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重生小说 > 我在红尘渡你[重生]最新章节

分卷阅读65

我在红尘渡你[重生] | 作者:漱己 | 更新时间:2017-10-14 10:34:17
推荐阅读:天下第一伪君子[重生]重生之不负重生之嫡子心术【重生】晚凉这剧本不对影帝的多重人生江尘春日凉康八之助你为皇
    ,任凭他摆弄,而今日的沈已墨却像是只狡猾的狐狸,再再诱惑于他。

    季琢不知该如何回答,叹息了一声:“沈已墨,起来用膳罢。”

    沈已墨气闷,低首轻咬了下季琢肩头的一处皮肉,才松开了手。

    而后,他起身回房,慢条斯理地换了件山吹色的衣衫,又洗漱一番,下了楼去。

    午膳时间已过,客栈大堂只坐着季琢,季琢穿了件墨色的衫子,分明是深沉冷淡的颜色,但因他整个人半拢在阳光中,瞧起来竟衬得他的眉眼柔和了许多。

    沈已墨在季琢面前坐了,点过菜,才含笑地凝视着季琢的眉目:“季公子,你生得是极好看的。”

    季琢不置可否地饮了一口君山银针,淡淡地道:“怕是昨日的女子更得你的心意罢。”

    季琢的语气以及神情皆与平日无异,这话听来不过是简单的陈述,而非争风呷醋。

    丝丝缕缕的恼意自沈已墨心底升了上来,他仿若在回忆昨日的欢愉般,目中含情,舔了舔嘴唇道:“女子的身子软软糯糯的,胸脯一手不能握之,下处更是妙得很,缠得人泄了又硬,实在磨人。”

    听得这般的淫言秽语,季琢面无表情地道:“却原来沈公子果真不是去查甚么魔气的,而是去寻欢作乐的。”

    说罢,他唤来小二哥,又添了些茶水,便不再言语。

    眼前的季琢未生甚么怒气,语气平淡,一如平常,沈已墨瞧了半晌,觉着心里头有些发紧,他一腔的恼意全然宣泄在了柔软的棉花上头一般,寻不到着力点,亦寻不到出口。

    他愈发恼怒,口不择言地道:“昨日尚不尽兴,今日我得再尝尝旁的女子的滋味······”

    他停顿了下,盯着季琢的眉眼,道:“许寻个小倌也不错,男子的后/穴我倒是许久未尝了。”

    这沈已墨分明沉溺于情/欲,不论是与女子还是与男子交合,应当是舒爽之事才是,他为何说得这般恼怒?仿若一只刺猬被刺伤了柔软的肚皮后,奋力地竖起了刺来。

    季琢不解,望住沈已墨,低低地唤了一声:“沈已墨。”

    沈已墨一把握住季琢的手,覆上自己的脸颊,待心情平复了些,双目灼灼地道:“季公子,我要你同我说‘不要去寻旁的男男女女’。”

    季琢思及昨日沈已墨与蓝衣女子的亲热,从善如流地道:“沈已墨,不要去寻旁的男男女女。”

    听得这话,沈已墨笑吟吟地道:“我应下了。”

    他抓着季琢的手指又摩挲了几下自己的脸颊,方松了手去。

    恰是这时,小二哥送了菜上来,分别是糖醋鳜鱼,花蛤蒸蛋与白灼芥兰。

    三道菜摆在桌面上,颜色煞是好看。

    沈已墨执着竹箸夹了一块糖醋鳜鱼送入口中,含含糊糊地道:“季公子,你不吃么?”

    季琢正怔怔地盯着自己的左手,这手适才被沈已墨抓着摩挲了其肤质细腻的面颊,现下这手不知为何热得很,甚至生出了些细汗来,而右手却无半点湿意。

    见季琢垂首不动,沈已墨夹了一块糖醋鳜鱼到季琢碗中,柔声道:“季公子,你尝尝罢。”

    季琢闻声,下意识地抬眼看去,偏生与沈已墨四目相撞。

    沈已墨双目含着一汪春水,眼神柔柔软软地朝他缠了过来。

    季琢低首,借着用糖醋鳜鱼的由子,避开了沈已墨的双目。

    一口糖醋鳜鱼仓促下肚,季琢虽未尝出味道来,还是夸道:“确实是不错。”

    俩人用膳间,小二哥又送了豆腐虾仁羹来,虾仁鲜美,豆腐爽滑,勾上芡粉,又撒了把葱花,色香味俱全,诱人得紧。

    季琢用膳时,一贯是不言语的,沈已墨也不再逗弄他,埋头用膳。

    待用完膳,沈已墨状似无意地道:“我昨日未曾与女子,更未曾与男子欢爱,我不过是喝得醉了,便趴在桌案上睡了,再醒来,就发现自己在你房中。”

    季琢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晓了,面无异色,心里头不知从何而起的恼意却散了去。

    接着,季琢淡淡地将昨日自己与周锦书母亲见面时的情状复述了一遍。

    沈已墨托着腮,闲适地饮了口君山银针,道:“不知周母与周先生感情如何,若是他俩感情尚可,加之周母又在落云楼做活,那周先生倘若当真来过这落云楼中为云翎姑娘画过画像,或与云翎姑娘有隙,周母理当知晓才是。周母应答既无异样,难不成云翎姑娘之死当真与周锦书无关?”

    季琢蹙眉道:“但假若周锦书蓄谋已久,故意避过周母又当如何?”

    “许有这个可能。”沈已墨回忆道,“我昨日还未醉透时,将落云楼上上下下察看了一番,除云翎姑娘的闺房外,无一处有魔气。”

    季琢提议道:“不如我们先去看看刘阿伯的尸身可有异样?”

    沈已墨颔首赞同,半盏茶后,俩人已立在义庄里头。

    刘阿伯的尸身已由仵作解剖了,内里五脏六腑俱全,但大张着的口中却缺了一条舌头。

    尸身因泡在泥水中许久,稍稍有些发胀,原本起皱的皮肤被撑得平坦了些,死的时辰久了,其上覆满了尸斑,一块一块,仿若粘附着虫子一般。

    沈已墨盯着刘阿伯的口腔,道:“这凶手好生厉害,一条舌头竟割得丁点不剩,还未伤到口腔半分。”

    说罢,他又低首凑近了刘阿伯的尸身细闻,与云翎姑娘的尸身一般,这具尸身亦隐隐有些魔气。

    “这割舌头与取心脏的应是同一人······”季琢扫了眼云翎姑娘尸身所在的方向,道,“同一只魔物。”

    沈已墨沉声道:“刘阿伯与那周锦书有隙,云翎姑娘据闻亦与周锦书有隙,想俩人之死定然同周锦书有干系。但周锦书明明是凡人,若是俩人皆为周锦书所杀,他为何能留下魔气?刘阿伯的死亡时间,我尚且不知,可他如何能在为我画春宫图之时,分/身去杀了云翎姑娘?莫非······”

    季琢接话道:“莫非杀人并非他亲自为之,乃是他指使一只魔物所为?”

    沈已墨疑惑道:“他不过一介凡人,如何能指使得了魔物?”

    作者有话要说:

    山吹色:黄色。

    因人物设定以及剧情进度,季琢的感情会比较慢热,让沈小墨慢慢撩吧

    第58章 第三劫·第十一章

    俩人说话间,外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沈已墨拉着季琢栖身在横梁之上。

    来人是崔云思、仵作与两个衙役,衙役以担架抬着一具尸身,尸身乍看之下,无一处伤口,面容安祥,瞧起来乃是一个年轻的读书人,穿着虽不见得多讲究,但也干净体面。

    俩衙役将尸身放置在了云翎姑娘的尸身旁,又把刘阿伯的尸身也搬了过来,并排放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我在红尘渡你[重生]最新章节http://www.xianws.com/wozaihongchenduni_zhongsheng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不负重生之嫡子心术【重生】晚凉这剧本不对影帝的多重人生江尘春日凉康八之助你为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