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重生小说 > 我在红尘渡你[重生]最新章节

分卷阅读50

我在红尘渡你[重生] | 作者:漱己 | 更新时间:2017-10-14 10:24:24
推荐阅读:天下第一伪君子[重生]重生之不负重生之嫡子心术【重生】晚凉这剧本不对影帝的多重人生江尘春日凉康八之助你为皇
    顺着自己略显凌乱的发丝,接着道:“你以你自己的心头血为引子,取了旁人的寿命为他续命,因此废去三百年的道行,又要丢了性命,为了他可是值得?”

    朱歇本就孱弱,失了这许多的血,更是虚弱万分,他无力地跌坐在一张藤椅上,低低地不住喘息着,双目却盛满了柔情,他望着沈已墨,展颜笑道:“为了他自然是值得的。”

    沈已墨含笑道:“左右你不过一两日的性命了,可否为我解惑?”

    朱歇颔首道:“沈公子曾在逐星楼借我二十两银子,我到底是偿还不上了,为做报答,沈公子请问罢。”

    沈已墨问道:“为何是一月又十日?”

    朱歇平静地答道:“因我与他过了一月又十日的快活日子,那段日子之后,他便娶妻生子,与我断绝了联系。”

    沈已墨再问:“那为何朱老爷是三月有余?”

    朱歇无奈地道:“我性命将尽,无力再做旁的法术,为了帮他多攒些时日,便只得牺牲了朱老爷,你与季公子若是不出现,我约莫会取其五月的寿命。”

    沈已墨三问:“你既为了他不顾性命,为何不直接将你自己的性命送予他?”

    这一问显然击中了朱歇的软肋,朱歇闻言,眼角登时流下泪来,想要开口,却连声咳嗽起来,他身子颤抖得厉害,如同狂风中独立的腊梅,许下一刻便要尽数折了去。

    好容易,朱歇止住了咳嗽,但双掌上却满是嫣红。

    朱歇抹了下亦沾着嫣红的嘴角,苦笑道:“我若是将我自己的性命送予他,他岂不是成了如我一般的妖怪,于他而言,恐怕比死还不如。”

    沈已墨突地站起身来,缓步走到朱歇面前,扣住了其一双手掌,细细地取了锦帕擦拭起来,朱歇再无挣扎的气力,半阖着眼,不发一言。

    沈已墨动作轻柔地将朱歇面上与掌上的嫣红全数擦去,紧接着,他将锦帕往地上一丢,眉眼间的柔和瞬间敛去,居高临下地道:“最后一问,你为何要平白占了朱歇的肉身,害得朱歇的魂魄无处可去?为了借机亲近朱悬么?”

    恰是这时,房门外阴风阵阵,阴风轻柔地吹开了房门,而后一只魂魄飘了进来,魂魄颜色浅淡,细看与“朱歇”一个模样,魂魄身后跟着季琢。

    魂魄身上仿若有淌不尽的水,不住地往下坠去,将地面濡得潮湿而阴冷。

    “朱歇”乍见这魂魄,惊得怔住了。

    那魂魄柔柔地朝着熟悉的面容抚去,因气息着实太弱,触不得实体,双手便从“朱歇”的面上穿了过去,魂魄试了数次,皆不得如愿,遂委委屈屈地向将他带来此处的季琢望了过去。

    这魂魄是方才季琢从紧挨着西院外墙的一池荷花池中寻来的,他脱离了肉身后,气息微弱,时日一长便诸事俱忘,只偶尔抱着自己落水时带在身侧的古琴,浮上岸来,拨弄琴弦玩耍。

    季琢还未开口,反是“朱歇”疑惑地道:“你不是溺死了么?为何要流连人世?”

    魂魄不答,立在“朱歇”面前的沈已墨冷笑道:“你一个妖物为占有朱歇的肉身,才害得他······”

    “朱歇”厉声打断道:“是他自己失足落水,与我有何干系?”

    “他失足落水,却未死透,若不是你平白占了他的肉身,他尽可以回到肉身中,继续活到阳寿耗尽!”沈已墨面上升起怒意,指了指魂魄道,“你瞧他的模样哪里是死魄,分明是生魂!”

    “朱歇”回首端详着已穿过了他身子的魂魄,自责道:“却原来,我做了这样的蠢事,害得他孤零零地待在荷花池两年有余。”

    他说罢,利落地将从朱歇的皮囊中钻了出来,又一掌将朱歇的魂魄推了进去。

    魂魄入体,朱歇却未即刻醒来。

    “朱歇”——腊梅花妖一掌覆在朱歇后背,将自己仅余的真气尽数输入了朱歇的体内。

    腊梅花妖真气散尽,跌落在地,双足处已化作了腊梅枯枝,他勉力仰首向着沈已墨与季琢哀求道:“是我对他不起,只我已然油尽灯枯,帮不得他,劳烦两位助他还魂,我感激不尽。”

    话音还未落地,这地面上哪里有腊梅花妖,分明只有一枝枯枝。

    沈已墨俯身拾起枯枝,声若蚊呐地道:“心头血耗尽,魂魄俱散,再无轮回,就此消失于世间。”

    留季琢看顾朱歇,沈已墨自去了朱府大门口等候朱悬。

    今日月凉如水,他望着挂在天上的月盘,又去瞧自己手中攥着的一段枯枝,这枯枝是从朱悬书房处折来的,是腊梅花妖的本体,腊梅花妖已死,那丛原本还苟延残喘的腊梅自然也死透了。

    不知等了多久,直等到沈已墨觉着浑身上下尽是寒意时,一顶轿子终是缓缓而来。

    片刻后,轿子堪堪落地,沈已墨唤了一声:“朱公子。”

    之后,他将手中的枯枝送到正在掀轿帘的朱悬眼前。

    作者有话要说:

    补充下:

    1.其实一切都是沈已墨的障眼法,朱潇的骨头并没有碎,只是大家都听到骨头碎的声音,便觉得骨头碎掉了,朱潇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不是不能动弹,而是认为自己不能动弹。

    2.这个术法,凡人也可实施。

    下一章腊梅花妖和朱悬的孽缘

    第45章 番外三·花妖&朱悬

    腊梅花妖长于一处深山,花了两百余年的功夫,终是修出了人形。

    但他道行浅,每次化出人形,都要耗尽气力,睡上数日,方能转醒。

    一日,他转醒时,入眼的不再是熟悉的花草树木,而是一间书房,彼时,他尚且不知甚么是书,更不知何谓书房,连人他都未见过几个。

    书房中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在念书,少年唤作朱悬,念的是《诗经·召南·草虫》:

    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亦既见止,亦既觐止,我心则降。

    陟彼南山,言采其蕨;未见君子,忧心惙惙。亦既见止,亦既觐止,我心则说。

    陟彼南山,言采其薇;未见君子,我心伤悲。亦既见止,亦既觐止,我心则夷。

    他听不懂着朱悬念的是甚么,但打在耳畔的朱悬的嗓音却分外悦耳。

    他被植在了朱悬的书房门口,朱悬有时念书累了,便会与他说话。

    入了夜,他偶尔会化出人形,在朱府游玩。

    这夜,正是盛夏时分,他坐在一座假山顶上,卷起一截裤腿,白生生的小腿随意地荡着。

    还未荡几下,却见朱悬竟不知何时立在下头,含笑地问道:“你是府中新来的小厮么?”

    花妖从未与朱悬说话过,也从未以人形出现在朱悬面前,一紧张,手脚都不知该放到何处,竟从假山上翻滚下来,人还未站稳,便撒腿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我在红尘渡你[重生]最新章节http://www.xianws.com/wozaihongchenduni_zhongsheng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不负重生之嫡子心术【重生】晚凉这剧本不对影帝的多重人生江尘春日凉康八之助你为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