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邪佛修神最新章节

邪佛修神_第3页

邪佛修神 | 作者:九天 | 更新时间:2016-08-25 06:54:37
推荐阅读:红扇白衣传落剑凝霜天才相少玄门封神终极剑尊瞒天成神走进修仙仙路至尊嬉笑仙侠大千成道

以为是一块泥石块,小心的择出来就要扔掉。然而,当他看清从兔皮中拿出来的异物时,眼睛却忽然一亮。从兔皮里择出来的东西,赫然是一颗血红色的核桃。

对于这种颜色的核桃,沈锋并不是没有见过。以前,小灰兔曾经好几次带这样的东西来给他。然而,现在的这颗核桃,无论是色泽和手感,都远远超过以前小灰兔带来的任何一颗核桃。

这颗核桃虽然也是血红色,不过,在它核心的地方,却隐隐透出一股淡淡的晶莹光泽。沈锋将它捧在手心,只觉得一阵心旷神怡。鼻孔中,竟然似乎嗅到若隐若现的诱人香味。

以往,每当沈锋劳累的时候,只要吃下小灰兔带回来的奇怪果子,总会马上觉得体力充沛,精神抖擞。虽然明知道这颗果子可能比以往的任何一颗果子都要神奇,但沈锋却忍不住的加倍神伤。

般若寺中没有人看的起他这个小杂役,在他长大的这些年里,唯一能够称的上是朋友和亲人的,除了已经死去的种菜老僧之外,就只有这只小灰兔了。现在小灰兔当着他的面被人剥皮烤肉,他不但无力为他报仇,反而找到了小灰兔给他带来的果子,心情自然激动难平。

沈锋几乎是含着泪光,将那颗晶莹的血色核桃囫囵的放进嘴里面。然而,那颗血色的核桃一进嘴里,沈锋马上感觉到不对。他以前吃小灰兔带回的血色核桃时,核桃的外壳虽然看起来坚硬,但一入嘴,却会马上融化,连汁带水的流进肚里。

而今天的这颗血色核桃不但极为坚硬,沈锋将它吞进肚里也没有丝毫要融化的意思。进到沈锋的嘴里之后,那颗核桃竟然像是有生命的活物一样,动了一下。

第五章 涅重生(下)

沈锋吓了一跳,张口就想把那颗血色核桃吐出来。但是,那颗核桃一触到沈锋嘴里的口水,竟然奇快的转了一下,顺喉道进入他的肚里。

那颗血色核桃一进肚里,马上带起了滚滚的热力。沈锋原本就酸麻疼痛,活像是被撕裂拉断的筋骨皮肉一触到这股热力,马上像是在伤口上洒了一大把咸盐,令沈锋痛的忍不住大叫起来。

痛到最后,沈锋整个人像是得了癫痫一样在地上来回的抽搐,打滚。疼痛一直持续了足足有半个时辰的时间,那颗血色核桃带出的滚滚热力才渐渐散去。而那颗核桃,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已经融进体内。

虽然感觉不到了那颗血色核桃的存在,但沈锋却总觉得心里怪怪的,总觉得那颗血色的核桃并没有融化,而是躲在了身体哪一块皮肉或者腑脏的后面。但它到底藏在哪里,他却又说不上来。

止住了疼痛之后,沈锋挥手擦擦脸上的汗水,翻身从地上站起。站直了身子,活动了一下酥麻的身体之后,沈锋忽然心中一动。刚才他的身体虽然爆发出极强的力量,但每动一下,都会带出钻心刺骨的疼痛。

但现在,他的身体竟然不疼了。而且,还觉得比以前要轻松许多。沈锋再摸摸自己的身体,原来肿大的脖子居然已经消肿了,胳膊和大腿也都恢复了原来的形状。如果不是眼前还有两棵刚刚被他劈断,踢倒的大树,沈锋真会误以为自己刚才是做了一场梦。

他抬腿,挥掌的试了一下,呼呼生风,劲力十足,只是随手一掌拍在大树上,都会将整个树身震的不住摇晃,大有随时会断的架势。确认自己的不是做梦之后,沈锋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也许,这是小灰在天之灵保佑,令他误打误撞的找到了以十倍的力量打出《龙象般若拳》,靠着拉伸筋脉的方法提高修炼。而且,它还特意为他留下了一颗可以恢复受伤筋脉皮肉的神奇核桃。

一念及此,沈锋越加伤感。将小灰兔的皮毛和一些残骨收拾好,挖坑埋好之后,沈锋在小小的坟堆前喃喃道:“小灰,你我虽然人兽有别,但情义无价。今日你被两个恶僧剥皮烤肉。来日,我自当以相同的方法为你报仇。如违此誓,沈锋誓不为人!”

回到小木棚后,沈锋草草的打水洗了个澡,换上了干净的衣衫。他并没有急着去找明阳和明远报仇,也没有去外院方丈那里去告发,这倒并不是说他是懦夫,怕了明阳和明远两个恶僧,而是他在考虑更周全的办法。

凭他现在的身手,想去找两个恶僧报仇,无疑是痴人说梦。且不说他根本打不过两个人,就算是他告到外院的长老和方丈那里。长老和方丈即便查出他们两个真的吃了他的小灰兔,只怕也是责骂两个恶僧几句,然后再安抚他几句,不了了之。

而明阳和明远一旦知道了沈锋告他们的状之后,肯定也不会就此罢休。日后,指不定要想出什么阴毒的法子来折磨沈锋。如此一来,不但不能为小灰报仇,连沈锋自己也要白白的搭上一条性命。

苦思了半天之后,沈锋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想要报仇,只能靠自己!

反正他现在已经找到了提高修炼的法门,只要加强数倍的力量练习《龙象般若拳》,努力的拉扯全身的筋脉,皮肉,骨骼,就可以增加修为。只要他每天继续修炼这套《龙象般若拳》,而且不断增加练习的负荷,一定可以练到炼体九重的境界。

太阳降到西山顶上,即将隐没的时候,沈锋自破板凳上站起,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望着天边妩媚的夕阳和炫丽的晚霞,愣愣的发呆。虽然他没有说一句话,但他坚毅的眼神里,分明暗示出了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似乎一切都归于平静。经过一场春雨的滋润,万物开始复苏。南燕北归,大地解冻,泥土里露出青青的草芽。而沈锋,则照样每日在菜园里劳作,挑水,松土,施肥,种菜,好似根本没有发生小灰兔惨死的事。

明阳和明远也曾来过几次菜园取菜,第一次见到沈锋的时候,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以为遇到了鬼。但是,当两人看到沈锋不但面色如常,脸上更加没有任何表情,好像已经完全淡忘了他们两人吃了他的小灰兔,将他打成重伤,丢在火海里置之不管。

看着沈锋平静的样子,两人甚至怀疑他们根本就没有抓过沈锋的小灰兔吃。一切的一切,根本就是一场幻梦。当然,两人自然知道这件事是真实存在的。苦思不解之后,两人只得认为沈锋是被打的怕了,不敢再提这件事。

得出这个结论之后,两人更加得意。每次到沈锋照管的菜园里来取菜,都是一副趾高气扬,飞扬跋扈的嚣张模样。

不过,任凭两人再怎么嘲笑和戏弄,沈锋始终是一副熟视无睹的模样。被逗的急了,也不过是眦牙笑笑,默默走开。

明阳和明远天真的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他们两人万万没有想到,每当他们两人从菜园取完菜离开的时候,在他们的背后总有一双带着灼灼恨意的眼光冷冷的盯着两人看。

住在宽敞僧舍里的明阳两人绝对不会想到,沈锋每日无论白天劳作有多辛苦,晚上都会刻苦练功。一遍又一遍的练习那套被他人视为儿戏,唯独沈锋奉若至宝的《龙象般若拳》。

每隔一个月,沈锋都会在练习的时候悄悄的加大力气。而每次加大力气练完之后,他刚刚适应原来力度的身体就会再次感受到筋脉,皮肉,骨骼被拉开的痛苦。身体也会因为经脉皮肉的拉伸再而次变的肿大,不成人形。

不过,每到这个时候,那颗被他吞进体内的血色核桃却会悄然出现,在他的体内快速游走,发出无边无际的热力。虽然那些热力会令原本就疼痛难当的沈锋疯狂,不过,每次疼痛过后,沈锋肿大的身体却又恢复成正常人的样子。

两个月的时间,沈锋两次拉伸了自己的筋脉,也承受了两次非人的痛苦。不过,他的痛苦却并没有白白承受。只两个月的时间,他的修炼也有了质一样的飞跃。

此时,已经到了晚春的时节,即将踏入夏季。他曾经趁着白天出寺砍柴的机会试过,他只需要很随意的一个肩撞,不需要任何作势和借力,就可以将一尺来厚的石碑撞断。至此,沈锋却是已经稳稳踏入炼体境第三重炼膜境。

有此惊人的收获,沈锋却并没有焦躁和自满。心中虽然觉得比以往更有底气。但平日里,却和平常一样低眉顺目的在后院种菜。只不过,在他的心底却已经暗暗加快筹划如何找明阳和明远报仇。

如果单纯比力量和速度,他现在虽然还不如明阳和明远的修为深厚,却也相差无及了。如果论实战,他比明阳和明远两人却有天差地远的距离。如果他此时去找明阳和明远两人寻仇,两人虽然会费些力气,但照样可以将他制的服服帖帖。

而且,他本是后院种菜的小杂役,平日里只会练习一套最简单的《龙象般若拳》,现在忽然踏入了炼体境第三重的境界,被寺里的长老们发现了之后,一定会要他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只要解释的不合理,寺里的长老们一定会将他押往戒律堂治罪。般若寺内的弟子如果不向寺里通报,便私学外面的武功,会被治一个奸细的罪名,然后被活活杖责至死。虽然沈锋并没有练习外面的武功,但是他哪里敢确定那些长老会相信他的话。

《龙象般若拳》一向是寺内最低等的拳法,被认为是用来帮助寺里的杂役和佣工舒筋活血的体操式拳法。貌似从般若寺开派以来,这套拳法就一直在这样使用。现在这套拳法却在一个小杂役的手中发扬光大,只怕很难让人相信。

而且,就算寺里的长老们将信将疑。他和明阳,明远两个恶僧撕破脸之后,两人也绝不会再容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要了他的小命。

几经思量,一个大胆的想法终于涌上心头。明的既然没有把握,不妨在暗中动手将两人除去。

反正当日明阳,明远两个恶僧对小灰兔剥皮吃肉,又将沈锋打的吐血,扔在火堆里置之不管,明显不是什么善类。既然如此,沈锋如果真能将他们两个在暗中黑掉,却也算是替般若寺,替整个佛门清理门户了。当然,更重要的是,沈锋刚好可以拿他们做练习实战的靶子。

是夜,整个般若寺一片寂静。

沈锋换上一套黑色的衣服,又用一块黑布将整个头脸套进去,只露出两只眼睛,确认身体收拾的非常利索之后,才蹑手蹑手蹑脚的出了小木棚。

第六章 佛门奸细

因为自小在般若寺长大的原因,沈锋很轻巧的便躲过了在夜间巡视的那些武僧。一个纵身窜到屋顶上,身形快过狸猫的在光滑的琉璃瓦屋顶上手脚并用的前行。这一动作,也是《龙象般若拳》里的招式,名叫“象归林”。

沈锋的动作又快又轻,只几个呼吸的功夫,他已经来到了外门弟子睡觉的僧舍上方。按下心头的激动和紧张,沈锋轻轻一跃,如同一只无声无息的夜鸟一样跃入僧舍的院子里面。身体一落地,马上翻了个前滚,窜入他白天早已看好的一片花丛里面。

他通过这几天有意无意的和那些外门弟子接触,已经从他们的谈话中偷听到,明阳和明远两个人似乎都有夜里起来上茅房的习惯。沈锋思考了良久,才想出这个法子。他隐藏在僧舍前面的花丛中,只等两个人半夜迷迷糊糊起来上茅房的时候,出其不意的从背后给予重击。

此时沈锋的实力已经堪堪追上两人,而且是趁两人深夜上厕所的时候有备打无备的算计,成功的机会本就已经很大。为了保险起见,沈锋还特意用韧性极强的文竹削了两把短刺。

在此之前,他曾经无数次的想象如何快速的把短刺快速刺进两个恶僧的身体。为了确保一击即中,沈锋每晚都会偷偷练习快速的刺击。为了令这一刺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沈锋还将这一刺揉进了《龙象般若拳》中的一式“龙探海”中。

“龙探海”原来的动作是双手握拳,斜身向前一顶,如同一只急着归海的猛龙。这一招原本极讲究声势和威压,但为了能够将这一招融入到偷袭当中,沈锋经过反复的演练,却变成了双手握住短刺,揉身扑上。动作不仅保留了原来招式中的快,狠,准,还将这一招变的极为轻盈。

沈锋曾经试过,他用这一招“龙探海”刺出竹子削成的短刺,可以轻松的洞穿一棵一人粗的大树。又演练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却是已经可以用竹刺刺透山石。而且,竹刺本身还会完好无损。也正是因为这一刺的威力达到了骇人的地步,沈锋这才有底气来到外门弟子僧舍。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沈锋躲在花丛中强忍着蚊虫的叮咬,始终一动不动。然而,时间已经过了午夜,明阳和明远睡觉的僧舍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似乎,两个人今晚并没有起身上茅房的意思。

正当沈锋以为自己判断失误,两人今晚不会起夜的时候,僧舍的门却忽然传来“吱”的一声轻响。沈锋原本正打算起身回菜园,猛然听到僧舍开门的声音,不由得吓了一跳,连忙屏住呼吸静静的伏身在花丛中。

定睛看时,赫然正是明阳和明远两人蹑手蹑脚的从僧舍走来。一见两人出来,沈锋心中又是惊喜,又是紧张。正当他心中暗暗筹划,如何能够同时将两人快速一击刺死的时候,明阳和明远两人却互相打了个眼色,出了僧舍的院子,向远处行去。

沈锋被两人的动作弄的一愣,但一看两人的穿着打扮,心中却是一惊。此时刚过午夜,两人的衣服却穿的极为整齐,哪里像是睡到半夜,迷迷糊糊上茅房。

再看两人的动作,看似蹑手蹑脚,生怕惊扰到僧舍内其它人的模样。沈锋尾随在两人身后细看时,却见两人一路东张西望,甚至有些鬼鬼祟祟,走路的时候用力极强,而且刻意的避开了在夜里巡视的武僧。

更让悄悄尾随在两人身后的沈锋惊讶的是,这两人并非是去茅房。而是从寺内院墙的一个死角处,轻轻跃过,出寺去了。

两个不守清规的恶僧,一定是耐不住寺里的清苦,又去找肉吃了。

看着两个人跃出般若寺,沈锋迟疑了一下,还是跟着跃出院墙,悄悄的尾随了上去。因为怕两人发现,他始终跟在两人身后几十步之后的地方,而且随时找隐蔽物藏身。也正因为如此,尽管矮个的恶僧明远怀疑身后有人尾随,几次回头看,却没有发现沈锋的踪迹。

眼见两人走的离般若寺越来越远,沈锋心中不禁有些焦急。他深知,凭他此时的修为,绝对不可能以一敌二。纵然是偷袭,他也没有十成的把握,可以一击将两人同时杀死。眼见此时两人走的越来越远,也越来越警觉,沈锋心中却又不由得开始好奇。

他原本以为两人出寺偷食吃,虽然会避开寺院,但并不会走出太远,以免不能及时赶回。而沈锋却是想着趁两人正在偷食的时候,自己再跑回寺里弄出一点动静。只要寺内一戒严,然后盘查人数,发现少了他们两个,他们就一定会被戒律堂治罪。

虽然沈锋此刻也可以回到寺里搞出动静,但他内心的好奇却已经被明阳和明远两人勾起。看两人鬼鬼祟祟的样子,绝不是偷吃肉食那么简单。看样子,两人一定是要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眼见再往前走,就要进山下一个名叫阎家沟的小村子,沈锋心中大奇,难道这两人竟然是勾搭了村子里的良家妇女?想到这里,沈锋越发坚定了跟踪两个人的信心。般若寺虽然对习武有天份的弟子一向偏爱,但任何人只要犯了败坏寺内名誉清规的大戒,却是会严惩不贷。

如果这两个恶僧真是勾搭了阎家沟的女人,沈锋只要搜集到他们苟且的证据,然后悄悄的放到寺内戒律堂内,却是可以不用费任何力气,就能令两人伏法。纵然戒律堂法外开恩,不废掉他们的武功,将两人逐出般若寺。其码也要不再让两人练习武技,在思过涯反省一年半载。

然而,正当沈锋兴致勃勃跟在两人身后狂奔的时候,两人却忽然在阎家沟村边的一口枯井旁停下了脚步。两人原本还在全力奔跑,但一看到枯井,却马上停住了脚步。同时,快速的回头察看。

沈锋猝不及防,连忙翻身滚倒在一片矮草当中,爬在潮湿的杂草中,一动不敢动,唯恐被两人发现。然而,那两人只是勿勿的向四周看了一眼,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沈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跟过来。

躲在杂草背后,沈锋看到两人脸上都露出了有些焦急的神情。而且,两人的眼睛里都暴露出了掩饰不住的恐惧和担忧。看两人的神情,却又不似来这里找女人鬼混。可如果这两人来这里又不是为了和女人鬼混,这两人深更半夜的跑到这里,却又是为何呢?

沈锋强忍着心中的好奇,和湿草中蚊虫的叮咬,一动不动的爬在杂草后面,静静的看着明阳和明远两个恶僧的动作。同时,竖起耳朵倾听两人在说什么。

此时,沈锋与明阳,明远两个恶僧隔着足有五十步远,明阳两人说话的声音也很轻。但沈锋经过这两个多月的“自虐式修炼”之后,不但身体的力量,反应的速度强了许多,快了许多。纵然是眼睛的视力和耳朵的听力,却也比原来好了许多。

因此,虽然隔着老远。但沈锋还是能够听到明阳和明远两人说话的内容。虽然两人压低了嗓子,发出的声音很轻,但沈锋还是已经听懂了两个人说的话。

先是人高马大的明阳深不住气,向站在旁边闭目等待的明远道:“师弟,尊主怎么还不来?我们这么久都没有查到可靠的消息,会不会受到重罚?”

听到明阳问话,身为师弟的明远却连眼皮都没有抬下,仍然自顾闭目养神。过了好半晌,才缓缓道:“我们现在不过是炼体境第三重的境界,虽然平时可以在那些杂役,下人面前耍耍威风,把他们当狗一样看。但在般若寺内真正的力量眼中,我们才是连条狗都不如的人。凭我们现在的处境,不过是勉强自保而已。练不到炼体境第九重的境界,我们连般若寺的中院都进不了,更谈不上成为明字辈这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成不了寺中的得意弟子,自然无从打听那件法宝的下落。尊主纵然真要怪罪,我们也只能承受罢了。”

明远的话说完后,明阳稍一思索,刚想说些什么,却忽然听到从阎家沟的方向传来一个阴侧侧的男声音。

“明远,你进般若寺快一年的时间,想不到这张嘴还是这么叼毒。尊主若想怪罪你们,早就一指头把你们两人戳死,哪里还轮的到你们在背后说他老人家的坏话。”

那个说话的声音比明远两人说话的声音还要轻,而且声音里没有一丝感情,仿佛是从地狱里跑出来的索命恶鬼在咆哮。

但是,这声音却偏偏又十分清晰。沈锋离他们三人足足有五十多步,但那个说话的人却似有感觉一样,有意无意的向沈锋趴着的方向多看了几眼。而且,瞅了几眼之后,竟然一副有所发现的表情,抬腿迈步,竟是要走到沈锋藏身的地方察看。

沈锋看的心中一惊,双手不由自主的按在了两把文竹削成的短刺上。如果这个人真的到这里看查看,沈锋一定会选择一个最佳的时机,暴起发难。隔着杂草,沈锋依稀看到来人穿着一身黑色劲衣,披着一条腥红色斗蓬。

来人越走越近,沈锋却也渐渐看清他的眉目。来人身形削瘦,大概只有二十多岁的年纪,眉目长的极为猥琐,一看便知是个喜好酒色的登徒浪子。不过,他的眼睛似乎是一片灰色,好像盲人一样。在深夜里看上


邪佛修神最新章节http://www.xianws.com/xiefuxiushe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红扇白衣传落剑凝霜天才相少玄门封神终极剑尊瞒天成神走进修仙仙路至尊嬉笑仙侠大千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