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重生小说 > 天下第一伪君子[重生]最新章节

分卷阅读325

天下第一伪君子[重生] | 作者:绯瑟 | 更新时间:2017-10-23 11:34:53
推荐阅读:重生之嫡子心术影帝的多重人生这剧本不对重生之不负【重生】晚凉我在红尘渡你[重生]春日凉江尘康八之助你为皇
    见这人把人带歪的本事倒是越来越强。

    白少央想了想又道:“若没有这病鬼在,只怕咱们刚刚也是玄的很。”

    看来他们若是能平平安安地走过这一遭,他还得请何鸣风吃一杯酒。

    叶深浅只唇角微扬道:“萧白炼的箫由口发,刀却由心而发,若心不凄情不切,满腔都是山河壮美,心里皆是天下大相,又如何使得出那断肝肠、碎心脉的‘百炼玉箫刀’?何鸣风已经看出了这一点,如今咱们也看出来了,所以以后再遇到他也不必手足无措了。”

    他刚说完这“手足无措”四字,忽觉手足一阵发软,身上也猛地晃了一晃,若不是挨着身边的白少央,几乎就要玉山倾倒、白塔斜崩了。

    白少央感受着他身上的灼热,刚要背上他离开,却被叶深浅一把拉住,低声道:“我身上不要紧,你先去支援崖下那几人吧。”

    他这人看着贱气四溢,然而有时却出奇得倔强和固执,比如他不愿在人前示弱,更不愿在白少央面前示弱。

    如今萧白炼已走,可他身后的黑衣人却缓缓围了过来,可见他们的困局仍未解开,叶深浅也还得维持一阵子的高人姿态。

    白少央却死死拉住了他,目光灼灼道:“你身上若真不要紧,就不必和我说出这样的话,而是直接从我手上挣开了。如今你先莫要说话,靠在我身上静静调息一会,等这群人围了上来,你我还得有一副硬战要打。”

    他说话并不疾言厉色,可却隐含着一种不容辩驳的决心,叫叶深浅听了也只得乖乖听话。

    越是这样千钧一发的时刻,白少央就越是不能离开这厮半步。

    若是等他一走,那些黑衣人又“呼啦啦”地围了上来,这人支撑不住倒了下去,被你一刀我一枪地戳个碎心切肺、血肉模糊,到时他要把一腔热泪落给谁看?

    不过他还是往崖下远远一眺,发现那箭雨总算是停了下来。

    看来即便来的是一只北汗精锐中的精锐,那箭矢也是有一刻要用完的。

    但路凭川、薛杏儿、阿卓还有付镇兰的状况却并不怎么可观。

    路凭川抖擞神枪挡掉群箭,虽是护住了薛杏儿,自己胸口也中了一箭。若不是他穿着防身护甲,这一箭几乎就能要了这精壮汉子的命。忠仆阿卓凭一人之力护住韩绽和何鸣风两人,虽护得他们不受流箭侵扰,但也已是精疲力尽,无力再战了。付镇兰则与陈静静、顾小姿一道躺在一边,安静乖巧得好似一具尸体。

    这时若是再跳出来一个“七大煞”,他们这群人可就要被一锅端了。

    白少央刚刚想到这一处,对面的崖上便跳下了一个黑衣人。

    他倒不像是跳下来的,更像是被一股奇异的引力给吸下来的。

    这人虽也穿着黑衣蒙着黑面,但却散发着一种极为危险的气质。他静立时就如一座黑山,行走起来便似一阵黑风,他所踩的地方,似乎都得是寸草不生的硬土,凡是有花有草的软土,他都是一点都不沾的。

    而一看到这人,路凭川就目光一亮。

    他这看得一亮,是因为这黑衣人的腰带上系了一道如火如血的红巾,而这黑衣红带,正是那传说中的“血手毒心”宁仇的标志。

    这人一手设计了朱万本和周千盛的死,是他们一行人必杀的对象。

    可当日那三方拼杀之后,他们却未曾在死者中发现宁仇的尸体,莫非这厮早已溜出九和山,就活跃在这千绝岭中?

    路凭川的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案。

    因为那黑衣人忽地朝着地上躺着的付镇兰冲过去。

    他行似黑豹,走如烈风,手里刀光一扬,竟似要把付镇兰的一颗大好脑袋给割下来!

    路凭川瞧得双目滴血,几乎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断喝。

    然而就在黑衣人的刀锋要落到付镇兰的身上时,却有两根手指急突而出,如分花拂柳一般拈住了那刀锋。

    而这两根白白净净、骨节分明的手指,竟然是“七大煞”之一的“二煞”陈静静的。

    谁也没想到这个死得透透的家伙,竟仿佛被杀气所激,一下子活了过来,还如菩萨一般拈住刀锋,对着那黑衣人轻轻一笑道:

    “宁仇,这人的脑袋你可不能割。”

    宁仇扬了扬尖尖的下巴,用一种阴阳怪气的腔调问道:“陈公子,这一颗脑袋一千两银子的事儿,究竟还算不算数?”

    陈静静不急不缓道:“这话是舒朗亲口说的,自然是算数的。”

    宁仇道:“既是澹台大人亲自开的口,那公子又何必拦着我割他的脑袋?”

    陈静静冷笑道:“这人明明是我伤的,凭什么你来捡漏?”

    宁仇忽地咯咯一笑道:“陈公子莫非是真心想招降于他?我倒想劝公子明白一个道理,这人生得面白,一颗心却黑得很,只怕他不但不会感激你的恩情,还会在你的心口上插一剑。”

    陈静静冷笑一声道:“那真是可惜了,我这人的心早就被狗吃了,他没地方可以插剑。”

    他双目一冷,忽地双指一弹,逼得宁仇收刀后撤,向后直退了三尺又三尺。

    陈静静一逼退他,就乖乖地在付镇兰身旁躺了下来,初始看着像是闭目养神,再过一会儿去看,这人便如在危机四伏的战场上睡着了似的。他的心好似和他的面貌一样地年轻,似是半点都不懂得避讳。

    以宁仇的武功,其实不必惧怕这不知好歹的陈静静,只一刀上去与之拼杀即可,然而这尚带稚气的少年毕竟是赫赫有名的昆仑骑“七大煞”之一,能不结仇还是不结仇的好。

    毕竟宁仇虽心毒手辣,但脑子里并没有装进毒水。

    他见割不着付镇兰的脑袋,便把一双贼眼落在了路凭川身上。

    以前的路凭川是天上翱翔的苍鹰,现在的路凭川满身是伤,还得护着一个不能动鞭的薛杏儿,所以这汉子在宁仇眼里就是一只嗷嗷待宰的肥羊。

    路遇肥羊而不宰,那可是要天打雷劈的。

    然而路凭川虽身上待伤,手上一杆大枪却是威风凛凛。

    若要在北汗人面前赢得轻松,赢得漂亮,还得想些别的办法。

    于是宁仇忽地一个闪身闪到了路凭川面前,把面上的黑布一揭,露出一张瘦削苍青的面孔。

    他的脸色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天下第一伪君子[重生]最新章节http://www.xianws.com/tianxiadiyiweijunzi_zhongsheng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嫡子心术影帝的多重人生这剧本不对重生之不负【重生】晚凉我在红尘渡你[重生]春日凉江尘康八之助你为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