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红扇白衣传最新章节

红扇白衣传_第4页

红扇白衣传 | 作者:猜不到结局 | 更新时间:2016-08-25 06:55:13
推荐阅读:邪佛修神落剑凝霜天才相少玄门封神终极剑尊瞒天成神走进修仙仙路至尊嬉笑仙侠大千成道

有比自己大,那么理所当然的叫“鬼叔叔”了。

    而鬼脸狂儒对于别人叫他什么他早已不在乎了,何况是个小孩呢?正所谓童言无忌。

    鬼脸狂儒低声道:“那边有事。

    等下我们过去看看,丫头等下要小心不要出声,知道吗?”

    柯月泉半懂不懂的认真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鬼脸狂儒回头对柯月泉笑了笑了,就朝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奔而去。

    随着渐渐的靠近声音越来越清晰,同时鬼脸狂儒也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鬼脸狂儒怕稍后发生意外无法照顾到柯月泉,就找了一个茂密的草丛把柯月泉轻轻的放下道:“丫头你不要出声,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看看很快就回来。”

    鬼脸狂儒起身准备离开,柯月泉一听鬼脸狂儒要让自己一个人待在这里,急忙伸手抓住鬼脸狂儒的衣袖。

    鬼脸狂儒只好回身无奈的笑了笑,伸手从怀中拿出之前那把精致的匕首递给柯月泉。

    “这个你拿着,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就把他当作野鸡来给他一刀。”

    柯月泉听鬼脸狂儒把人当作野鸡,不禁一乐。

    鬼脸狂儒伸手摸了摸柯月泉的头道:“丫头听话在这等我,没事的。”

    柯月泉放开鬼脸狂儒的衣袖用力的点了点头。

    鬼脸狂儒一个闪身人就窜入了茂密的草丛中,悄悄的靠近过去。

    鬼脸狂儒靠近后发现在官道边停着三辆拉货的马车,每辆马车上载数口铜边包角的大木箱,箱上都贴着封条。

    带头的车上插着一面红底金边的三角旗,旗面上白圆底黑字,写着个工整的郭字,看来是位姓郭的将军的物品,车队的旁边站着十来位神情紧张官兵装扮的人。

    在官兵的对面两丈处站着个一身紫色衣服红色腰带的女人。

    那个女的一头长过腰的黑发,表情冷漠。

    身前不远处的地上还躺着两为士兵装扮的人,诡异的是不知道中了什么伤浑身上下血淋淋的,就像是在血池泡过一样。

    根据之前断断续续听到的对话内容和现在看到情况鬼脸狂儒猜出了事情大概的前因后果。

    这对押送物品的马队经过这里的时候遇到这个穿紫衣的女子,应该马队里哪个好色的家伙对紫衣女子说了什么轻浮的话。

    犯了这紫衣女子忌讳,紫衣女子就一掌把那好色的家伙给打伤了。

    这官兵平时飞扬跋扈惯了,兄弟让人打了哪善罢甘休啊?就这样两帮人就打了起来。

    这帮官兵要是知道这个女的是什么人大概就不会这么嚣张了。

    她就是江湖上有名的女魔头“紫衣阎罗”。

    紫衣阎罗是江湖中人给她的外号,她本是姓宁名未悔。

    因为她常年身穿紫衣,功夫高强,且为人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诡计多端。

    因此有这外号。

    武器是缠在腰间的红色长鞭。

    至于她师承何人则有两中说法,一说是她用鞭子时候有夔州巫山派的手法,可是巫山派出且从未有听说过有这号人。

    二是弥寡岛的。

    因为她的招式都很独特,但又不像是西域的,因此也有不少人猜测宁未悔的师门是很少和中原武林来往的这个海外门派。

    这时宁未悔冷漠对的那些官兵说道:“只要你们全部自断一臂一腿我就可以放你们一马,否则你们一个也活不了。”

    官兵中一个应该是队长的汉子看了一下身边的兄弟强硬道:“你……你大胆!

    你动动手伤人,还敢口出狂言!”

    队长瞟了一下两边吞了口口水接着道:“你还不赶紧束手就擒!”

    宁未悔看着天边仿佛根本就没听到那队长的话似的,自言自语般慢慢的说道:“我数到三。”

    “一……二”这时官兵们你看我我看你,想走却又拉不下脸,他们不相信一群大男人会被一个女的给打倒。

    “三。”

    三字声音刚落,那群官兵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一道紫影子一闪!

    宁未悔已经出现在官兵队长的面前。

    就在队长惊愕之际,宁未悔左臂一挥,右掌斜拍而出。

    啪的一声!

    一掌击在队长的心窝上。

    队长闷哼了一声就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到后面的马车上,这时随着队长的一声凄厉的惨叫他浑身上下突然爆处一阵血雾,接着两眼一突,脖子一歪就浑身血淋淋的死了。

    鬼脸狂儒看到队长那残忍的死状,猜测紫衣阎罗很有可能是阴阳化五行境界的高手了。

    因为阴阳境界的内力基本上是不可能造成这样的伤害的,太阳刚的内力破坏的位置就是击中部位,内力伤害不可能传遍全身。

    而太阴的内力虽然可以做到传遍全身,但是因为力道问题,被击中部位会破坏的比较严重,离击中位置越远的地方力道越弱,破坏程度也相应的变小。

    虽然理论上阴阳内力配合好一定的比例也能达到像紫衣阎罗这样的效果。

    但是当一个人随手拍出一掌就能做到这样的效果的话,那么能把内力控制的如此精准的,那个人就只能是阴阳化五行境界的高手了。

    现在鬼脸狂儒的境界是比阴阳化五行低一个境界的阴阳境界的阴阳互化境界。

    鬼脸狂儒因为当年修炼的时候不小心伤到经脉,导致一直无法突破这一境界到达阴阳化五行的境界。

    领头的一死那些士兵顿时惊恐万分转身哇哇乱叫着四散跑开。

    宁未悔看也不看一眼那队长,双足运劲一跃一掌凌空向一名逃跑的士兵拍出。

    宁未悔的手掌离那士兵的后背还有一尺距离的时候,宁未悔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一股强劲的气劲袭来!

    宁未悔急忙收劲,转身,掌劲由前转后匆忙硬接了对方一招。

    砰的一声!

    两人不相上下。

    宁未悔在空中转了一圈化解残余的劲道后落下。

    来人则身形不变的落地。

    宁未悔这时才看清楚这个敢妨碍自己的人的模样。

    来人身穿灰青色长袍,头戴方帽,戴着奇怪的半边脸的面具。

    左手负背,右手执一朱红色的扇于胸前。

    此人正是鬼脸狂儒。

    鬼脸狂儒本来没打算出手相助的,以为宁未悔既然已经杀了两个人应该不会太为难那些人了。

    但是没料到宁未悔说动手就下杀手,因此没来得及救下队长。

    刚才那一掌看似鬼脸狂儒占了上风。

    其实鬼脸狂儒知道自己不是宁未悔的对手,不但功力比自己高还很有心机。

    刚才鬼脸狂儒那一掌用了七成的功力,而对方是旧力已尽匆新力未生之际匆忙还击的,而且掌力还那么浑厚,对方肯定是修炼到阴阳化五行境界了。

    而落地的时候不为保持身形而硬受残余的气劲,而是巧妙的利用转身轻松得分散化解了残余地气劲。

    这样不但让自己免受伤害还可以示弱降低对方的防备心理。

    可见对方功夫之高和心机之深。

    宁未悔打量了一下鬼脸狂儒面无表情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无聊的人。”

    鬼脸狂儒笑道“嘿嘿,无聊的人。

    你最好在我没发火前滚开,不然他们就是你的下场。”

    宁未悔指着地上的尸体说道。

    “我要是不滚开呢?”

    鬼脸狂儒摇着扇笑说道。

    “那就跟他们一起去吧。”

    话音一落宁未悔猛的冲向鬼脸狂儒猛,的一掌,呼的一声!

    拍过去。

    鬼脸狂儒从出现开始就一直注意宁未悔一举一动,因此没有被宁未悔的突然袭击吓到。

    鬼脸狂儒正准备出招还击之际,宁未悔猛的一个转身,一掌拍向一名跑的比较慢的士兵背部!

    鬼脸狂儒大惊!

    急忙也跟了上去,打算救出这个士兵。

    刚跑没两步,没想到宁未悔忽然又一个转身一掌劈来!

    是声东击西,她的目标仍是鬼脸狂儒。

    鬼脸狂儒急忙后仰使了个铁板桥,一阵猛烈的掌劲从鼻尖扫过。

    宁未悔见一掌不中,伸腿唰的一声!

    向鬼脸狂儒的腰部踢去。

    鬼脸狂儒伸手一挡,借劲一个飞身站了起来。

    鬼脸狂儒还没站稳,宁未悔唰唰唰三掌袭来。

    鬼脸狂儒展开红扇啪啪啪连挡三掌,每接一掌鬼脸狂儒就退一步,三掌连退三步。

    这时宁未悔又一掌拍过来。

    缓过气来的鬼脸狂儒把扇子一收,当作判官笔点向宁未悔手腕处的神门穴。

    宁未悔变招式不变,变掌法为擒拿手,抓向鬼脸狂儒的扇身。

    鬼脸狂儒手一捻扇子,哗的一声!

    展了开来,要是被鬼脸狂儒的扇子那样一划不亚于被刀剑划过,宁未悔见状迅速收招。

    宁未悔右手刚收,左手就点向鬼脸狂儒的左边锁骨处的中府穴,鬼脸狂儒右手上抬把手中的扇子在手掌上一转收,往宁未悔手削去。

    宁未悔连换了七个手法,鬼脸狂儒跟着换了七个扇法。

    七个连续变化的手法可以说是鬼脸狂儒的极限,就在鬼脸狂儒黔驴技穷之际,宁未悔停手了宁未悔见鬼脸狂儒的身手不错就停下问道:“你的师傅是谁?哪个门派的?”

    鬼脸狂儒摇扇笑道;“不好意思,无可奉告。”

    宁未悔不耐烦的问道:“你为什么要妨碍我的事。”

    “既然我妨碍到你那我走可以了吧。”

    鬼脸狂儒见那些士兵都逃离就没必要和紫衣阎罗纠缠了,鬼脸狂儒说完腿一蹬一飞冲天。

    宁未悔怒道:“敢坏我的事!

    哪里逃?”

    说完唰的一声!

    抽出缠着腰上的红皮鞭,右手一挥皮鞭如飞蛇般向鬼脸狂儒缠去。

 第六章 乞丐阿吴

    宁未悔的皮鞭如蛇般呼的一下缠绕在鬼脸狂儒的右腿上。

    鬼脸狂儒见状急忙腰一扭,整个人就在空中旋转起来,试图松开缠绕在腿上的皮鞭。

    宁未悔右手手腕一转,皮鞭缠绕的速度立刻超过鬼脸狂儒旋转的速度,本来快松开的腿又被皮鞭紧紧缠绕起来。

    被宁未悔这么一阻拦,鬼脸狂儒力道已尽身形下落,鬼脸狂儒单手借力在地上一撑,借这一撑之力鬼脸狂儒瞬间猛的旋转起来,腿终于摆脱了皮鞭的缠绕。

    宁未悔没料到鬼脸狂儒有这么一手,想再用皮鞭缠住已经来不及了,索性运劲一抖一鞭子抽过去。

    鬼脸狂儒急忙用另一只手在地上借力一撑,改变身形险险避过这一鞭。

    宁未悔把手中的皮鞭一提一沉,本来已经快打到地上的皮鞭竟弹跳而起,如毒蛇般向鬼脸狂儒扑咬上去。

    鬼脸狂儒来不及站立只得再用手代替脚施展开“秋叶悲风”轻功步法,一个灵巧的转身闪开。

    皮鞭在宁未悔的手中如活了一般,鬼脸狂儒闪开一次攻击,下一攻击又来了,对鬼脸狂儒穷追猛打。

    两人的动作越来越快,宁未悔的皮鞭舞得如一道道红色的闪电般,鬼脸狂儒则像游离在闪电中的青色魅影。

    宁未悔短时间内很难击中鬼脸狂儒,鬼脸狂儒一时间也不能摆脱宁未悔的皮鞭的追击。

    这样的局面对鬼脸狂儒实在不利,因为宁未悔要攻击鬼脸狂儒基本上只要动动手就可以,而鬼脸狂儒要闪开宁未悔皮鞭的攻击则要用双手带动全身。

    同样的时间下相比较鬼脸狂儒体力消耗的更快,这局面拖的越久对鬼脸狂儒越不利。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鬼脸狂儒看准时机双掌用力一撑,来了个后空翻,双脚刚刚触地背后就能感觉到皮鞭凌厉的气劲袭来。

    鬼脸狂儒不闪不避,转身手一挥,把展开的扇子当作暗器投向宁未悔!

    宁未悔见鬼脸狂儒竟然把自己的兵器当作暗器投出。

    怕鬼脸狂儒是拼死一搏,拼着挨上一鞭也在所不惜。

    虽然扇子来速不是特别快,但是宁未悔还是隔空拍出一掌,同时向一左边稍退一步,她怕扇子有机关暗器让人防不胜防。

    当宁未悔拍出这一掌后掌劲还没到,发现扇子竟然往回飞了!

    原来这一招叫“昔燕归来”。

    鬼脸狂儒在投出这把扇的时候,在同时上面施加两个不同的力。

    鬼脸狂儒在抛出扇子收手的时候同时在把扇子往回一抽,这样在扇子上就有被抛出去的力和往回旋转的力。

    但是因为抛出的力在先,所以扇子会前飞,同时因为有个往回的力在牵制着,因此速度会稍微慢些。

    当前抛的力被消耗完的时候往回的力就会发生作用让扇子往回飞。

    当宁未悔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慢了。

    鬼脸狂儒头也不回反手接住飞回来的扇子,一下子冲入了树林中。

    皮鞭因为宁未悔的闪避失去了准头只是把鬼脸狂儒背部的衣物撕裂了。

    气愤填膺的宁未悔一跺脚也跟着鬼脸狂儒冲进了树林。

    从鬼脸狂儒避开危险的一鞭到冲入树林,这一系列的行动都是鬼脸狂儒深思熟虑计算好的。

    鬼脸狂儒之所以冲入树林,是因为宁未悔的皮鞭太厉害了,被缠上了实在是很难摆脱的。

    首先,这里树林树木林立,杂草都比人高。

    这样的障碍众多的环境皮鞭威力是很难施展的。

    再次,这样复杂的环境有利用鬼脸狂儒摆脱宁未悔的追击,能尽快和柯月泉汇合。

    这时柯月泉原来不安的情绪已经暂时消失了,无聊的柯月泉仔细研究起了那把匕首。

    匕首护手处雕刻着蝙蝠,如意,祥云这些象征吉祥的图案。

    图案雕刻的行云流水,细致入微,一看便知是出自名家之手。

    匕首剑身平如镜滑如冰,寒光流动,看来绝非寻常的铁器。

    剑身靠近护手处刻有两行小字,因为是字体行书的字又小,柯月泉看了好久才看出上面刻的是;嫦娥慕凡雅,玉蟾照清素。

    至于是什么意思柯月泉可没心思去想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柯月泉发现四周冒出很多野蚊子。

    被这样的野蚊子叮到不但特别痒,而起的包还特别大。

    柯月泉就钻出草丛,站在外面一个比较明亮开阔的地方,避开蚊群。

    因为刚才柯月泉躲藏的草丛是背阴的,而且杂草又茂密,这样的地方是蚊虫集聚的地方,只要光线一暗下来就会有成群结队的蚊子出现。

    柯月泉这时发现太阳开始西斜了,难怪蚊子突然多了起来,因为在山里只要接近黄昏蚊虫就会开始出动。

    看着太阳西下柯月泉不安的情绪又上来了,鬼脸狂儒还没回来。

    草地里断断续续的响起了零零碎碎的虫鸣,树枝头站着一排归巢的倦鸟。

    天空开始由橘黄色渐渐的变成暗红色,山间飘起了若有似无的雾霭。

    柯月泉看着下沉的太阳又紧张又无奈。

    太阳都快下山了还没看到鬼脸狂儒影子,想去找鬼脸狂儒又怕自己一离开他又回来了,到时候他又找不到自己。

    柯月泉焦急不安的一声声鬼叔叔没目的叫着。

    空荡的荒山把柯月泉的没个叫喊都悄无声息的吞没了,连个回音都没有。

    柯月泉无助的看着四周的景色在夕阳照射下披上一层暗红色的纱布,心不由的越来越痛苦,两眼一模糊就流下了泪,柯月泉蹲下用手抱头忍不住抽泣起来。

    越哭越觉得伤心难过,于是越哭越厉害。

    很快太阳完全落到山的背后了,天转眼就暗了起来。

    柯月泉哭累就在那里唔唔的抽泣着。

    这时柯月泉听周围的草发出沙沙的声音,隐约感觉到有火光,是有人在靠近。

    柯月泉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鬼脸狂儒,就急忙站起来叫道:“鬼……”

    叔叔两个字还没喊出就被哇的一声!

    大叫吓了一跳打断了,这时柯月泉才看清楚前面是个小男孩,不是鬼脸狂儒。

    这个小男孩年纪看来和柯月泉相仿,喘着大气,满脸惊恐狼狈的坐地上。

    一手颤抖拿着一支小火把,浑身脏兮兮的,披头散发,穿着看不出颜色且破破烂烂的衣服,光着脚丫,看样子是个小乞丐。

    柯月泉本来很高兴的以为是鬼脸狂儒回来了,现在却发现来的只是个小乞丐,巨大的落差让柯月泉不由得一愣。

    倒是小乞丐先反应过来,对着柯月泉喝道:“小妞你闲着没事干是吧?半夜在这里装鬼哭吓本大爷!”

    原来这个小乞丐从这里经过的时候,突然听到路边的草丛中传来女人的哭声。

    这一路上可连半个人影都没看到阿,再说哪有人的会在天黑后跑到这荒郊野外来哭阿?当时就把小乞丐吓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但是这小乞丐经常在荒郊野外露宿什么的,也没遇到过什么鬼怪,所以从来就不信鬼怪。

    当时小乞丐虽然吓得手脚发软,但是天生的好奇和大胆决定寻声去看个究竟。

    小乞丐手借着手中火把那摇摇曳曳火光壮着胆,小心翼翼的靠近声音传来的地方。

    哪知柯月泉突然的


红扇白衣传最新章节http://www.xianws.com/hongshanbaiyichu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邪佛修神落剑凝霜天才相少玄门封神终极剑尊瞒天成神走进修仙仙路至尊嬉笑仙侠大千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