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红扇白衣传最新章节

红扇白衣传_第2页

红扇白衣传 | 作者:猜不到结局 | 更新时间:2016-08-25 06:55:12
推荐阅读:邪佛修神嬉笑仙侠玄门封神瞒天成神走进修仙仙路至尊落剑凝霜天才相少大千成道终极剑尊

影从楼上飞了出来,向对面的屋顶飞去。

    这时候那三个大汉才飞回到了二楼。

    很快那三个大汉也从另一边的出口飞了出去,向之前那灰青色的人影离开的方向追去。

    兔起鹘落,二楼那四个人飞来飞去,酒楼里的食客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四个人就都消失不见了。

    刘太元走南闯北一看就知道这是江湖恩怨的事情,急忙掏出一些散银往桌面一放,对柯老汉说道:“快走,是江湖是非。”

    说完急忙转身就跑了出去。

    这时候其他一些食客也纷纷起身离开,柯老汉走江湖这么些年也知道遇上这样的事情最好是赶紧离开,因为要是出了人命,官府一来,他们这样在场的人就麻烦了,而且还有可能一不小心就被卷进江湖仇杀中去。

    柯老汉见状急忙拉着柯月泉的手就往外跑。

    柯老汉牵着柯月泉来到大街上,柯老汉发现现在午饭时段已经过去了,附近的酒楼饭馆里都没什么客人了。

    还好因为今天是赶集的日子,收入比平时多一些,柯老汉就打算今天就到这里,提前收工。

    然后柯老汉带着柯月泉一起去买些菜,为午饭和晚饭做准备。

    像柯老汉这样的走江湖的艺人,赚的钱基本上只能糊口,不可能住客栈这样的地方,一般都是在墙角屋檐,破庙荒宅过夜的。

    现在柯老汉和柯月泉就住在白木乡郊外的一破庙里。

    华灯初上,明月当空。

    柯老汉靠着柱子坐在地上,啪嗒啪嗒的抽着烟杆,眯着双眼透过破窗望着外面,而柯月泉则在一边烧火做饭。

    柯老汉今天和刘太元聊过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带着柯月泉在外面漂泊了两年多了!

    两年多了家乡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现在想回去,但是又怕回去,因为怕看到那荒废的家园,看到那长满野草的坟头。

    但是柯月泉大了也要给她找个婆家了,而自己也老了,不能在继续这样漂泊下去了。

    柯老汉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烟,心里计划着什么时候落叶归根回家去。

    这时候在一边烧饭的柯月泉说道:“爷爷,中午那客栈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几个人一下子这边飞过来,一下子那边飞过去的。”

    柯月泉对今天中午那事情的惊恐早就不见,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对当时发生的事情到时感到很好奇,因此就一直在想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想了很久都没能想明白,于是就问起了爷爷来了。

    柯老汉闻言敲了敲烟锅,思量了一下说道:“这个嘛……”

    然后笑着说道:“应该是那三个大汉在追那穿青衣服的人,他们在二楼相遇了,那个青衣人用计谋,让那三个大汉把椅子当作自己,从二楼的一边飞了出去,那三个大汉上当了及被骗了过去,也飞到了对面的屋顶上。

    当那三个大汉发现中计后想回到二楼,那个被追的青衣人就扔出了那些碗筷,把那三个大汉逼了回去,然后那个青衣人就从另一边跑了……应该就是这样了。”

    柯月泉听完后,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哦”了一声,然后想了一下又问道:“那,那个青衣人用了什么计,让那三个人把椅子当作他呢?”

    柯老汉思量着,装上一锅烟,说道:“可能是有什么东西挡住了,那三人的没能看清楚。”

    柯老汉做到篝火前,把烟锅点上,接着说道:“应该是那青衣人在冲破栏杆的时候,青衣人把一张椅子扔了出去,而他自己没有飞过去,而是冲破栏杆后就倒挂在屋檐上,哈哈……就是这样把你吓了一跳的。”

    柯月泉高兴的说道:“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知道!

    那个人在扔椅子的时候应该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那三个人就没能清楚的看到,就以为那个人飞过去了,然后就追了上去,但悄悄侨鋈嗣幌氲剑歉銮嘁氯嗽诔迤评父撕蟮构以谖蓍苌希侨鋈司鸵晕嘁氯朔晒ィ图奔泵γΦ淖妨斯ァ

    爷爷这应该算是调虎离山计吧?”

    柯老汉闻言拍了拍柯月泉的头,笑着说道:“呵呵……没错,没错。”

    柯月泉笑着说道:“那三个人,真是笨老虎,这样的就被调走了。”

    “哈哈哈哈……”

    这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阵男子笑声,“哈哈哈哈,若海庄那三个笨蛋的脑袋,还不如一个黄毛丫头的好使。”

    这声音一开始是在十多丈之外,但悄悄凶用克狄痪洌巧艟涂拷徽桑奂淠巧艟偷搅嗣砻趴诹恕

 第二章 混乱荒庙

    柯老汉和柯月泉还在惊讶之际,砰的一声!

    土地公庙那本来就歪歪斜斜的破门被来人一掌推倒在地上,同时来人也冲进庙里,站在柯老汉和柯月泉之间的空地上。

    这时候柯老汉才看清楚来人模样。

    来人是儒生打扮,身穿灰青色的长袍,头戴着一顶灰色的方帽,右手拿着一把红扇。

    年纪约有三十,长着一对非常犀利的丹凤眼,脸色有点发白,嘴角还有血迹,看来是有伤在身。

    特别的是这个人的右半脸覆一白色面具,整个面具只有脸颊处勾画了几条蜿蜒的如鲜血般的红线条文。

    看着让人觉得说不出的诡异。

    青衣儒生刚刚站定,嗖嗖嗖,又有三人从那破门联袂窜入庙里,来人成品字形把青衣儒生包围住。

    来的三个都是男子,年纪大概也是三十左右。

    站在右边的身穿黄色衣服,国字脸,手拿一把九环刀。

    站在左边的也是穿着黄色衣服,甲子脸留着八字胡,空手。

    中间的拿人身穿黑色衣服,方脸粗眉毛,塌鼻阔嘴,手拿大刀。

    还没站定黑衣汉子就大笑道:“鬼脸狂儒,我这回看你往哪里逃!”

    左边国字脸的汉子喝道:“鬼脸狂儒,只要在东石,西石两县你就别想逃出我们若海庄的手掌心。”

    青衣儒生望着眼前的三人漫不经心笑道:“就凭你们这三个臭皮匠也想抓我这个诸葛亮?”

    黑衣汉子三人口中的“鬼脸狂儒”便是这青衣儒生。

    “鬼脸狂儒”是江湖中人给他的诨号,这是因为他常常戴着诡异的半边鬼面具,没有人看过他的那半边脸。

    而为人狂妄,行为怪异,身穿儒装手握一把红扇。

    没人清楚他的真实姓名,也没有人知道他师承何人。

    只知道他武器是一把造型古怪红面黑骨的扇,功夫怪异。

    此人在江湖行事亦正亦邪,死伤在他手上的有江湖侠客亦有武林败类。

    但是未做大恶,是以黑白两道都没有去管他。

    右边甲字脸的汉子道:“鬼脸狂儒,少逞口舌之能。

    你不但有内伤而且中了我们的鬼手菊之毒,你是逃不出这两县的范围的。”

    鬼脸狂儒知道他说的没错,现在他现在全凭内力压制体内混乱的气血和左臂中的毒势蔓延。

    这样是十分消耗体力的,要是今晚不能摆脱这三人运功疗伤自己就危险了。

    鬼脸狂儒满不在乎的望了甲字脸的汉子道:“嘿嘿……谁说我要逃了?今晚这里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土地公庙的风水应该不错。”

    站在中间的金姓汉子怒道:“酸秀才!

    今晚老子不砍了你老子我不姓金!”

    鬼脸狂儒生讥笑对金姓汉子道:“那你准备想好换个什么姓吧。

    嘿嘿……你跟老子姓也可以。”

    姓金汉子一听大怒:跟他姓?那不成了他儿孙?这不是拐着弯的骂人吗?

    金姓汉子怒吼道:“混蛋!

    师弟们一起上!

    砍了他!”

    说着就挥刀扑了上去!

    另外两人二话不说也出手攻向鬼脸狂儒。

    呼呼呼!

    三人分三个方向向鬼脸狂儒攻去。

    鬼脸狂儒看着眼前三人凌厉的攻势微微一笑,没有动。

    当两刀一掌离他只有两尺距离的时候,只见鬼脸狂儒身不动肩不晃双脚连踢。

    顿时脚下的稻草如飞箭般向三人方向飞射而去。

    接着衣袖一挥,因稻草下面全是尘土,稻草被掀,被鬼脸狂儒的衣袖这么一挥顷刻间尘土飞扬,破庙里一片迷茫。

    姓金汉子那三人不料鬼脸狂儒有此一招,怕鬼脸狂儒趁机出手暗算,顿时手忙脚乱的一手掩住口鼻,一手护身挡住飞射而来的稻草,急忙退向面门口的上风处。

    就在此时突然头顶传来砰的一声!

    紧接着就哗啦的一阵瓦片落地的声音。

    金姓汉子一听惊道:“不好!”

    这时从屋顶传来鬼脸狂儒的声音:“哈哈……孙子们,后会有期。”

    郊外夜来风大,很快庙里的飞尘就被风吹散了。

    这时候那三人发现土地公像的上方的屋顶破了个一人大小的洞,这应该是刚才鬼脸狂儒趁烟尘弥漫之际破开的。

    金姓汉子见状道:“追!”

    带头一跃窜向破洞,另外两人也跟了上去。

    柯老汉看到所有人都离开终于送了口气,柯老汉往旁边一看顿时大惊——柯月泉不见了!

    那帮人在对骂的时候柯老汉看到柯月泉还在那里的,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呢?这庙不大,做饭的篝火就能照亮整间庙。

    柯老汉在庙里转了一圈还是没看到柯月泉,就想会不会刚才人多躲到外面去了。

    想到这里柯老汉急忙从篝火中抽出一根柴火向庙门口跑去,刚刚跑到庙门口。

    忽然嗖嗖嗖三声,三条人影从天而降落在庙门前的空地上,吓的柯老汉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暗忖道:“不会吧?刚刚走一伙,又来一伙?”

    柯老汉稳下心定眼一看,嗯?这不是刚才从庙顶出去的那三人!

    怎么又回来了?这三人正是若海庄的那三人,三人落地后也不管身后的柯老汉,二话不说就冲进了庙前的小树林不见了。

    柯老汉看那三人离开后松了一口气,就急急忙忙的冲出土地庙在庙四周叫喊着寻找了起来。

    外面风大在庙周围转两三圈后柯老汉手中的柴火终于熄灭了,但是柯老汉还是没发现柯月泉,柴火此时只剩下残余的红碳在随风忽亮忽暗的闪着。

    柯老汉又想到会不会柯月泉已经回到庙里了,只是刚巧和自己错开了。

    想到这里柯老汉握着已经熄灭的柴火急急忙忙的跑会土地庙,“丫头!

    丫头!”

    柯老汉看到明亮的土地庙就大声的喊道。

    柯老汉气喘喘的跑到庙门前,头往里一探,庙里空荡荡的,只有篝火上那烧糊了的饭发出吱吱的声音,柯月泉不在这里。

    柯老汉心一痛,疲惫的一屁股坐在庙门槛上。

    柯月泉哪儿去了?话说当时鬼脸狂儒踢飞稻草,挥袖扬灰尘逼推若海庄的那三人,柯月泉刚想举手蒙眼遮挡灰尘的时候突然一只大手出现在眼前。

    被吓了一跳的柯月泉刚想叫,只觉身上一麻,顿时喉咙喊不出话来,而且全身无力。

    接着那大手一把抱起自己,这时候柯月泉才看到抱起自己的人竟然那戴着半边面具的怪书生!

    紧接着柯月泉只觉得身上一轻那怪书生竟抱着自己飞了起来,然后柯月泉看到怪书生一脚踢飞了土地公的头,那头像砰的一声!

    把屋顶砸出个窟窿来,那怪书生抱着柯月泉就穿过窟窿飞了出去。

    一飞出屋只见怪书生脚不粘地,腰一扭,整个人就在空中拐了个弯,一个灵巧翻身钻进了屋檐处。

    柯月泉好像听到那抱着自己的人在说什么,可是自己双耳灌风什么也听不清楚,只觉得突然间天旋地转,眼前的景色一片模糊,当柯月泉缓过气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在屋檐下的梁木之间。

    而那怪书生一手抱着自己,一手抓住一梁木,双脚分别蹬在墙壁和屋檐的梁木之上,就这样一动不动的挂在屋檐下。

    然后柯月泉就听到屋顶上传来咯啦咯啦的声音,貌似有人踩在瓦片上的声音。

    接着就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奇怪,怎么不连个鬼影都看不到,他受了伤又中了毒不可能那么跑的那么快的。”

    一个粗犷的声音道。

    柯月泉听出来了这是刚才在庙里那个姓金的人的声音。

    姓金的还没说完,又听瓦片发出咯啦咯啦的声音,看来又有人上了屋顶。

    这时候另一个声音惊道:“师兄你脚下的那是什么?”

    “……是个破头像。

    罗师弟”金姓汉子道“混蛋!

    我们上当了!

    鬼脸狂儒又用客栈时候的诡计!”

    罗师弟突然怒声道。

    第三个声音道:“那么刚才的飞尘是障眼法咯?”

    罗师弟道:“不错,鬼脸狂儒故意打破这屋顶吸引我们出来,他可能躲在房梁的角落,等我们离开房间的时候就从前门离开。

    师兄他有伤在身应该跑不快,我们应该还能追的上。”

    听到这里柯月泉猜想;难道这个捉自己的怪书生就是那个“鬼脸狂儒”?想到这里柯月泉转眼望了一下那怪书生,他竟然还笑的出来,他仇家就在上面他竟然还笑的出来!

    这时上面传来啪啦的一声,打断了柯月泉的思绪,这声音好像是什么东西破碎掉的声音。

    金姓汉子怒道:“追!

    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抓到这混蛋!”

    刚才那声音可能是土地公头像破碎的声音,发怒的金姓汉子把怒火都发泄了土地公头像上了。

    接着听到嗖嗖嗖三声,之后屋顶上就没声音了,想来这三人已经离开了。

    这时鬼脸狂儒松开双脚,单手抓住梁木身形一晃,鬼脸狂儒抱着柯月泉就飞到对面的一棵树上。

    鬼脸狂儒低头对柯月泉笑道:“丫头别怕,找你帮个忙而已。”

    鬼脸狂儒本来就苍白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更加的苍白,嘴角的血却显得更加的鲜红,再加上鬼脸狂儒那诡异的面具吓的柯月泉心头狂跳,眼冒泪花。

    鬼脸狂儒见状笑着点了一下柯月泉的睡穴,柯月泉在顿时感觉脑子一阵晕眩,迷迷糊糊之间彷佛听到了爷爷的叫声,还没来得及回应就昏睡了过去了。

    鬼脸狂儒抱着昏睡的柯月泉几个起落就消失夜幕中。

 第三章 深山荒野

    东石县地处岭南地区,此地是丘陵地带。

    因而这里基本上是一出门抬头就是山。

    这里的山没有泰山的雄壮也没有峨嵋的秀丽,这里的山有两个特色那就是小巧,连绵。

    这地区的山很小基本上半响能翻越三,四座。

    但是却是连绵不绝,犹如海面上的波浪一般,一波连着一波,一山连着一山。

    靠近城村的山基本上都没什么树,但是深入山区后因为人迹罕至,里面的树木长的是密密麻麻的,树间藤蔓纵横,树下杂草长的比人高。

    可谓是抬头不见天,低首不见地。

    这时鬼脸狂儒把柯月泉背在背上施展开轻功从一棵树上跳到另一棵树上向群山深处飞去。

    翻过数座山后鬼脸狂儒发现前面有一条小溪,鬼脸狂儒就从树上跳了下来走到溪边,一手扶着背上的柯月泉一手勾起溪水就喝了起来。

    要是平时这点路程对鬼脸狂儒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但是现在他从中午到现在一直跑个不停连个都没喘息的机会,而且现在不但身受内伤还中了毒,要不是鬼脸狂儒性格坚韧,换上其它人可能在早就倒下了。

    鬼脸狂儒大喝了数口水后调节下有点混乱的呼吸,就跃上一棵比较高的树查看一下周围的地形。

    鬼脸狂儒发现在南边的一带的山的树木明显的没那么茂密,于是鬼脸狂儒就背着依旧熟睡的柯月泉展开轻功从树上向南边前进。

    原来南边那一片地区石多土少树木难以扎根生长,因此南边的山树木不多,而且生长的树木多是矮小的树种。

    翻越一,两座小山丘后鬼脸狂儒终于找到个合适住宿的地方。

    这座山丘不高,因为石多土少树木长的十分稀疏,山体的南边的石壁还有一个约三人高五人深的凹洞,而且山下还有一股清泉。

    因为凹洞坐北朝南通,风光线又好而且又是石洞不容易渗水,因而凹洞里面还是比较干燥的。

    凹洞一些地势比较低的地方堆积了不少枯枝败叶,鬼脸狂儒就把表层比较干燥的枯叶堆在一起,把柯月泉放到叶堆上。

    然后再找些树枝堆在一起,压在一些枯叶上面,接着就用火折子点燃树枝下的枯叶,用枯叶当做火引子把树枝点燃,这样一个火堆就完成了。

    随着火堆的点燃,凹洞慢慢的温暖了起来。

    要是不点火堆对鬼脸狂儒这样的人来说没什么影响,但是柯月泉是个小孩要是在这阴凉的石洞睡上一晚对身体的伤害是十分大的。

    现在暂时安全了,鬼脸狂儒终于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火堆旁边的另一堆枯叶上。

    火堆里鲜红的火焰呼呼乱摇摆着,但是这红红的火光也掩盖不住鬼脸狂儒他那苍白且疲倦的脸色。

    鬼脸狂儒捉柯月泉来帮忙的也是逼不得已的。

    他现在的内伤没一个月的时间是好不了的,而他现在在敌人的地盘上被对方紧追不舍,根本没机会疗伤。

    最重要的要是在运功疗伤的紧要关头被


红扇白衣传最新章节http://www.xianws.com/hongshanbaiyichu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邪佛修神嬉笑仙侠玄门封神瞒天成神走进修仙仙路至尊落剑凝霜天才相少大千成道终极剑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