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邪佛修神最新章节

邪佛修神_第6页

邪佛修神 | 作者:九天 | 更新时间:2016-08-25 06:54:38
推荐阅读:嬉笑仙侠红扇白衣传玄门封神瞒天成神走进修仙仙路至尊落剑凝霜天才相少大千成道终极剑尊

若无的气质。

而那些修为尚在炼体境三重,四重境界的外门弟子此时再看到他,虽然看不出沈锋哪里有不一样,但却不再像以前那样和他乱开玩笑,嘲笑戏弄他了。

沈锋并不理会众人的大惊小怪,每日只是竭力的忍耐,练功。同时,他也时刻不忘关注明阳和明远两个恶僧的动态。

然而,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明阳和明远两人同样在潜心练功,倒是再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甚至,日常的出寺游玩,两个人也没有再出去偷吃荤腥,更加没有去和季无常接头。而沈锋,自然也没有机会对这两人下手。

就当沈锋等的暗暗心焦,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一次机会却悄然的出现了。

第十一章 报仇

那天是寺内外门弟子每月例行游玩的日子,沈锋等了整整一个上午,明阳和明远两人却像是睡死的猪一样躺在僧舍里,一步也没出来。直到吃过午饭之后,明阳才独自一人出了僧舍。

虽然他的模样极其镇定,但沈锋却已经从他眼角的余光中捕捉到一丝慌乱。沈锋不动声色,待他出寺好远之后,才悄悄的跟了上去。临出寺门的时候,沈锋抬头看了看天空,有些阴沉发暗,一副要下雨的样子。

看着明阳走向偏僻的小路,隐进一片树林里面。这片树林,离小灰兔被剥皮烤肉的地方不远。看着明阳神色匆忙的跑进去,沈锋的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此时,沈锋已经是稳稳的炼体境第五重境界,而明阳还不过是刚刚稳定了炼体境第四重锻骨的境界。一比之下,两人的实力却是已经拉开了距离。

沈锋跟在明阳的身后,既要盯紧了明阳,又要回顾身后是否还有明远跟随。那个明远贼的很,一个不小心都有可能着了他的道。但是,沈锋跟着明阳走出好几里之后,还是没有发现明远跟来的迹象,这才定下心来。

而因为他一直在留神后面,不停的回顾,却是忽然将明阳跟丢了。如此大好的机会,沈锋哪里肯就此错过。一路狂奔下,终于在树林的深处看到一抹火光。而火光旁,赫然是一脸馋像的明阳。

此时,明阳正在将一条三尺长的花蚊大蛇剥皮,猛然听到人声,先是吓了一跳。待看清来人是沈锋之后,随即喷出了一个不屑的鼻音,自顾将仍在扭曲蜿蜒的大蛇剥光,串在一根树枝上,放到火上细细的烤。

“怎么?你又要出来打抱不平?”明阳见沈锋走近,却似视他如无物,一边忙活着烤蛇,一边横眉道:“上次佛爷吃了一只兔子,你说是你的朋友。这次佛爷要吃这条蛇,你该不会说它是你媳妇吧?嘿嘿,不想再受皮肉之苦就老实点。否则,有你好看。上次你被我扔进火里,侥幸被一场大雨熄灭了火,捡了一条小命。我却不敢保证,你这次还有没有上一次那么幸运!”

看到单独的明阳,沈锋只觉得怒火大炽,双拳早已捏的格吱作响。但是,他想起当晚季无常和明远的对话,还是缓缓的松开了拳头。脸上堆起一丝笑容,凑到明阳的身边,道:“我这次是来向明阳师兄请教问题的,哪敢找你的麻烦?来,我帮你烤。”

也不容明阳说什么,沈锋却已经从他手中拿过串着蛇的树枝,来回在火上翻滚,让蛇身均匀的受热。

明阳被沈锋的举动弄的有些不知所以,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想问什么问题?”

沈锋一边将蛇肉烤热,一边缓缓的道:“那天我听你和季无常说话,说你们自小没有修习武技,而是练意。我这个乡下的种菜人从没见识过这种修炼,想请教一下明阳师兄,什么是练意。”

明阳听的心头一震,惊惧的看着沈锋,道:“你是什么人?”

看到明阳惊骇的样子,沈锋心中大感快意。冷笑道:“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大夏朝,棋盘山一带人氏。自小在般若寺内做杂役。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看着沈锋自信满满的表情,听着满是戏弄的话,明阳只觉得好像完全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小杂役一样。握紧拳头,缓缓的站起身,道:“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如果你再敢戏弄佛爷,别怪我活剥了你。”

“今天注定有一个人要被活剥。但是,这个人肯定是你,而不是我。”

大热天的火堆旁,明阳满头都是大汗。而沈锋的话却像是结了冰一样,梆梆的落在地上摔的粉碎。同时,也让明阳的心跟着一阵颤动。

虽然明知道眼前的沈锋不过是后院种菜的小杂役,但看到他自信的样子,和不怒自威的气势,却让明阳从心底感到畏惧。猛然,他一挥拳头便要砸向沈锋。

“停!”

沈锋却忽然低喝一声,阻止明阳的拳头落下。

这一声低喝,化作一股有质的气流直冲明阳作势的拳头。气流撞到明阳的拳头上,只将他的手背吹的一阵发疼。

“炼体境,第五重!”明阳惊叫一声,瞪大眼睛盯着沈锋,“不可能,不可能。你不过是一个小杂役,怎么可能修到炼体境第五重的境界?”

沈锋不理会明阳大惊小怪的样子,自顾将手中已经烤熟的蛇递过去,“吃吧!这将是你这辈子最后一顿丰盛的大餐了。看在我们也算是同门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如果你不想死的太痛苦,就告诉我炼意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修炼。”

明阳脸上的肥肉不自然的###了一下,他缓缓从沈锋的手中接过串着蛇的树枝,张嘴作势要放进嘴里。然而,当他右手举起树枝的时候,却忽然向下一砸。同时,飞起一腿踢向沈锋的后背。

呼!次!

明阳只觉得眼前一花,接着便传出一阵风声和一声皮肉被撕裂的声响。再接着,他便觉得胸口忽然一痛。低头看时,却见一条竹板插在他的右胸。暗黑色的血迹渗出,染红了僧袍,打湿了竹刺。

一举刺中明阳的胸口,沈锋脸上露出了笑容。为了这一天,他不知道刺断了多少竹刺,那一式“龙探海”不知道演练了几千次,几万次。仇恨的种子,不知道令他煎熬了多少个日日夜夜。今天终于实现愿望,心头大是快慰。

沈锋也不理会明阳的惊骇,自顾看看扔到地上,香气四溢的烤蛇肉。摇头叹道:“你这个秃驴,真是浪费!好吃荤腥也就罢了,我辛苦为你烤好了,居然还不领情!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明阳秃驴,我再问你最后一次,炼意到底是什么样的修炼?”

明阳身体吃痛,想要临死反击,但沈锋那一竹刺却恰到好处的刺穿了他的脊椎骨。只要稍一发力,便会痛不可挡。此时,他却是提不起一丝气力。眼见沈锋逼问,明阳狰狞的瞪大了眼睛,道:“佛爷就是死也不会告诉你的。你这个种菜的下贱坯子,有种就杀了佛爷。”

咔嚓!

一声脆响传出,却是沈锋毫不客气的伸手捏在了明阳的肩胛骨上,猛一发力,已经将明阳的整块骨头捏碎。

本来,明阳已经修到了锻骨如钢的境界,骨骼的硬度和韧性远超常人的几倍,甚至是几十倍。但是,沈锋此刻却是稳稳的炼体境第五重的境界。而且,随时有可能再次突破,踏入炼体境第六重。

他的手一触到明阳的肩胛骨,体内的真气涌动,马上如风如刃一样渗过明阳的皮肉直接发力在骨头上。钢质一样的骨头,到了沈锋的手里却像是一块冻豆腐一样。看起来强硬,却不堪一捏之力。而且,随着他的猛然发力。沈锋甚至能够感觉到腹内的那颗血色核桃竟然轻微的一颤,随他的手势一起暴发出了力量。

明阳的肩胛骨被捏碎,原本痛的要大叫。但沈锋却快速的从他身上扯下一块僧袍,他的嘴刚一张开,沈锋却已经用布将他的嘴堵住。以至于明阳只能发出呜呜的痛叫。另一只手拼力想要反抗,沈锋却已经一把抓住,只随手向前一顶,却已经令他的整条手臂脱臼。

接二连三的吃痛,令一向自持肉身强横的明阳光亮大脑袋上渗出黄豆大的汗珠。吃痛不住,终于倒在了地上,五官扭曲的看着沈锋。

沈锋哪里理会明阳的仇恨与狰狞,径直一脚踏在明阳的秃头上,尘土草屑混合着明阳头顶渗出的汗珠,将他踩了一个满脸花。

好一番踩踏之后,沈锋才缓缓的拿开脚,蹲到明阳的身前。

从他的嘴中抽出破布,沈锋冷冷道:“明阳,你今日知道痛苦。可曾知道,当初我承受了远比你今日还要痛苦十倍百倍的痛苦。如果你不想再继续承受这痛苦,最好老实告诉我炼意到底是什么样的修炼。否则,我会将你活剥了,放到这火上烤。”

明阳眼睛里因为疼痛和仇恨,早已布满了血丝。但是,征征的看了沈锋半晌之后,嘿嘿阴笑几声,道:“佛爷是幽冥鬼宗的人,只要踏入幽冥鬼宗,自会终生向尊主效忠。嘿嘿,想从我这里打听到消息,你简直是在做梦。有种,现在就把佛爷杀了。否则,无论是惊动般若寺还是幽冥鬼宗的人,你都会死的很惨。”

沈锋见明阳虽然面目扭曲,但眼神却异样坚定,知道从他的口中探不出什么。冷哼一声,再次将破布塞进他的嘴里。双拳如电击出,啪啪两声响起,将他的双腿也敲断了。

明阳被堵住了嘴,双臂也早已不能动弹,吃痛之下,庞大的身躯竟然像条怪蛇一样在地上扭动。

沈锋敲断了他的腿之后,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他因痛苦而扭曲。看着明阳的样子,沈锋心头却泛起一丝莫名的酸楚。

这不但是他第一次杀人,还是他第一次杀活物。自小在佛门中种菜,他从未杀过任何活物。看着明阳惨死,他却一点恐惧和迟疑都没有。不是他心不慈悲,而是他从小灰惨死的那一刻已经悟出了一个道理。

弱肉强食!在这个世界上,力量代表了一切。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是没有道理和仁慈可讲的。

一个人如果没有力量,不但保护不了自己,就连自己身边的人,哪怕是一只小兔子也保护不了。做人要靠自己,靠自己就要有力量。只有拥有绝对的力量,才可以讲尊严,才可以堂堂正正的活着。

待明阳终于熬过了疼痛,停止扭动之后,沈锋却再次伸手,忽拉几下,将他穿在外面的僧袍撕裂。

沈锋随手将明阳的僧袍扔到火堆上,令火势越来越旺。再看看一脸惊骇的明阳,冷冷道:“本来,我应该想办法搜集你和明远秃驴勾结幽冥鬼宗妖人的证据,把你们举报给方丈,好得到奖赏。不过,我曾经在小灰的坟前发过毒誓。当日你们怎么杀小灰,我今日就怎么杀你们。你们将它剥皮烤肉,今日自应受这因果报应。秃驴,你准备被剥皮吧。”

不知道为什么,明阳对于沈锋肢体上的折磨虽然感到疼痛,却从未惧怕。但听到沈锋要将他剥皮的时候,眼中却露出深深的恐惧,肢体扭动,却是下意识的想护住胸前的衣服。沈锋看的诧异,上前一步,一把将他胸前的僧衣撕开,稍微一抖,却见从衣服里面掉出一本小册子。

一见小册子掉出,明阳急的瞪大眼睛唔唔直叫,脑袋拼命的往小册子上凑,似乎想要抢回来。

见明阳如此看重这本小册子,沈锋自然明白这肯定是件好东西。一脚将嘴已经凑到小册子前的明阳踢开,弯腰将小册子捡起。只见小册子的封面用朱砂写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炼意诀》。

第十二章 炼意诀

沈锋打开小册子的第一页,却是开宗明义的解释。意者,盖心之本体本无不正,自其意念发动,而后有不正。……

再往后翻时,却是一本教人如何坚定信心,守住意志的法门。沈锋看的心头大喜,看看躺在地上满身是泥的明阳,笑道:“你吃了这么多苦,最终还不是被我找到修炼的法门。明阳秃驴,我说话算话,让你少受些痛苦,现在就超渡了你。”

说完,沈锋一把将《炼意诀》放进衣服里面。右脚猛然向着明阳仍在流血的胸口一踏,却是一式《龙象般若拳》里面的“象踏山”。

对于垂死的明阳来说,此时沈锋的一踏之力无异于泰山压顶。一阵胸骨碎裂的声音传出后,明阳却已经瞪大眼睛没有了呼吸。

冷漠的看了一眼明阳的尸体,沈锋仰头看看灰暗的天空,喃喃道:“小灰,我总算为你报了一些仇了。虽然还有一个仇人,但不要着急,我会让他血债血偿的。”

眼见天色越来越阴暗,沈锋抬脚将明阳的尸体踢到火堆上,正旺的火焰瞬间将明阳整个包围。此时沈锋再捡了些树枝扔到火堆上,待火势越烧越旺之后,马上拨足狂奔。

等他跑回般若寺门口不远的时候,灰暗的天边闪过一缕电光。紧接着,一声炸雷响起,灰暗的天空随即落下大颗大颗的雨滴。等沈锋穿过寺门,走回后院的时候,全身都已经湿透。

换过衣服之后,沈锋看看外面密集的雨幕,暗暗点头。雨下的这么大,虽然可以将树林里的火熄灭,却也可以将他曾出现过在那里的任何痕迹冲刷干净。这可真是老天帮忙,要为小灰报仇。

收拾利索,又确定木棚周围没有人窥测之后,沈锋小心翼翼的拿出了刚刚从明阳身上搜到的那本《炼意诀》。

意者,盖心之本体本无不正,自其意念发动,而后有不正。

本体只是太虚,太虚之中,日、月、星、辰、风、露、雷、电、阴霾、噎气,何物不有?而又何一物得为太虚只障?人心本体亦复如此。一悟本体,即见功夫,物我内外,一齐尽透。……

……故一念起处,可以为善,亦可为恶。善可悲天悯人,救世济苦。恶可白骨平原,流血千里。故,世间大道唯从意始。……

洋洋洒洒的几千文字,却是通篇都在讲人的意念。只要悟透了意念的力量,不但本身的意志坚定,信心十足。临阵对敌,还可以用意念发出幻像。只要对方中了意念攻击,你让他觉得像是坠入冰河,他就会觉得身冰河,冰寒刺骨;你让他觉得掉入了火坑,他就会觉得掉入了火坑,周身###。

虽然并未领会《炼意诀》里面的精髓,但沈锋仍然觉得脑中一片空明。以前,他只知道练习武技,以力量来杀人。那晚看到了戒痴方丈显露的神通之后,又知道了用法力来杀人。而用意念来伤人,却是头一次听说。

再看看练习的方法,却是简明易懂。只需要紧守心志,不被外物所惑即可。而且,这上面还记载了许多如何守住心念意志的手势和口诀。全部都是些极简单,甚至在吃饭,走路,睡觉时都能练习的法门。

唯一让沈锋警觉的是,《炼意诀》在最后面提到,修炼之人,一定要意志坚定。否则,一旦被邪魔所诱,将会引火自焚,万劫不复。

本来他还有些奇怪,明阳为何承受了非人的痛苦,却咬牙不肯说出身藏《炼意诀》。而捧着手里那本《炼意诀》反复的诵读和思考之后,便释然了。《炼意诀》在书中最后反复提到,修炼者一定要坚守心志,不可被邪魔所惑。

对于自小长在寺院里的沈锋来说,一提到邪魔,本能的自然会想到那些什么幽冥鬼宗,炼魔宗,妖神宗。而对于长在魔道的人来说,佛祖,菩提,罗汉,真仙,这些被世俗人敬为天神正义的神仙,却反而成了邪魔。

那个明阳之所以受了那么大的痛苦,却仍不肯说出《炼意诀》。恐怕,正是因为从小被幽冥鬼宗的尊主灌输了太多信仰幽冥鬼宗的思想。修炼了《炼意诀》之后,更是坚定了对幽冥鬼宗的信仰。以至于,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也要保护幽冥鬼宗,保护《炼意诀》。

沈锋原本还顾虑这本《炼意诀》是幽冥鬼宗的邪书,修炼之后,也会变成幽冥鬼宗,炼魔宗一样的怪物。但此时看来,这本《炼意诀》却也是一本堂堂正正的修炼法门。至于成魔,或者成佛,主要是看你信仰的是什么,心内坚守的意志是什么。

所谓神魔只在一念之间,善恶只在一言之中,恐怕也正是这个道理了。

在书的最后,上面还特意的记载了四句真言。提示修炼《炼意诀》的人,万一遇到不对,受到了心魔和外魔的诱。惑,要马上守住心志,并默念四句守意真言。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看到这四句守意真言,沈锋的心中总觉得这些话和佛经有许多相通之处。不过,他虽然从小在寺院长大。但这些年一直在后院种菜,所读的经书实在有限。因此,只是隐约觉得这几句真言似乎和佛经有关系。至于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他又说不出来。

此外,书中还提到,修炼《炼意诀》的时候,心中必须紧守一个忠诚信仰的神灵。以便在修炼的时候,遇到意志不坚定,心绪和意志被心魔袭扰的时候,马上观想出信仰的神灵,用意念催动信仰的神灵驱除心魔。

看到这里,沈锋却又忍不住皱眉。现在他想要修炼这本《炼意诀》,心中该观想和信仰的应该是谁呢?如果换作往日,他肯定毫不犹豫的选择信仰般若寺内供奉的大日如来佛祖。

可是,自从小灰惨死之后,他长时间在心中积蓄报仇的心思。他的脑海里,每天都在反复出现小灰兔被剥皮烤肉,他自己被打的吐血,扔进火海的场景。

连沈锋自己也没有想到,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在自己心底种下了一颗杀戮的邪恶种子。以至于令他这个自小长在佛门,开口先学会念佛号的沙门小杂役,居然对佛祖也提出了质疑。

都说佛祖救苦救难,悲天悯人。可是他长在佛门多年,从来都是听闻神佛救世的传说,却从未亲眼见到神佛显圣。从来只是看到神佛在大殿上接受世人供奉的香火,却从未见神佛开金口,吐真言,为世人指点迷津。

不过,沈锋虽然质疑佛祖,却也深知邪魔行事诡异,好血嗜杀,断不可信仰。思考再三,沈锋还是决定信仰金身闪耀,佛光四射的大日如来佛。

他纵然再托大,却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信仰大日如来佛祖,毕竟是所有世人眼中的正道。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天色也越来越暗,沈锋盘膝坐在床上,按照《炼意诀》上面记载的修炼法门。双手拇指掐定中指,护住心脉。眼观鼻,鼻观舌,舌观心。鼻息绵绵,魂不外荡,神不外游。

意念起处,沈锋觉得体内的那股真气似乎也有感应。随着意念在体内游走,在身体上下流窜。冲涤着身体的每一条经脉,每一块皮肉,每一块骨骼,甚至是每一块腑脏。

在真气的洗涤下,沈锋通体舒泰,百脉畅通,甚至连头发和汗毛孔都冒出了丝丝的热气。盘膝坐在床上,身体轻飘飘的,似乎要飞起来一样。

然而,正当沈锋尽情的享受着真气和意念带来的舒爽的时候,脑海中忽然闪过一抹阴暗。因为在修炼之前,沈锋已经反复的读了《炼意诀》上面需要注意的地方。脑海刚一出现阴暗场景,他马上暗叫一声不好。那丝阴暗,一定是心魔作祟。

沈锋双手快速的变换法诀,同时默诵《炼意诀》中的真言,脑海中开始观想威严的大日如来佛。脑海中一观想出大日如来佛祖的庄严法相,刚刚闪过的那抹阴暗马上消失的无影无踪。在佛光的照耀下,身体再次恢复了舒畅。

有了佛光的照耀,沈锋更加安心的守住意念,静享真气洗涤身体。在真气的冲刷下,沈锋甚至能够感觉到皮肉中的杂质在一点一点的被冲走,原本有些暗红的血液变的越来越红,越来越亮,甚至,泛起了隐隐的赤色光芒。

吱吱吱!吱吱吱!


邪佛修神最新章节http://www.xianws.com/xiefuxiushe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嬉笑仙侠红扇白衣传玄门封神瞒天成神走进修仙仙路至尊落剑凝霜天才相少大千成道终极剑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