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重生小说 > 我在红尘渡你[重生]最新章节

分卷阅读104

我在红尘渡你[重生] | 作者:漱己 | 更新时间:2017-10-14 10:49:28
推荐阅读:天下第一伪君子[重生]这剧本不对重生之不负重生之嫡子心术影帝的多重人生【重生】晚凉春日凉江尘康八之助你为皇
    一番似的。

    他思及方才沈已墨的话语,略略怔了下,方道:“净思,你将大夫请进来罢。”

    净思应诺,便带着大夫进来了,这大夫住在山脚下的村落中,天还未亮净思便去敲了他的门,下雨天他本不愿上山,被净思磨得没了法子,才跟着净思上了山来。

    昨日白日暴雨不止,夜半才转作绵绵细雨,山路湿滑泥泞,净思与大夫虽未遇甚么险,但衣衫上却满是泥水。

    大夫进得寮房来,望了眼空空如也的床榻,疑道:“是谁需要诊治?”

    净思逡巡了一圈,指了指被绑在椅子上昏迷不醒的善雨道:“是小僧的师弟。”

    大夫顺着净思所指望了过去,见状,惊诧不已,疾步过去,伸手便要将善雨身上的麻绳解开。

    沈已墨倚在窗前,含笑地提醒道:“大夫,你且小心些。”

    大夫双手轻颤,微微白了脸,道:“他莫不是发了什么狂症罢?”

    沈已墨将耳边的碎发拢到耳后,柔声道:“大夫你勿要害怕,他如今神志不清,许是中了毒,但决计不会伤了旁人的,最多不过是自尽罢了。”

    沈已墨这番话轻轻巧巧的,但却打得大夫的双耳生疼,他不过粗通岐黄之术,为了糊口,才做了大夫,这小沙弥倘若中的是足以逼得其自尽的毒/药,他如何能治得好?

    大夫深吸口了气,不敢去解善雨身上的绳索,蹲下身去诊脉,他这一蹲下身,便猝不及防地瞧见了善雨的十根手指,那十根手指指尖皮肉尽去,暴露出了白森森的指骨来,他登时吓得面色煞白,“咚地一声”跌坐在地。

    本在窗边的沈已墨不知怎地到了大夫身侧,伸出手来,将他扶到一边坐了。

    现下虽已天亮,但因外头细雨不绝,天色昏沉得厉害,方才沈已墨倚在窗前时,沈已墨的面容几乎隐在昏暗中,大夫并未看清他的容貌,现下一瞧,真真是令人见之忘俗,他不由地想起了话本中的神仙,同时心下因见着那十根指骨而起的惧怕尽数褪了去。

    沈已墨见大夫直勾勾地望着他,声音愈发放柔了些,柔得仿若一汪春水:“大夫,你怎地这样不小心,可是疼了?”

    大夫回过神来,怔怔地瞧了沈已墨半晌,才从喉间挤出声音来:“不疼。”

    沈已墨松了一口气:“不疼就好。”

    说罢,他便退到了一边。

    旁的住持道:“大夫,你可否先为善雨诊脉?”

    大夫站起身来,大着胆子在善雨面前蹲下身去,探到了善雨的手腕。

    这善雨脉象紊乱,不知是何缘故,但思及方才沈已墨之言,他遂仰首答道:“这小师傅应当是中了毒。”

    住持急声问道:“中的是甚么毒?”

    大夫无奈地摇首道:“我也不知,这毒怪得很,想来十分罕见。”

    住持无法,只得唤净思将大夫送下山去。

    待净思与大夫出得门去,沈已墨亦别过住持,出了门去。

    住持立在原地扫了眼沈已墨的背影,又瞧着昏厥过去的善雨,暗忖道:若善雨当真是中了毒,这毒是谁下的?莫非如沈已墨所言乃是净思?

    住持还未想出找凶手的法子来,那善雨不知怎地又醒了,善雨双目盈满了笑意,咧嘴笑道:“小娘子,你可想我了?要我再到你身子里捅一捅么?”

    住持听得这样的淫言秽语,方要拂袖而去,那善雨却忽地厉声道:“净思,净思,净思,你这个不老不死的妖怪!”

    “你······”住持的双脚停滞下来,回首去看善雨,善雨面上俱是笑意,莫说眼耳口鼻,甚至面上每一寸肌肤都浸透了笑意,分明神志未清。

    忽然,一阵敲门声乍响,住持一瞧,却是那阮老夫人。

    阮老夫人收回手,向着住持欠了欠身,恭敬地道:“住持师傅,雨已小了些,老身今日还有要事,须得下山去了。”

    第94章 第五劫·第十三章

    阮老夫人收回手,向着住持欠了欠身,恭敬地道:“住持师傅,雨已小了些,老身今日还有要事,须得下山去了。”

    眼下向净惠、净怨以及善雨下毒之人还未查出来,虽沈已墨猜测应是净思下的手,但面前这阮老夫人是否清白尚未可知。

    故而,住持挽留道:“阮施主,昨日暴雨肆虐,现下外头还下着绵绵细雨,下山的路恐怕不好走。数个时辰前老衲命净思下山去请大夫,他适才将大夫请了来,还道地面湿滑,差点失足滚下山去。施主你上了年纪,腿脚不及年轻人灵便,下山若是有个甚么闪失······阿弥陀佛,若是有个甚么闪失,老衲如何向佛主交代,还请阮施主你再住上一日罢。”

    阮老夫人为难地道:“明日便是我那外孙的满月宴,我今日定要下山去。”

    住持抚摸着腕间的佛珠,劝道:“你明日一早下山去亦能赶得及你那外孙的满月宴,何必要急在于这一时三刻下山?”

    阮老夫人坚持道:“我须得走了,告辞。”

    说罢,她不再理会住持,抬脚便走。

    只她还未走出门去,却听得住持道:“阮施主,我聚善寺中昨日死了俩人,又有一人神志不清,你这般着急,莫不是与此事有干系罢?”

    住持言下之意,便是怀疑阮老夫人下手杀了净惠、净怨,又害了善雨。

    阮老夫人停下脚步来,回首,无奈地道:“既是如此,我就如住持师傅所言,再留上一日,明日再下山去,现下我便去房中诵经了。”

    住持目送阮老夫人走远,又盯紧了善雨,压低声音道:“善雨,你休要胡言,净思怎地会是不老不死的妖怪,若是让旁人信了去,我聚善寺颜面何存?”

    善雨咧开嘴来,呵呵地笑道:“小娘子,你喜欢我进得快一些,还是慢一些?”

    善雨已然失了神志,沉在男女欢好中,哪里能听得懂他的言语,自己方才这番话分明是白费口舌,不过瞧善雨这副模样,定然无人会信他的胡言乱语。

    住持心下松了口气,怕善雨又伤着自己的手,便取了细棉布条来,去捆善雨的手指。

    善雨的手指挣扎不休,尖利的指骨生生地抓破了住持的手背,登时鲜血直流,“噼里啪啦”地撞击着地面。

    折腾了半盏茶的功夫,善雨到底还是被住持制住了,住持将他的手捆得严严实实,一根手指都动不得。

    善雨死命地扭过头去,盯着自己的手指,焦躁地哼着气,须臾之后,却又满足地道:“小娘子,你这处又紧又滑,着实是让人不舍得离去。”

    住持不愿再听这般的淫言秽语,索性拣了干净的布来团成一团,堵住了善雨的嘴,又取了止血药粉与干净的细棉布条,将自己抓破了口子的手背处理妥当,末了将地面的血迹擦去。

    做罢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我在红尘渡你[重生]最新章节http://www.xianws.com/wozaihongchenduni_zhongsheng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这剧本不对重生之不负重生之嫡子心术影帝的多重人生【重生】晚凉春日凉江尘康八之助你为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