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大千成道最新章节

大千成道_第3页

大千成道 | 作者:风狂笑 | 更新时间:2016-08-25 06:55:30
推荐阅读:红扇白衣传邪佛修神落剑凝霜天才相少玄门封神终极剑尊瞒天成神走进修仙仙路至尊嬉笑仙侠

威胁的话语,只说是他已经加入门派,成为了内门弟子,以后吃喝不愁,每月还有几两多银子的补贴,这些银子是门派里发给他的。

    王雷还是皱着眉头,他打了一辈子猎,从来没出过这个镇子,也不懂什么江湖门派之类的东西,听到荆平加入了门派,他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只是坐在床上不说话。

    荆平见此,立刻又是胡吹一通,真武门是如何的强大,如何的了不起,又胡吹了一些待遇之类,若是混的好了,还可以到镇子上的酒楼进行管理等等,成为场面人。

    听着荆平描绘的美好蓝图,看着手中白花花的银子,王雷终于下定了决心,点头答应下来。

    荆平见到王雷答应了下来,心中呼出一口大气,要是王雷死活不同意,那肯定是一个大问题,不过既然王雷同意了,荆平立刻就要走。

    看着荆平有要立刻动身的意思,在一旁的王母立刻问道:“这就走吗?要不要带什么东西?什么时候回家一次?”

    荆平看着王母眼中隐闪的泪花,笑了笑:“娘,我这就得走,门里什么东西都有,你就不用担心了,每个月有空我会回家来看你们的,告诉大哥小妹他们,儿子是去赚银子了。”

    “哎,哎,这是好事。”王母抹了一下眼角,脸上重新带上了笑容,可眼神中还是有着深深的不舍。

    “那我走了,爹,娘,你们保重身体。”

    一句话说罢,荆平抬脚就走,他不敢表现出自己的不舍,也不敢说出张横那些威胁的话语,因为他知道,如果说了,家里人会为此拼上全家的性命,来保护他。

    “别忘了回家。”

    走到了门口,王雷一句沉闷的话语响起在他的耳边,此刻他再也难以控制自己情绪,眼泪流了出来,荆平大声应了一句,伸手一抹眼角,头也不回的一路奔向了村口。

    到了村口,张横见到了荆平脸颊上犹存的泪痕,也没有多问什么,只说了一句,“走吧。”

    张横现在是修体十层的修为,借着修体十层的内劲,带着荆平一路疾驰,虽然速度不是很快,但也比荆平的全速奔跑快上许多倍,让荆平大大的开了眼界,同时也坚定了修武的决心。

    张横带着荆平从村子口一路向南飞奔,一直到了傍晚时分终于赶到了墨山湖,真武门的总部。

    荆平看着夕阳的光芒倒映在湖面中的美景,被深深的迷住了,直到张横说了一句,“这样的美景以后天天都看的到,走吧。”

    墨山湖原名黑山湖,整个山体通体漆黑,连带着湖水都好像是黑的,后来别地的人们听说到了此山,纷纷前来观看,更有文学大儒将此山改名为墨山,湖改名为墨湖,当然,自从真武门占领此地之后,常人不能在进入观看此地奇景。

    墨山湖乃是整个青州最为险要的地方,山不大,湖也不大,但却山在湖中,要上山必须乘舟,不大的湖面上有着七座山峰,每座山峰都只有一条路可走,山峰之间用索桥相连,湖中船只全部由真武门掌控,每处的撑船人都是身怀绝技,其中的主峰“断魂峰”更是险恶无比,不但山路极为陡峭,常人根本无法攀爬,就连身怀内劲的人,不到一定的境界层次也难以上去,而且此路四周遍布机关暗哨,是一处易守难攻的绝佳地方。

    张横带着荆平来到了湖边,从怀里掏出了一片叶子含在嘴中,一阵说不出的响声传了出去,声音不大,但传播范围却是极广,不一会儿,湖中就出来了一条船。

    船慢慢的停在了湖边,撑船的人是一个带着斗笠,面容冷酷的中年男人,此人见到了湖边的张横,神色立刻一变,又扫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荆平,冷酷的面容瞬间转为了热情的笑容,说道:“张师兄,怎么这么早就到了,你可是我们师兄弟中最先到的。”

    张横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此人又看向了站在一旁的荆平,“这位就是师侄吧,果然一表人才……”

    “我是最先到的?”

    “没错,张师兄武功高强……。”

    “嗯,既然如此,就送我们上山吧。”

    “遵命,张师兄。”

    一路上撑船的男人不停的拍着张横的马屁,而张横,却是一副带理不搭的样子。

    下了船,张横带着荆平来到了主峰之处,停了下来:“接下来你自己上来吧,每个初入门中的人都要自己爬上这座山峰,爬不上来的只能做为外门弟子,只有靠着自己之力爬上来的,才有资格做我真武门的内门弟子。”

    荆平点点头,张横见状,身体一闪,便消失不见了。

    断魂峰的路陡峭之极,初时荆平还不在意,毕竟是山里孩子,爬山爬树之类的事情他没少做,直到张横走后,他看着这峰才倒吸了一口凉气。

 第005章 小元丹

    整个山峰几乎没有路,到处怪石嶙峋,他尝试性的跨出一步,踩在了峰体一块极为细小的山石之上,微微使了使劲,发现可以承受得住自己的重量,然后单脚使劲,双手就这么向上攀爬,亏的他力量强大,单手毫不费力就可以把自己的身体拉起来,否则单是这体力消耗,就够他受的。

    就这么一步一步的向上爬着,峰体上可以借力的地方并不多,而且有的地方一碰就碎,当然也有很多锋利的石片,十分的锐利,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荆平的双手就已经伤痕累累,手肘、膝盖,甚至连他的布鞋都已经划破,里面的皮肉被割伤了很多,不停地流出血来,即使伤口都不大,但是叠加在一起的疼痛根本不是常人能够承受得住的,若不是他到现在还没有感觉到什么喘息的感觉,恐怕他早就掉下去了。

    就这么每攀爬一步,浑身皮肤都有着针尖刺身的疼痛,同时还得小心翼翼的试探山石是否可以借力,其中的体力消耗对荆平算不上什么,但是疼痛,极度紧张的神经,都让他有了一种受不了的感觉。

    现在已经是黑夜了,荆平才爬到了峰体的一半,身上的伤口所流出的血液已经染红了他的四肢,在月光的照耀下,他看起来就如同一个血人一样。

    伤口火辣辣的疼痛刺的他直皱眉,在单手抓住一块山石的时候,突然间山石碎裂,荆平整个人瞬间就掉了下去,危机之中,荆平眼神如鹰,瞳孔处猛的一缩,突然拔出双刀,横着插进了峰体当中,两脚就这么稳稳的踩在刀面之上。

    “呼”深深吐出一口气,刚才的情况吓得他心脏“砰砰”直跳,他揉了揉心脏的部位,等到心跳变得正常,再次全神贯注的把目光投在了山峰之上,继续攀爬。

    东方的天边已经开始出现了鱼肚白,太阳已经缓缓升起,标志着新的一天的开始。

    这时的荆平,才堪堪爬到了峰顶,身体到处是裂开的口子,流出的血液已经结了疤,即使力量如此强大的他,也在不停地喘息,体力消耗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乃是精神上的消耗,这是他生平感觉最累的一次。

    呼呼喘息了几口气,荆平这才发现他的面前站着两个人,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一个束手弯腰站在老者身后的张横。

    这时,老者突然开口说道:“张横,你完成的任务不错,这孩子体质,力量,心智,都很好,尤其是毅力,更是难得,是个练武的好苗子。”

    “都是师傅教导有方,弟子不敢居功。”张横在一旁恭敬地说道,同时腰又弯下了几分。

    “哈哈,你这小子果然油滑,徒弟是你找来的,与我何干。”老者摸了一把山羊胡,笑了一声说道。

    “师父武功高强,洪福齐天,弟子之所以能找到这么一个好苗子,定然是托了师父的福气,怎么能说没关系。”张横在一旁脸色严肃地说道,仿佛诉说真理一般。

    “哈哈,好了好了,你的任务完成度,非常不错,我会向门主上报一下,你先安置一下这小子,等安置完了再来找我领取奖励。”老者微一摆手,看了荆平一眼,随即对着张横说道。

    张横闻言脸色一喜,同时说道:“弟子遵命,荆平,还不快来拜见师祖。”

    荆平心中一动,顿时明白这是张横的师父,也就是门中的左护法杨天,管着帮派的丹药分配,他没有丝毫犹豫,也顾不得身体上的疼痛,倒头就拜,同时嘴中说道:“真武门第六代弟子荆平拜见师祖,祝师祖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杨天乐的眼睛都眯了起来,不停地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嘴中说道:“好好好,起来吧,一会儿到师祖这里来领颗小元丹,算是给徒孙的见面礼。”

    一旁的张横闻言,眼中露出了一丝嫉妒的目光,荆平虽然不知这“小元丹”是什么东西,但是看到张横目中一闪而逝的嫉妒,心中顿时明白这东西绝对不凡,随即又是磕头感谢,说了好些拍马屁的话,把杨天拍的不停的摸自己的山羊胡。

    过了一会儿,杨天离去,张横依照吩咐带着荆平,慢腾腾的沿着峰顶的树林走,猛然间停了下来,看向了跟在他身后的荆平。

    “你可知小元丹是什么。”张横问道。

    “弟子不知,不过肯定是极为珍贵的东西,如此珍贵的东西,用在弟子身上未免太过浪费,用在师父身上才是相得益彰,等弟子得了小元丹后,立刻拿来孝敬师父。”

    荆平闻言,立刻说出这么一番话。

    他的心中在滴血,但面上却丝毫不漏,一脸的忠诚。

    “这不好吧,我这个当师父的还没有给你什么,你就送给我了这么一个东西,不行,我不能要。”张横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喜色,随即“严肃”地说道。

    荆平心中暗骂,但还是满脸感动的说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还请师父成全弟子这一片孝心,否则弟子夜不能眠,心中煎熬啊。”

    张横大义凛然的说道:“这怎么可以,万一让门中的他人知道了,岂不是说我讹诈徒弟的东西!”

    荆平牙齿一咬,同时心中骂道,真是一条老狗!既想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但面上的感动之色瞬间转为严肃之色,同时嘴里说道:“怎么会如此!此事乃是我与师父之间的事情,怎么会有他人得知?那岂不是让人说弟子有故意做作之心吗!弟子可不愿贪图那些虚名,只想常年伴随师父左右,长年聆听师父教诲。”

    张横又是假意推辞了几番,最后终于“勉为其难”的收下了荆平的孝敬。

    得了天大的好处,张横面无表情,只是那眼神中透露而出的喜色却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荆平心中暗暗骂了一会儿,随即安慰自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早晚有一天要这老狗连本带利的吐出来。

    张横带着他左拐右拐,最后来到了一个院子。

    推开院门,一股子药草清香传来,深深吸了一口,顿时使得荆平疲累的精神为之一振,细细一看,整个院子里到处种满了说不出名字的药材,树木,时不时的还有几只小动物出现,院子后方有一间不大的屋子,屋子连着十几间大大小小房屋绕成了一个圆圈,而圆圈中间就是两座阁楼,荆平仔细观察了一下,几间屋子相连的间隔并不大,也就是说这边发生了什么响动,旁边的院子就能听得到,同时进来这里的路也只有一条,其他的地方都是垂直的峰体,没有别的进入方法。

    “这是一个圆圈,我们这里半圈是药谷,你后面的半圈则是刑谷,除了生病受伤,或者门派中有人完成了任务,在发放丹药奖励之时会有人来我们药谷,其余时间没有外人前来打扰,至于中间的两座阁楼,一个是炼药房,一个是武秘阁,左护法就住在炼药房里,有四大长老轮流看护,至于武秘阁里则是右护法马形在住,面有也有四大长老轮番坐镇,你可不要乱闯,门中这么多的长老可不是吃素的。”

    荆平闻言连连点头,同时把中心内的两处阁楼当成一个极为危险的地方,心中打定主意,除了经过传唤,否则就算平常走路,也要避着走。

    “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我就在炼药房旁边住,休息完毕之后你就去炼药房拜访一下你师祖。”说道拜访师祖的时候,张横语气一顿。

    “师父放心,弟子清楚。”荆平又是一句保证说了出来,张横满意地点点头,顺手扔了一个小瓶子到荆平的手中,“里面是疗伤散,涂到身上受伤的地方吧,见效快。”话一落地,张横头也不回,一步一步的出门转身走了。

    打开瓶子,里面是一股绿色的粉末,还传出来一股子清凉的味道,荆平照着张横说的方法,把身上的伤势都用疗伤散涂了一遍,顿时,火辣辣的伤口开始变得清凉起来。

    “呼”深深呼出一口气,这时的荆平精神疲累之极,连续一夜的攀爬,极度紧张的精神,应付张横的心神,都已经让他什么都不想再思考,推开屋门,一头倒在房中的一张木床上,就这么沉沉地睡了过去,先不管这么多了,一切等修养好精神在说。

    一觉醒来,荆平只觉得精神说不出的好,同时身上的伤处也开始结疤,并且传来了痒痒的感觉,这是身体要恢复正常的表现!荆平心中暗暗称奇,这疗伤散真是好东西。

    肚子传来了一阵“咕咕~~~”的响声,从昨天开始到现在,荆平还没有吃一点东西,腹中饥饿的感觉让他恨不得连门都吃了,飞快的打开屋门,奔向了院子。

    刚一拉开院门,就发现了张横在门口处站着,荆平心中一惊,但很自然的弯下身子行礼,“拜见师父。”

    张横手里提着一个食盒,看到了行礼的荆平,表面温和地说道:“我估算着你该醒了,从昨天到现在你还没吃一点东西,这是我在厨房给你领的一份饭菜,你赶快吃了吧。”

    荆平“扑通”一声跪在了张横面前,同时神情感动,眼中隐有泪花闪现,嘴中声音更是颤抖着说道:“怎敢劳烦师父给弟子送饭,弟子愧不敢当。”

    张横连忙扶起荆平,同时嘴中说道:“你我师徒,情同父子,这些都是应该做的,你赶快把饭菜吃了吧,吃完饭你还要拜见祖师。”

    荆平心中暗骂,果然是因为此事,为了一颗小元丹,既然亲自给我打饭。

    同时也更加肯定了这小元丹是好东西,否则这条老狗为何如此放下身段,急着想要这东西?

 第006章 刻苦的学习

    “多谢师父。”

    他也真是饿坏了,打开食盒,里面有一碟子红烧肉,两大碗米饭,只把荆平勾的口水直咽,三口五口就消灭掉了一大碗米饭,才一小会儿工夫,两大碗米饭一碟红烧肉便被他消灭干净,连一粒米都没剩下。

    “吃饱了没有?不够的话我再去拿?”张横在一旁状若关心地说道。

    “多谢师父关心,弟子已经吃饱,是该面见师祖了。”荆平在一旁面露感激地说道。

    张横又在一旁假惺惺的说了几句关心的话,便带着他来到了炼药房的门口处。

    门口处站着两个年龄二十左右的青年,看到了张横和荆平,嘴里说了一句:“来人止步。”

    荆平按着张横教给他的方法说道:“内门第六代弟子荆平,前来拜见师祖。”

    大门无声的打开,荆平朝两个守门的人笑笑,随即迈步进入了房中。

    一进入炼药房内,荆平就被到处充满的药香与雾气所包围,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的身体内部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身体四周到处是药香和雾气,即使在黑夜下也能看清道路的他,竟然难以看清四周的环境,他也不敢乱动,就这么呆呆地站着。

    过了一会儿,雾气渐渐由浓转淡,这时的荆平,抬头观察了一下,发现四周的墙壁边上竖着一排排的架子,在架子上排满了各种瓶瓶罐罐。

    各种瓶瓶罐罐上都写有一张小字条,有“疗伤散”“金疮药”“脏腑通”“玉露散”各种各样的疗伤药瓶。

    雾气渐渐的消失,荆平这才发现屋子正中央有一个炉子,和一个盘坐的老者,心中明了,顿时跪下,口中极为恭敬地说道:“内门第六代弟子荆平,前来拜见师祖。”

    杨天盘坐在药房中央,手里拿着一个通体漆黑的丹药正不停的观察,神色中充满了沮丧和失望,似乎已经忘了身后荆平的存在。

    荆平察言观色,知道杨天现在的心情肯定不好,心中除了暗叹一声来的不是时候,但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有老实的在他身后跪着,保持着恭敬的神态。

    就这么一直跪着,足足跪了有半个时辰,荆平的心中不停打鼓,不知道这位师祖现在心情不好会不会迁怒与他,正努力思考着对策,这时,杨天把手中那颗通体漆黑的丹药放下,回头看了荆平一眼,口中叹了一口气。

    “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真武门的药谷弟子了,我药谷弟子要学的东西很多,从辨识药材,到培养药材,从看病把脉,到疗伤救人,从武学基础,到内功修炼,全部都要学习,期间过程会很辛苦,没有天赋与毅力的人是难以在如此多的课程中坚持下去的,一年之内,我所说的这些课程必须要达到初级才行,否则会被驱逐出内门弟子行列,成为外门弟子,三年之内如若还都没有达到要求,就会被驱逐出门,听明白了吗?”

    “弟子谨记。”荆平神态恭敬的回答到。

    “嗯,这是我承诺给你的小元丹,拿去吧。”杨天手中不知道从哪摸出了一个小瓶子,顺手就扔给了跪在地上的荆平,随后摆了摆手,示意荆平出去,又拿起了那颗通体漆黑的丹药继续观察了起来。

    荆平虽然心中极为好奇那颗通体漆黑的丹药是什么,但很明智的没有多问,拿着手里瓶子,恭敬的又行了一礼,慢慢地退了出去。

    走出了炼药房,荆平不禁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刚才在屋里看着杨天失望沮丧的表情,自己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心中也是害怕,现在出来后马上就轻松起来,自己的情绪也恢复了正常。

    看到荆平从炼药房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个小瓶子,张横的眼中出现了极为惊喜与贪婪的目光,不过被他掩藏的


大千成道最新章节http://www.xianws.com/daqianchengd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红扇白衣传邪佛修神落剑凝霜天才相少玄门封神终极剑尊瞒天成神走进修仙仙路至尊嬉笑仙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