,刚刚吟“我欲乘风归去”,突然传来一阵击掌之声,身后的树林突然窜出一个清秀的少年:“敢问兄台高姓大名,本以为这荒山夜路,人迹罕至,没想到却碰上了如此才情的兄台。听兄台所吟之诗,便知兄台定是那仙家子弟。小弟耶律言,这厢有礼了。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胡澈借着满天星光,定睛看去。只见这林中窜出来的少年,身穿乌金蚕丝镶红衫,手拿玉骨水墨扇。眉清目秀,体格轻健,文质彬彬。端的是一副好相貌,不由的心生好感。随口答到:“胡澈。”

    耶律言闻言一愣,随即怒道:“小弟好言相问,就算打扰了兄台的雅兴,兄台也不至于如此羞辱在下吧!刚听闻兄台所吟,还以为是什么雅人,可现在看来。我却是错了!”

    胡澈不由的傻了,这小子有病吧。一边询问我叫啥,一边挖苦我。难道夜路走多了,是个傻子。哎,白白浪费了一副好相貌!可就这样被人挖苦,哪有不还嘴的道理:“你这小子,好没道理!既然问我名字,我告诉于你。你为何还要出言挖苦!”

    “你哪里告诉我了。明明说我是胡扯,难不成你是胡扯,还是你是胡扯的。”

    胡澈一听,就暗道耶律言这小子不厚道。亏的自己还对他那么有好感。刚听自己反问,就猜到了自己的名字叫胡澈。可是却不想认错,竟然反过来拿自己名字开玩笑,逼自己认错。什么是胡澈,胡澈的。自己怎么说好像都不对!立刻大怒道:“混蛋,老子就叫胡澈。古月胡,清澈的澈。不是胡扯。你才是胡扯的,你全家都是胡扯。”

    耶律言见胡澈大怒,不由嘿嘿一笑。看来胡澈识破的自己的计策。见胡澈大骂也不生气。只是摸摸鼻子,尴尬的说道:“原来兄台是叫胡澈啊。小弟刚才误会了,还请兄台见谅。不知兄台夜半到这云罗山下所谓何事。”

    胡澈看耶律言乖乖认错,也懒的和他纠缠。含糊的说道:“我要上这山上的云罗宗去学习。白天赶了一天的路,刚刚才到。”

    听到胡澈说是要上云罗宗学习,却是让耶律言误会了。还以为碰上了个和自己一样来拜师学艺的少年。看来刚他所吟的什么乘风归去,也多半是在哪里道听途说的说辞。

    耶律言出身云罗宗范围内的一个武林世家。平日里本来纨绔不堪,可是天资聪颖。家传武学尽得真传,只因前些日子一云游道人说其有仙根,是个修仙的苗子。本欲带去修行,无奈耶律言嫌弃人家落魄,一心想拜入本地名声最大的云罗宗。便日夜兼程的赶路,这才有了刚才闹剧般的一幕。

    耶律言既然认定胡澈是和自己一样来求仙访道的少年,而不是云罗宗弟子。立刻恢复了原纨绔的样子:“哎呀,兄台,没想到我们还真是有缘分。都是想上云罗宗修仙问道的。说不准以后我们还是师兄弟呢。不过这山路陡峭,要不我们结伴而行可好。”

    胡澈见耶律言误会,也不解释。心想现在告诉他自己的身份,哪有到了云罗宗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来的精彩。听耶律言要求同行,无不赞同。

    随即二人遍借着星光看路,直奔山顶而去。却说上山途中,因为胡澈没用术法神行,只凭体力奔走。远远不如耶律言这武林世家子弟的赶路速度。

    耶律言一身家传轻功,走起这云罗山脉的山路,那是如履平地。反观胡澈,却是小心翼翼。好在耶律言虽然纨绔,却心地不坏,走走停停。见到陡峭之处,还拉扯胡澈一把。总算是在天光放亮之时,二人来到了山顶!

    赶了一夜山路的二人,仰头看着面前高耸入云的山牌,只见上面那仿若连着天上的云彩的牌坊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云罗宗”

    而那支撑牌坊的柱子,也是雕龙刻凤,鹤舞鹿奔。周围的天空,不时有仙禽翱翔,空气中传来阵阵药香,再远处,山巅已经被削成一个巨大的平台。到处是亭台宫阙,金碧辉煌。好一派仙家盛景。这比胡澈平时在至阳峰眺望,要美十倍。直让胡澈一阵苦闷,为啥自己当初就不是掉在云罗宗的山下呢。

    胡澈还好,这两年随着步阳子的教导,对修仙界的事物也算有了初步的了解。而身边的耶律言,完全看傻了。直让胡澈心骂:“果然是个二愣子,还说啥武林世家子弟,才见到冰山一角,就傻了吧唧的。要是真拜入云罗宗,那还不直接兴奋的脑瘫啊!还是咱淡定,一点也不羡慕。哎,果然不是耶律言这些土包子能比的了的。”一边想,还一边摇头晃脑!(胡澈啊,你咋不想想,你当初只是远处眺望一下,就稀里糊涂的把自己卖到至阳道当徒弟了呢。你好意思嘲笑人家吗!)

    就在胡澈和耶律言各种陶醉的时候,只见远方窜来一道剑光,转瞬间来到二人身旁。

    只见剑光落地,化作一人。浓眉大眼,身形壮硕。

    壮汉落地后,看见眼前兀自发呆的二人,不禁暗想:“这哪里来的二傻子,天刚放亮,就来到山门下,触动警报阵法。一个身带法力,虽然微薄,却极其精纯。另一个却是俗世侠客,一身真气也是不俗。他们这是拜师呢,还是来观光!”

    想不明白的汉子,摇了摇脑袋,出声问道:“嗨,我说那俩二傻子,我呸,我说这俩小兄弟,你们是来拜师的,还是来参观的。我看你们半天了。你们到是说个话啊!不说我可走了。”

    耶律言,正幻想着自己拜入师门后,住在这仙家圣地,会是怎样光景,完全忽略了那汉子喊的二傻子字眼,连连说道:“高人啊,我们是来拜师学艺的,我家就是新阳城的耶律世家,我叫耶律言,苦心求道,不辞千里赶来。哪想来的时间不对。还请高人原谅。看在我们一片诚心的份上,收下我们吧。”

    耶律言还真厚道,就连求入师门,也不忘带上这个刚认识的胡澈。见胡澈在一边不说话,还以为胡澈第一次见到这仙宗景象,忘乎所以。他哪里知道,刚胡澈完完全全的听到,这看似粗狂的汉子,竟然口称自己是二傻子,正在气恼。懒的答话。

    那汉子见这耶律言说是来拜师的,不禁大喜。原来随着五大仙宗的声名鹊起,他所处的云罗宗这样的二流门派,最近招收弟子也越来越难。没办法啊,要想修仙,必要有仙根,不是随便啊猫啊狗就能修的。除非像胡澈那样,有高人为其炼体筑基,固本培元。而有仙根的人,谁不想往大门大派去啊。最少说出去也风光些。

    是以,烟霞真人眼见近百年来收徒不易,早早定下了规矩,谁要能壮大门派,为师门招到徒弟,就奖励上品灵石十枚。

    汉子乐了,心想,好在今天轮到自己值守,听到山门预警,赶来看上一眼。乖乖,没想到还真有摊上好事了。忙说道:“既然你们是要来拜师的,那跟我走吧。此地只是云罗山门,距离宗派驻地还有些距离。不如我带你们过去!”

    说完,不等胡澈,耶律言二人说话,就一手扯上一个,踏剑御空而行。胡澈虽然也能御风飞行,但还是第一次被人带着在高空穿梭。也是大感好奇,浮想翩翩。再看耶律言,估计这小子第一次飞,一直在大呼小叫。而那汉子也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时不时的玩上两下花式飞行,更的惊的耶律言哀嚎连连。胡澈撇了撇正惊叫不断的耶律言,心底一阵嘲讽。他却忘了,自己也是第一次高空飞行而已。

    御剑飞行的确是比胡澈的御风咒来的迅疾,不过盏茶功夫,三人偏到了一处庭院。只听那汉子说道:“尔等二人暂且等候,待我通报师尊,由他老人家为你们鉴定仙根,再考虑分到那家门下。”

    “等等,我不是来拜师的!”胡澈眼见汉子要走,心说,你要通报了你师傅,再等他来鉴定仙根,那我要等什么时候啊。

    汉子一愣:“你不是来拜师的,那你来所谓何事!”

    “我是来求见烟霞真人的!呢,这有手书一封,还请你转交烟霞真人”

    “啥,你要见掌门!”汉子呆住了。

    “啥,你不是来拜师的!”耶律言呆住了。

    那汉子磨磨唧唧的接过胡澈手书的书信,运转法力一看,果然是有深厚法力封存的书信。自己法力微薄,看不得内容。只见信封外面写到:烟霞兄亲启。落款是“步阳子”。心想,原来是步阳子前辈,遣来送信的弟子。难怪这小子身上有着法力波动。

    心说,原来是步阳子前辈的弟子,面露一个古怪的微笑:“你咋不早说,你要早说,我刚就直接把你带到掌门那了。何必还要绕一大圈路呢!”

    汉子虽见到嘴的鸭子飞了一个,也不气恼,只是一个劲的抽抽,估计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那你也暂且等候,待我去通报掌门。”说完,驾起飞剑,又向另一个方向飞去。

    却说那耶律言,听闻胡澈不是来拜师的,反而能见云罗宗掌门,兀自懊恼刚自己的莽撞,生怕得罪了这个仙家子弟。连连赔笑:“哎呀,兄台,没想到原来你也是仙家子弟。你怎么不早说呢。那我们哪里还用的着一路辛苦爬山,你直接施个法术,咱们不就像刚才一样,直接上来了吗!”

    他哪里知道,胡澈也才刚入门不久,别说带着他飞上来,就是他自己,也不见得能一口气飞上山巅。

    胡澈也不辩解,只是嘿嘿一笑:“其实我也是来学习的,不过我是内定的。”

    “啥,内定的!”耶律言一楞,心说:难道这仙宗大派也和俗世官场一样,还有幕后操作!那自己这次是否能顺利拜师呢。

    

    第五章 插班生还是借读生?

    

    胡澈看到耶律言终于被自己震住,呆呆的发楞。心里一阵狂笑:你小子,老不厚道。腹黑成性。在山下,竟然拿我的名字,戏耍于我,嘿嘿,俺老、胡(要被屏蔽了)又岂是有仇不报之人,现在知道咱家是什么样的人了吧。看在刚上山的时候,你小子还算有点良心,以后就不整你了。今个切教你知晓,什么叫人不可貌相。

    就这样,两人一个满怀心事,一个竖起尾巴,狂装得道高人风范。一时无言,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庭院之中。

    且说那粗狂汉子,带着步阳子的手书去见烟霞真人。

    修道无岁月,不分白天黑夜。但是这朝霞刚露,步阳真人正在静室打坐。参悟天道。却听外面有弟子通传。

    “掌门,有人手持步阳真人手书前来拜山。掌门是否接见!”

    正在静悟的烟霞真人,一听有人竟然拿着自己的老邻居的手书前来。一阵的摇头暗笑。

    对这位老邻居,兼好友,至阳道的当代掌门步阳子,他可是非常了解。以步阳子那懒散的性子,这百多年来,如若不是自己去寻他。只怕他绝对不会来找自己。

    心想,估计又是碰上什么麻烦事了,让自己帮忙擦屁股。

    “把书信呈上,待我看过。”

    听到烟霞真人的命令,门外的的随身弟子,双手捧着一封书信,传至室内。交于烟霞真人观看。

    “胡闹,这简直是胡闹嘛,怎么可以这样!”

    静立在身侧的弟子,只听烟霞真人读完信后,哭笑不得,还大叫胡闹。忙说:“师傅,可要我等将那弟子驱出山门。”

    却是那弟子误会了烟霞真人的意思,原来步阳子书信上内容是:自己最近收了个徒弟,至阳道道统后继有人了,只是最近自己太过忙碌,又从来没有教导过弟子。怕耽误了弟子修行云云,希望烟霞兄找人帮忙教导一下。等以后成才了,再发还给他。

    这说的,好像收徒弟就像种果树,自己有了树苗,请人帮忙种下,等以后长出果实,再要回来。简直是空手窃取别人劳动成果嘛。

    也就烟霞真人太过了解自己的这位老邻居。心想:你哪里不会教导啊。你明明的懒的教导。烟霞真人又哪里知道,这次他却是想错了。他又哪能知道步阳子是被这徒弟索要材料给弄的穷怕了。

    见弟子说要驱赶出去。

    烟霞真人,连忙摆手:“算了,怎么说也是步阳子的徒弟。你一会给他安排个清净的院落,先暂且安排他住下。等过些天,我再给他做出安排”

    “什么,步阳真人有徒弟了?不会吧,就他们那破地方还有人去拜师,不会又是骗的吧!这脑袋正常的人都不可能去拜他为师啊,要来也是来我们云罗宗啊。”

    “胡闹,你怎可如此评论前辈,诋毁同辈。还不快去做事!”

    随身弟子听闻是步阳真人的徒弟,一阵好笑,想来步阳真人的大名,他们也有耳闻。不禁开了个玩笑。也是烟霞真人随和,不去计较。这弟子兼烟霞真人也是一脸古怪,连连告罪,却无半分愧意。只是一脸的诡异,告退而去。

    胡澈和耶律言在庭院中左等右等,不见人来。想出去转转,又怕唐突。只能干着急。就在胡澈忍不住要出去寻人之时。却见天空忽然冒出数十道剑光,来自四面八方,急落于庭院中。化作几十道身形,有男有女。

    把胡澈吓了一跳,心道:“看着些人,个个功


嬉笑仙侠最新章节http://www.xianws.com/xixiaoxianxia/,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邪佛修神红扇白衣传玄门封神瞒天成神走进修仙仙路至尊落剑凝霜天才相少大千成道终极剑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