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大千成道最新章节

大千成道_第2页

大千成道 | 作者:风狂笑 | 更新时间:2016-08-25 06:55:30
推荐阅读:邪佛修神红扇白衣传雁翎洞天走进修仙嬉笑仙侠天才相少玄门封神落剑凝霜仙路至尊终极剑尊

吼,身体不停地在地下翻滚撞击,仿佛这种动作能使得他缓解体内的麻痒和痛苦一般。

    这种感觉简直太折磨人了,痒中带着剧痛!

    在经过了脏腑破裂,精神极度愤怒之后,荆平在此种感觉中再也无法保持意识的清醒,只是嘴中无意识不停的大吼大笑,身体的左右两边散发出了两种光芒,一种红色,一种青色。

    红色的光占据的地方已经完全干枯,皮肤正在缓缓掉落。

    青色的光占据的地方已经完全没有了血肉皮肤,只剩下了白森森的枯骨和眼珠。

    此时在看荆平,已经不似人形,口中的吼叫也逐渐转为低沉的嘶吼,如同濒临死亡的野兽。

    在低沉的嘶吼即将慢慢消失的时候,荆平胸中的那块木牌,突然散发出了一点微小的光芒。

    这是一道奇异的光,让人无法说出是一种什么颜色,给人的感觉,就是光。

    微小的光芒逐渐变大,笼罩了荆平的全身。

    红青两道光芒立刻消退,没有任何的阻碍。就这么消失了。

    一切仿佛时光倒流一般,掉落的皮肉,干枯的血液,全部开始从新生长,甚至连破碎的衣服都开始恢复了过来,只是眨眼间的功夫,荆平的身体就好像恢复了从前没有受伤的时候。

    不过与以前相比,他的身体开始有了根本上的变化,本来瘦的只有骨头的身躯开始变的充满了肌肉,苍白的脸色也变的开始红润,整个身体的身高都与肌肉开始出现了极为完美的比例。

    此时的荆平处于完全昏迷中,并没有发现自身一切的变化。

    不知道过了多久,缓缓清醒过来的荆平,猛然间发现破损的衣物已经恢复如初,动了动身体,发现自己的精神与身体状态竟然是出奇的好。

    尤其是身体的力量,仿佛大大提升了一般,缓缓握紧拳头,竟然发出了一阵噼里啪啦如同爆竹一般的声音。

    看了一眼两怪的尸体,荆平脸色苍白,这才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一切,他不敢相信刚才自己如疯了一般撕咬两怪的尸体,最后自己好像是吞了什么东西,身体极度的痛苦,使得他昏迷了过去,再次醒来,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脸上充满了疑惑恐惧之色,自己的伤应该无法恢复了才对,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会一点事情都没有,到底是怎么回事?

    又向四处望了一眼寂静可怕的林子,荆平身子一抖,顾不得想这么多,拔腿顺着来时的路就跑。

    双脚一踏地,立刻就发现自己的不同,只是微微使力,自己的身体就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心中顾不得惊讶,他现在只想离开这个让他恐惧的地方,使出全力,“嗖”的一声,破空声响起,靠着记忆中的路线原路返回。

    终于快要逃离这片林子的时候,荆平在边缘处竟然看到一只趴着的野猪,他心中有些犹豫,以自己的实力是难以猎取到如此强大的动物的,但他随即想起了家中的亲人,他双眼之中很色一现,拔出双刀,奔着野猪就窜了过去。

    荆平的身子如同闪电一般,瞬间就到了野猪的面前,根本没给野猪反应过来的时间,他双刀猛然向上撩起,只微微使力,便把野猪的整个头切下,随即双刀归鞘,一手提头,一手夹住猪身,动作干净利落。

    这是我做的?

    荆平看着手中提着的野猪,脑海中满是震惊之色。

    若是以前,自己肯定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猎到了这么一头野猪,可是现在的他竟然能轻易地把这头野猪猎取,仅仅是双刀一撩,就毫无阻碍的切下了野猪的头!

    紧跟着,他的嘴角不可抑制的露出了一丝微笑,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何会变得如此强大,但这总归是好事。

    同时更让他高兴的是,以这头野猪的分量,那足够家里人吃好几天了,可以说是暂时摆脱了饥寒交迫的困境。

    不停地奔跑,眼中终于看到了熟悉的房屋,荆平迫不及待的推开破旧的屋门,发现大哥大姐正在院子里来回走动,眼神中透露出极为焦急的神色,屋里还不时的传出王雷的咳嗽声。

 第003章 危险大汉

    看到了荆平夹着的野猪,大哥大姐脸上都露出一丝高兴之色,一旁的小妹更是欢呼一声:“爹,平哥哥回来了!还带了一头大野猪!”

    一句话还没有喊完,小妹就扑到荆平的身上,双手抱着荆平的大腿,眼睛中透露出期冀的神色,“哥哥,我们今天能吃肉吧?”

    荆平闻言一笑,摸了摸小妹的头,“那还用说,就是给你吃的。”

    小妹又是欢呼一声,跑到屋里找爹娘去了。

    大哥走上前来,眉头皱着:“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家里人都担心坏了,爹知道之后更是不停的咳嗽,非要上山去找你,你赶快进屋看看吧。”

    荆平嘴唇一抿,顾不得手中夹带着的野猪,直接奔向了屋中。

    简陋的木板床上,王雷正在挣扎着起身,可是由于不停的咳嗽,这几天又没吃多少东西,实在是没有力气。

    一旁的母亲不停地劝他,小妹更是不停地说平哥哥回来了还带来了一头大野猪的事,可王雷就是不信,非要上山找他。

    荆平看着此情景,鼻头微微一酸,随即叫了一声“爹,娘,我回来了。”

    王雷身体一震,看向了荆平,小妹在一旁欢喜的说道:“你看你看,平哥哥回来了吧,我都说了,爹还不信。”

    不管小妹的天真,王雷看到了荆平手中夹带的野猪,“你上山了?”

    “是。”荆平答道。

    “混小子!那是你能去的地方!”王雷当即一声怒吼。

    小妹脸色一白,明显被父亲的声音吓到了,一旁的母亲赶紧偷偷的拉着她到了院子里。

    荆平沉默,王雷脸色更怒,还想要说什么,但是看到荆平沉默倔强的表情,叹了一口气,最后只说了一句,“以后不许去!”

    “是。”荆平说道。

    “去把野猪交给你娘,今天咱们吃肉!”

    “哎,好嘞”门外的母亲登时答应一声,荆平扛起野猪,送到了厨房,小妹在一边看着不敢在说话,只是眼神中透露的欢喜表现了她的真实心情。

    家里人的愁容也冲淡了不少,脸上都带上了一丝笑容,不停的忙活着。

    荆平看着这一切,心中很是温暖,默默的下了一个决定,我要让这笑容,永远的存在。

    一夜过去,天光大亮,而荆平,早早的就上了山林的外围处,经过昨夜的经历,他是不敢在深入山林了,只敢在边缘处四处观察。

    在边缘处观察了一会儿,还是和昨天的情况一样,没有猎物,荆平只好抽出腰间的猎刀,开始砍伐起树木来。

    荆平现在的力量已经不是昔日可比,猎刀又是极为锋利,只是微微使力,一棵大树便被他拦腰斩断,又是几刀,“唰唰唰”如同切豆腐般,把整棵大树分解成一段一段的木柴。

    荆平心中惊喜,他还没有费多少力气,便砍了二十捆,如此算来,单靠着劈柴,他便能保证家里人的生活需要,想到这里,他更是充满了干劲,开始疯狂的砍柴。

    荆平双手抱起砍好的二十捆木材,就如同抱着一座小山一样,向着山下走去。

    走到了山下,村中的汉子看着看到他抱着小山一样高的木材,俱都张大了嘴,眼神中充满了惊讶。

    荆平也不管许多,就这么抱着木材一直到了镇上。

    这个镇子名叫大坞镇,虽然名字里有个大字,但其实并不大,不过有句话说的好,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城里该有的镇上都有,卖胭脂的,卖布的,酒楼,客栈,当铺,甚至连青楼都有。

    镇上的大门开着,当荆平抱着小山一般的木材堆出现在镇上街道的时候,街道上无论是走路的,骑马的,卖菜的,都停下了手中的事,纷纷看着这个少年

    甚至就连请楼上的姑娘,都忘了调戏过往的行人,一个一个捂住了嘴巴,睁大了眼睛看着一堆木柴小山下的荆平。

    挑了一处地方,荆平把手中的木材稳稳地放了下来,小山堆一样的木材“轰”的一声,到处散落了开来。

    撂下了木材,荆平不管四周传来的惊奇目光,就这么坐在了地上。

    刚打算吆喝两句,这时,有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走了出来,对着荆平就说道:“那少年,柴火怎么卖?”

    “五文钱一捆。”荆平心中惊喜,他真没想到,刚来就有人来买他的木材。

    胡茬大汉点点头:“倒还不贵,我全要了,可你得给我搬到家里去。”

    “好!请您带路。”荆平连忙答道。

    一句话说罢,荆平把木材一叠,双手一抱,就这么抱着木材跟着大汉走,同时心中高兴,这可是一百文钱,有了这些钱,自己可以买上几个肉包子给家里人送去,还可以给家中的父亲买上一副好药,他还在犹豫,是不是趁着生意好在上山砍几堆木材来卖,如果生意天天如此的话,家里可真是不用愁了。

    足足走了半个时辰,荆平与大汉二人早就已经出了镇子,来到了一片荒芜之处。

    荆平心中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已经提起了警惕,“轰”一声,撂下了小山般的木材,做出一副累坏了的表情,同时面露苦色,对着在前面带路的大汉说道:“这位大叔,您家到底在哪啊,我跟着您足足走了半个时辰了,我是真没力气了,太累了也。”

    前面的大汉闻言停住了脚步,看向了一脸苦色的荆平,并不说话。

    没有任何理由的,荆平忽的身体一抖,莫名的寒意笼罩了他的身体。

    在他的感觉之中,大汉似乎已经对自己产生了威胁,荆平虽然年龄不大,但也不是傻小子,而且对自己的直觉还有相当大的自信,既然觉得此人对自己产生了威胁,就要在还没成为事实前就将此可能扼杀,这绝对是最明智的做法。

    大汉面无表情,就这么看着荆平,也不说话,就这么直直的站在那里,危险的感觉再次上升,荆平感觉到了对面的大汉,有种随时都可能攻击他的意思。

    不再迟疑,毫无预兆的,荆平双腿骤然发力,下一刻猎刀已出现在大汉面前三尺处,一刀上撩,一刀下劈,如同一把大剪子,对这大汉就绞了过去,虽然体力在抱木材的时候消耗了一小部分,但荆平敢肯定,大汉只要受此一击,必定一分为二,丧命当场!

    大汉的嘴角突然微微一翘,荆平见此心中一惊,手中正在进行攻击的刀下意识停滞了一下,刚想再次劈下时却发现双手手腕被一双粗大的大手给牢牢地抓住了,丝毫动弹不得,手腕骨骼处被抓的疼痛欲裂!

    “小子,你好大的力气!为何要对我下杀手!”

    荆平双手被大汉抓住,手臂上传来的力量如同一把铁钳,无法挣脱,他不由的心中有些慌乱,但表面上还是镇定异常。

    “你说要买我木材,却没说家在何处,而且带我一直到了这荒郊野外之地,这附近一无水源,二无沃土,试问哪户良善人家住在如此地方?而且我问你还有多远之时,你不答话,谁知你是做什么的,若是强盗,我岂不要落入你手,任你宰割?当然要先下手为强!”荆平语气冷冷地说到,但眼睛却死死盯住大汉,以防大汉再有行动。

    “笑话,我没说家在何处是因为我嫌麻烦,你问我时我没回答也是因为我嫌麻烦,再说你又怎知我家在何方?仅凭这几点就判断我非善人,挥刀就砍,也未免太过独断了吧。”大汉不怒反笑,双手的力道猛然间大了许多,荆平的手腕感觉像被两个铁勾给扣住了,血液的流通都仿佛被截断,若在使一点力,恐怕荆平的双手就要被废!

    “哦?如此说来倒也在理,那大叔可否先放开双手?我既然知你不是歹人,自然不会再伤害与你!”荆平思考下,缓缓说来。

    “哈哈,好个奸诈油滑的小子,不过放开你又能如何,凭你一个小儿还能伤害与我,未免太过可笑!”说着松开了手,眼睛盯着荆平不停打量,思考着什么。

    荆平离开大汉一段距离,缓缓揉着手腕,活动血液,眼睛望着四处的地形,看看有没有可以逃生的地方,但注意力却一直放在大汉身上,以防大汉突然发难!

    片刻之后,大汉仿佛做了什么决定,向着荆平走来。

    此时在看,大汉身高接近两米,走起路来虎虎生威,看起来就如同一只悠闲漫步的豹子。

    到了荆平面前五尺之处,此人眼睛死死地盯着荆平说道:“你年纪轻轻,力量巨大,身体骨骼也是上层,同时思维缜密,行事果断,更难得是没有接触任何武学,是一块上好的璞玉。你可愿拜我为师?入我门派?”

    大汉先是对荆平下了一番评语,随后在问他是否愿意入派时语气异常严肃,同时脚步缓缓靠近荆平,随着他的靠近,一股庞大的压力扑面而来,荆平觉得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充满了杀机,甚至都有种不能呼吸的感觉,这是股死亡的气息,荆平觉的此时自己犹如垫板上的鱼肉,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这种力量,已经让荆平觉得不能反抗,他有种预感,只要自己说一个不字,立刻便会招到面前这大汉毫不留情的杀手!

    “拜你为师有何好处?”荆平勉强咽了一口口水,同时问道。

    “哈哈哈,好!如此压力之下还敢跟我谈好处!哈哈,好好好。”

    大汉连说三声好,随即荆平身体周边的压力如同潮水般退去,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是错觉,根本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此时的大汉已经收敛了笑容,身上的危险气息也凭空消失,看起来就是一个人畜无害的普通人。

 第004章 断魂峰

    “我观你年纪不大,就出来卖柴,便知你家中情况不是很好,你加入我门派之后,月月可以领取银两来补贴家人,我可以让你拥有普通人想象不到的力量,还可以让你延年益寿,可以让你享受到你从来不敢想象的生活,最重要的,我可以让你享受到普通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尊敬!若是你说一个不字,那么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我会找出所有和你有关系的人,统统杀光!你可要想好了在回答。”

    大汉前几句话说的荆平心血澎湃,可是到了后面却越来越凉,虽不知对方所说是真是假,但看对方的神色与叙述的流利程度,都不敢让荆平拿自己的性命和家中的亲人开玩笑。

    这明显就没得选择!

    荆平只是瞬间就把利害关系想了个通透。

    “扑通!”一声传来,只见荆平已经跪在大汉的面前,咚!咚!咚!连磕了三个响头。

    “荆平愿拜前辈为师!终身伴随师父左右,为牛为马,不离不弃,如违此誓,人神共诛!”荆平虽然在村里长大,但在村中私塾也读过好些书,这几句话说的相当流利,至于心中如何打算,那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哈哈哈,好!你既然已经拜我为师,那自然就是我真武门门人,我先给你介绍一下我门的历史,我真武门,创立于三百年前,由当时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颜真武所创立,曾经雄霸天下武林,是整个江湖屈指可数的大派,但自从颜真武祖师去世之后,我‘真武门’实力就一落千丈,被其他几个门派联手挤出了江湖大派的位置。一百年前,宗门被迫搬迁到了青州首府墨城的墨山湖,之后便在此处生根落户,这些东西都是你上山就会了解到,我不在多说,我真武门共有六代弟子,门主,左右护法。八位长老,为师姓张名横,师从左护法,是第五代弟子,左护法门下是专门管制药材配送,治疗伤病的地方,右护法门下则是专门管理门派刑法,保护武学秘籍的位置,至于你,则是第六代弟子,江湖划分的境界有两个,一个是修体期,一个是先天期,修体期乃是锻炼肉体,修炼内力的时候,共分十八层,每层又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巅峰期,门主与左右二位护法都已经达到了修体期十四层巅峰的境界,八位长老已经达到了十二层巅峰的境界,为师我已经达到了第十层的巅峰境界,至于先天期,一举一动都有万斤之力,内力也会变为真气,威能巨大,整个江湖能够达到这一层次的人屈指可数……”

    张横直到天色微微发黄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讲了有三四个时辰了,但张横却发现荆平听了许久都没有分毫的不耐烦躁之色,相反还兴致勃勃的不时问上两句,张横心中暗暗点头,相当满意荆平的表现。

    “那师父到此所为何事?”

    由于已经开始熟悉,而荆平也知道以后要和他待在一起很长时间,所以口气已不在如开始般那么冷漠了,荆平才十二岁,虽然在外人面前表现的比较冷漠,基本不说什么话,看起来比同龄人成熟很多,但他依然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改变不了一些少年的天性。

    “门中开始招收第六代弟子,派了我等五代子弟出来物色人选,没想到我只是偶然在这个镇上路过,却发现了你,我师从左护法,从事的都是一些辅助看护之类的任务,所以招收徒弟名额不需要太多,一个就好,至于他们,每个人都少说要收取十个徒弟。”

    荆平听着不停点头。

    张横伸出手来,在怀里摸了摸,摸出几块银子,递给了荆平。

    “木材不要了,我先随你回家,我带的银子不多,你先把这些银子交给家里吧。”

    荆平心中一紧,随即放松下来,既然我已经是他徒弟,而且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反抗不得,只得点点头,向家奔去。

    走到村口处,张横停下了脚步。说道:“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快点出来。”

    荆平点头应是,回到了家中,把张横给散碎银子掏了出来,交给了父母。

    父母一见这白花花的银子大吃一惊,王雷更是皱着眉头问道:“你哪来这么多钱!”

    荆平解释了一番,隐去了那些


大千成道最新章节http://www.xianws.com/daqianchengd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邪佛修神红扇白衣传雁翎洞天走进修仙嬉笑仙侠天才相少玄门封神落剑凝霜仙路至尊终极剑尊