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落剑凝霜最新章节

落剑凝霜_第1页

落剑凝霜 | 作者:饺子没有馅 | 更新时间:2016-08-25 06:54:54
推荐阅读:红扇白衣传邪佛修神天才相少玄门封神终极剑尊瞒天成神走进修仙仙路至尊嬉笑仙侠大千成道

☆﹀╮=========================================================

 ╲╱= 小说TXT下载尽在http://.xianwangs. - 手机访问 m.xianwangs.---【鲜网】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 ☆〆

书名:落剑凝霜

作者:饺子没有馅

凝霜出世,腥风血雨,各路枭雄明争暗夺厮杀惨烈,旧恨未消又添新仇。漫漫江湖路上,刀枪剑戟,阴谋诡计,富贵生死各安天命。踏破红尘万丈,看透人情疏密,爱恨情仇,战乱纷争,终于盛世安平

武者,强健体魄,修身养性。侠者,惩恶扬善,为国为民。

情者,举案齐眉,忠贞不渝。义者,肝脑涂地,两肋插刀。

冷月寒光,落剑凝霜

入坑须知

1.本文为传统武侠,无穿越,无修真,男主视角,BG向,非种马文。

2.正剧,剧情发展初缓后紧,大团圆结尾,微甜微虐,请放心食用。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易寒,郁兰 ┃ 配角:凌风,挽夕 ┃ 其它:

☆、Episode1

?  蜀南滇北一带地势险恶,人迹罕至,但因雨水充沛河川丰盈,植被异常茂密,参天古木蔽日遮天,奇花异卉覆地如毯,虫鸣鸟啼此起彼伏,轻雾漫笼,枝影横斜,宛若人间仙境。

  萧易寒身背行囊腰挎长剑,疾步行走在这片危机四伏的密林之中,他深知江湖险恶,贼匪恶盗蛇蝎狮虎层出不穷,白昼里尚可竭力抵挡,黑夜里怕是防不胜防。翻山越岭穿江渡河,时至晌午已是大汗淋漓饥肠辘辘,放眼望去,前方卅丈远处一颗古榕枝干恣意,独木成林,周遭十丈之内竟无一树与之争辉,俨然树中之翘楚。

  萧易寒快步走至古榕前,惯然地环顾着四周,忽见古榕侧方廿丈远的灌木丛后一抹蔚蓝闪动,似有人兽匿伏,顿时心生警惕,长剑出鞘横于身前,缓步走了上去,拨开繁茂的枝叶,另一番景象映入眼帘。一条清浅的溪水边,一位身着蓝衫约摸十五六岁的少女正挽袖戏水,露出葱白纤细的胳臂,再观其貌,云鬟半堕面若桃花,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恰如这世外桃源般清新淡雅。萧易寒不过十八/九的年纪,风华正茂情犊初开,有幸得遇这样芳华绝代的美人儿,难免会多看上几眼,一时间竟忘了饥饿与疲惫。

  忽然,一声如雷般的呼啸响彻林间,惊天动地震耳欲聋,萧易寒与那蓝衫少女不约而同地追声看去,距溪水不远处的矮坡上,一只身长丈许头若蒲团的吊睛白额大虎正张着血盆大口,獠牙晃动吐腥垂涎,虎视眈眈地望着那蓝衫少女,恨不得瞬时将她生吞下肚。萧易寒见此大虫凶恶至极,不由得替那蓝衫少女担心起来,于是大声提醒道:“姑娘快跑,莫要迟疑。”

  那蓝衫少女不但没跑,反而回身向萧易寒嫣然一笑,神情淡然,看不出一丝惧意。那大虫似是觉察到了蓝衫少女对自己的不屑,又是一声闷吼,声若洪钟,震的身旁的灌木枝叶纷飞,接着前爪交互抓地,缩身蹬跃,扑出两丈有余,直奔蓝衫少女而去。萧易寒见蓝衫少女仍就没有闪躲的意思,顿时心急如焚,自己距之甚远,迎身去救为时已晚,只能继续大喊道:“姑娘再不跑开就真要没命了。”

  话音刚落那只大虫已然快要触及蓝衫少女,千钧一发之际,电光火石之间,蓝衫少女好似身后长眼,洞悉一切,也不回头去看,轻巧一跃,倏地跳过了溪水,随即屏息提气,双脚腾挪,直奔萧易寒而来。那大虫身长体壮,足底生风,紧追不舍。眼看就要被追上,蓝衫少女突然一个急转,愣是让大虫扑了个空,她撩发抿嘴,望着大虫狼狈的样子咯咯笑出声来。大虫哪里受过如此戏弄,嘶吼着继续朝蓝衫少女追去。蓝衫少女忽左忽右步法灵动,引虎从萧易寒身侧掠过,直奔古榕而去,边走边说道:“如此恶虫都吓不退阁下,想必定有异禀将其制服,本姑娘拭目以待。”声若莺啼,悠扬婉转,不急不喘,轻松写意,余音未消便已到了古榕下,卸力点地,纵起两丈有余,腾空一翻,又是一丈,稳稳的落在一棵碗口粗的横枝上,玉手轻捋云鬓边的青丝。

  即便萧易寒博学多闻,也从未见过此等精妙俊逸的绝世轻功,赏心悦目之余,收剑拍手赞道:“姑娘好俊的轻功,着实让小生大开眼界。”

  这一拍手可是大为不妙,那大虫失了猎物本就暴怒难泄,故而将怨气全撒在了萧易寒身上,扭头便冲了过去。萧易寒忙止住笑声,全神贯注拔剑相迎,起初就是一招“青虹出鞘”,卯足劲力向大虫面门而刺去,那大虫虽然躯体庞硕,但却敏捷异常,一个侧身让过了长剑,挥爪便要去挠萧易寒的腰胯。萧易寒腾身跃起两丈躲过利爪,一招“光天一线”俯身直刺虎背,大虫陡然站起身来,前爪在侧方用力一拍长剑,登时火星飞溅,萧易寒连剑带人飞出去一丈远才勉强站住身子。不待萧易寒调整大虫又扑了上来,他下意识地使出一招“虹彩飞驰”,剑刃旋转,遇光折射,虹彩耀眼,不想大虫骤然缩卧,前爪抓地,虎躯一震,横扫萧易寒下盘,动作之迅捷宛若雷霆之势。萧易寒急于保命,一个侧滚,狼狈落入两丈外的一片草丛之中。

  萧易寒是何等尊傲之人,岂容大虫如此造次,当即起身挥剑,一连使出“排山倒海”、“物换星移”、“青影流霜”、“剑风虚度”等七八招,一招比一招攻势凌厉,虽说适才的颓势有所挽回,但仍旧未伤及大虫分毫,想这祖传的‘青虹剑法’何等精妙,历来让江湖中人闻风丧胆望而却步,而今却被这猛虎以简单粗暴的方式一一化解,足见其生猛。

  那大虫似是探出了萧易寒的虚实,在他周身疾绕,时顺时逆,时扑时咬,甚是出其不意。萧易寒距大虫极近,长剑无从施展,被逼的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几个回合下来就已陷入颓势,边战边寻思道:如此异兽,聪猛过人,单打独斗实难将其制服,可那蓝衫少女隔岸观火,毫无相助之意,再这样僵持下去必死无疑,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如先避上一避,觅其命门,再设法毕其功于一役。想到这里萧易寒借闪躲之机一个腾跃跳出战阵,几个箭步窜至古榕下,手挽一根胳臂般粗的垂地藤蔓施展猿猱攀援之术,两三下便上至蓝衫少女所立横枝,拂去额上汗珠,顿时如释重负。

  蓝衫少女掩口咯咯笑道:“少侠竟被一只猫咪追的狼狈逃窜,若是传出去恐会贻笑大方啊,哈哈。”

  萧易寒被蓝衫少女调侃的满脸羞红,苦笑道:“姑娘见笑了,此等猛虎非比寻常,只可智取,不可力敌。”

  蓝衫少女见萧易寒逞口舌之功巧化尴尬,继续发难道:“那以少侠高见,该如何智取呢,小妹不才,还望少侠点拨。”

  萧易寒本以为随口便可搪塞过去,没想到蓝衫少女穷追猛打,丝毫不给自己台阶下,一时间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应对,其态之囧言辞难描。

  蓝衫少女见萧易寒语塞,又见那猛虎攀藤而上,再无闲情逸致跟他打趣,淡然提醒道:“得了,少侠还是先顾及脚下要紧,免得入了虎口还死的不明不白呢。”

  萧易寒闻言低头看去,那大虫顺着藤蔓扶摇直上,已然快要窜上枝头,适才放下的心一时间又提到了嗓子眼,急忙挥剑朝藤蔓砍去,手起剑落大虫便跟着断掉的藤蔓坠了下去,轰隆一声闷响,重重的摔在地上,震得古榕微微颤动。谁成想那大虫经此一摔却是安然无恙,拔地而起,又窜上另一根藤蔓,萧易寒不敢迟疑,一连七八下,将枝干上的垂髫尽数削断,这才长吁了口气。大虫哪肯善罢甘休,扭头爬上了古榕主干,动作迅猛无比,看的萧易寒瞠目结舌,愕立于枝头不知所措。

  蓝衫少女趁萧易寒不备一把将其推下枝干,轻笑道:“本姑娘一介女流,躲在树上倒也罢了,你一堂堂男儿怎好意思效仿,快些下去应战。”

  萧易始料未及,仰面摔了下去,所幸反应机敏,一个跟头回正身子,剑尖指地,借着长剑的支持勉强屹立不倒,然而长剑却深深嵌入地下两尺有余,不待凝神,大虫辗转奔袭而来,萧易寒情急之下去拔长剑,几番尝试均未成功,为求保命只好弃剑躲闪。

  这样一来更是没了胜算,要想赤手空拳将此大虫击毙无异于痴人说梦。萧易寒勤学苦练近十载,好不容易混到出师这一天,本欲大显身手扬名立万,在江湖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却不料命途多舛,初入江湖即遭凶猛异兽,九死一生难掩悲怆,真可谓“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感慨间那大虫再次攻来,萧易寒提气纵身,借着周遭林木来回飞窜,根本不敢着地,忽闻得蓝衫少女提示道:“此虎皮坚肉固,力大无穷,爪锋齿利,凶恶已极,若强攻无异于螳臂当车,其唯一的弱点便是腹下,你只需来一招釜底抽薪,以短刃借力而刺,定可以让其皮开肉绽肚破肠流,呶,这把匕首借你破敌。”?

☆、Episode2

?  萧易寒闻言恍然大悟,回身向蓝衫少女看去,果见一把寒光森森的短刃坠于半空,当即飞身接在手中,转而朝大虫面门刺去。大虫前爪纵起,意欲抵挡,不料萧易寒声东击西,一个下窜,身子从大虫后爪间穿过,同时双手执刃,借着下窜之势将大虫雪白的腹部从头到尾划了个通畅。顿时血如泉涌,肠脏外露,疼的大虫仰天哀嚎,摧枯拉朽响彻云霄,紧接着一阵横冲直撞,欲与萧易寒同归于尽。萧易寒见状匆忙起身,使劲浑身劲力疾步奔向古榕,及至主干下,竟施展起“横身纵步”的绝技,三五下便上了枝头,跃至蓝衫少女身侧。那大虫卯足了最后一口气去追,不料萧易寒有此一招,止步不急一头撞在古榕主干上,脑浆迸裂陈尸树下。古榕经得这么一撞,左摇右摆枝叶横飞,萧易寒一个没站稳差点再次跌落下去,那蓝衫少女依旧稳如泰山,足见其功力之深。

  萧易寒见大虫已毙,这才从怀中取出一块方巾,将手中血迹斑斑的匕首擦拭干净,恭敬的递还给蓝衫少女,说道:“多谢姑娘提点并以利刃相助,现下恶兽已除,宝物完璧归赵。”

  蓝衫少女淡然一笑,并未伸手去接匕首,正色说道:“此刃已染血腥,小女留之无用,就当作见面礼送与少侠吧。”

  萧易寒与这蓝衫少女不过初次见面,怎敢无由受人大礼,忙婉拒道:“多谢姑娘抬爱,此等宝物小生实在受之有愧,还望姑娘收回成命。”

  蓝衫少女见萧易寒儒毒甚深,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言道:“迂腐。”说罢展袂跳下枝头,其态翩然,魅影若仙,轻风撩起她那如瀑般的青丝,飘来阵阵芳馨,萧易寒痴痴地看着蓝衫少女的背影,心迷神醉到忘乎所以。

  蓝衫少女落地回眸,四目相对,不禁双颊飞红,轻嗔道:“少侠是打算呆在这古榕上不下来了么?快些将这虎尸掩埋了,血腥之状着实令人作呕。”

  萧易寒被蓝衫少女的话惊醒,尴尬挠头,随即跳下枝干,拔出嵌入地底的长剑,花了半个时辰功夫掘了个丈许长的浅坑,竭尽全力把那虎尸拖入坑中。掩埋之前萧易寒突发奇想:这虎皮色泽鲜亮,毛发润丽,就此葬于地下任时而腐,实在可惜,若是将其剥皮做件袄子定能御寒保暖,想到这里一不做二不休,用蓝衫少女赠予自己的那柄匕首一点点将虎皮剥下,卷成一束缚于背上,接着覆土将猛虎残躯掩埋。葬虎已毕,萧易寒回身再想去寻那蓝衫少女,哪里倒是有个人影,望着手中的匕首颇感失落:今日幸得这蓝衫少女的指点和馈赠,才能击毙猛虎险象环生,苍苍神州,茫茫人海,不知是否还有机会再与之重逢。伤怀间忽又想起自己此行肩负要务,为了一个陌路女子如此动容实是不该,与大虫互搏已耽搁了个把时辰,若趁天黑还不能走出这片密林,怕是否泰难测。思量过后萧易寒决定速速行进,然而双手满布血污,腥臭异常,犹记蓝衫少女现身之处有一渠溪水,遂快步穿过灌木丛去溪边洗手,刚过树丛又见得那蓝衫少女蹲坐在溪边,舀水润玉臂,萧易寒大喜不已,走上前去搭话道:“我还以为姑娘离开了,原来是在这里戏水呢。”

  蓝衫少女听得萧易寒走近,起身回头望了一番,慌忙捂鼻退后丈许远,柳眉微蹙,嗔道:“你背着那虎皮作甚,快些把手洗了,腥臭死了。”

  萧易寒一边赔礼一边俯身溪畔洗去手上血污,接着将背上虎皮铺展在水中,用石块压住,试图让溪水冲刷掉附于其上的腥臭,再看外衣,早已被那虎皮染的污/秽不堪,索性褪去扔的老远。即便这样萧易寒仍旧不敢靠近蓝衫少女半步,生怕污了她那清丽脱俗的气息。

  “小生姓萧,名易寒,关中人,试问姑娘芳名?”萧易寒怯懦的问道,她见这蓝衫少女时而爽朗,时而冷艳,实在难以捉摸,也不知这样冒昧是否会惹她反感。

  蓝衫少女总算是将掩着鼻子的手放了下来,嫣然一笑道:“本姑娘姓郁,单名一个兰字。”

  “郁兰,郁兰,郁兰”萧易寒在心底一连默念了三遍,欣然称赞道:“果真人如其名,清新淡雅,洗尽铅华。”

  郁兰面色一改,轻瞥萧易寒,斥道:“少来这一套,话说你们中原男子是不是都这样骗女孩子的?”

  萧易寒听罢哭笑不得,他是发自心底的称赞,并无丝毫亵渎之意,却被郁兰如此曲解。

  “郁兰姑娘并不像是异域之人,何出此言?”萧易寒问道。

  “小女生于中原,但却长于康藏之地。”郁兰解释道。

  “康藏之地乃世外桃源,难怪郁兰姑娘不沾俗尘。”萧易寒笑道。

  “别姑娘姑娘的叫了,好生扎耳,若我没猜错的话,阁下应年长一些,我叫你寒哥,你叫我兰妹便是。”郁兰不耐烦道。

  萧易寒闻言窃喜不已,郁兰之意正中自己下怀,但他依旧装作不甚情愿的样子说道:“依兰妹便是。”

  “寒哥不在中原好生呆着,怎会出现在这人烟寥寂的丛林之中?”郁兰问道。

  “为兄欲赴滇南大理一趟,为求省时才挑此路行走,幸得兰妹提醒,现下已入未时,若不快些赶路怕是今夜只能留宿于此了。”萧易寒说罢从溪水中捞起那块虎皮,用力抖掉其上附着的水珠,贴鼻一嗅,竟已没了腥臭,足见这溪水之澈功效之奇。

  “那大理风光如何?有甚好玩的?”郁兰纯真地看着萧易寒,含笑问道。

  萧易寒边收拾虎皮边答道:“大理地处西南边陲,碧水青山风光旖旎,四季如春民风淳朴,洱海之畔更是闻名遐迩的风花雪月之地,多少侠客佳人为之神往。”

  郁兰久居康藏,对中原之事之景无比好奇,听得萧易寒口中所述大理竟是如此妙不可言,当即拍手叫好道:“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此刻的郁兰像个孩子般欢快,萧易寒又怎忍心拒绝,郁兰的同行或许能让这孤单的旅途平添几分欢乐。

  就这样两人离开溪边,继续穿梭在密林之中,向南进发。

  “对了,兰妹适才引虎所用的步法是何来历,竟是如此精妙绝伦。”萧易寒问道。

  “我只知其名为‘凌霜踏雪’,却并不知是何来历。”郁兰真诚地说道,言语中不似有欺瞒。

  “‘凌霜踏雪’,为兄竟没听说过此等轻功。”萧易寒若有所思道。

  “寒哥既然对‘凌霜踏雪’如此感兴趣,小妹我不妨教你三招两式,一来报答寒哥拼虎搭救之恩,二来助寒哥快速离开这凶险之地。”郁兰笑言道。

  “这恐怕不妥吧,向来本门功夫只传嫡亲徒弟,你我萍水相逢便施此等恩惠,就不怕我以怨报德吗?”萧易寒虽对这‘凌霜踏雪’颇感兴趣,但仍旧推辞道。

  “寒哥怎又如此迂腐,你若是坏人的话早就看我被那大虫生吞了,怎会好心提醒我,再要如此生分,我们还不如分道扬镳的好。”郁兰嗔怒道。

  萧易寒见佳人生气,忙上前赔罪道:“我的好妹妹,哥哥学还不是,你快别气了。”

  郁兰转怒为喜,笑逐颜开道:“好,这套‘凌霜踏雪’步法共九招,每招又有九种变化,第一招名曰‘傲雪孤寒’,首先将气提至膻中,双脚虚空,左脚向左前巳时七刻方向行约两尺,右脚再向右前未时三刻方向行约三尺,接着以右脚为轴左脚划地半圈,再以左脚为轴右脚划地半圈。”

  郁兰授教之际,萧易寒已开始认真学习起来,他耳聪目明天生异禀,不过片刻功夫便已将这招“傲雪孤寒”融会贯通。郁兰又接二连三的将剩余八招传授于他,习至第四招时萧易寒心有所思,先前郁兰说只教他三招,而今三招已过却无罢手之意,萧易寒想要言明,又怕郁兰说他迂腐,只好硬着头皮将剩下的几招尽数学完。

  “这‘凌霜踏雪’步法以灵动轻盈著称,其关键便是呼吸吐纳的节律,我再将心诀念于你听,能记多少就要看你的本事了。”郁兰说罢如吟诗一般,四字一句,两句一韵,两韵一阕,直到念完十六句心诀,这才双目凝视萧易寒,嘴角泛着坏笑。

  萧易寒对武学有种难以言说的着迷,适才竖耳仔细倾听,竟是将那十六句心诀全然记住,保险起见,又反复默念一阵。

  郁兰趁萧易寒皱眉思忖,提气拔腿,施展“凌霜踏雪”跑开,边跑边喊道:“寒哥快来追我,也好让我看看你的“凌霜踏雪”学的如何了。”话语间身影已消失在密林之中,萧易寒再顾不得去背心诀,屏息提气,一招“傲雪孤寒”追了上去,边追边喊道:“兰妹慢点,千万别迷失在这丛林里了。”?

☆、Episode3

?  女人天生喜欢被男人追逐,郁兰自然也不列外,她深知自己轻功非同凡响,若是倾尽全力,定会将萧易寒甩的老远,然而这样便失去了追逐本身的乐趣,因此她时不时的放慢脚步等候,每当萧易寒迎头赶上时她便又加快步伐,反反复复,乐此不疲。萧易寒也不恼怒,只是一味地沉浸在“凌霜踏雪”的参悟与练习之中,真可谓不解风情。

  两人一来二去,总算赶在夜幕降临之前出了密林,放眼望去群山环抱之中,一片坦荡,村落群集炊烟袅袅,夕阳洒金熠熠生辉。赶了一下午路,两人早已腹中饥饿疲惫不堪,遂又快步奔至村落,投了客栈,问过店家才知以及盐州,过了此郡即入滇境,风卷残云酒足饭饱后,各自回房憩去,一宿相安无事。

  次日清晨补给充足继续赶路,南下永仁,然后改道西南,直


落剑凝霜最新章节http://www.xianws.com/luojianningshu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红扇白衣传邪佛修神天才相少玄门封神终极剑尊瞒天成神走进修仙仙路至尊嬉笑仙侠大千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